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19章 唐安夫婦年少篇(49)

奶團子是挨著唐遇城坐的,他就一直幫小家夥夾菜,給她剝蝦殼、或者把魚刺挑幹淨。


在溫馨融洽的氣氛下,有人伺候的奶團子,吃到其他人都吃好了,然後她打了一個飽嗝,向心月才讓她不要吃了。


小孩子的腸胃脆弱,吃太撐會造成腸胃負擔,引起胃不舒服。


女兒從飯桌下來,向心月就開始收拾碗筷。


而安小兔則拉著唐遇城到客廳看電視。


不知過了多久,唐遇城的手機響起,是他父親打來的,便接了。


不知電話那端唐仲森對他說了什麽,他聽完之後臉色大變,倏地從沙發站起來。


安邵華見狀,問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


“家裏出了點事。”唐遇城神色凝重朝門口快步走去,緊聲對奶團子說了句,“兔兔,我要回去了,再見!”


“遇城哥哥你巧克力忘記拿了。”安小兔抱著巧克力小跑到他麵前。


唐遇城沒有遲疑地從她手裏接過巧克力,打開門往外走。


安小兔站在門口,對著他的背影喊了聲,“遇城哥哥再見!”


少年步伐一頓,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等向心月把廚房收拾幹淨,沒看見唐遇城,就問,“唐遇城同學呢?回去了嗎?”


“嗯,他接了家裏打來的電話,然後說是家裏出了點事,急匆匆離開了。”安邵華回答道,“具體什麽事,沒有說。”


之前他們以為唐遇城是a城人,後來熟了,才知道他是北斯城的,隻是在a城讀高中而已。


他說家裏出了點是,應該是指北斯城那邊。


——


唐遇城離開安家,便直接讓司機送自己去機場。


他父親已經給他安排好了最快回北斯城的航班,趕到機場,等了半個小時,飛往北斯城的航班起飛。


一降落北斯城,立即坐上唐家派來的車趕往醫院。


不過還是遲了一步。


唐遇城趕到醫院時,他奶奶已經去世了。


唐家所有人都擠在病房裏。


看著躺在病床上,麵色蒼白,神情安詳卻沒有氣息的老人,唐遇城渾身繃緊,手指抑不住顫抖,想說些什麽,喉嚨卻像被塞著一團東西,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點兒聲音來。


明明五一假期的時候回來,他奶奶的身體還很健康,甚至跟他打了幾場羽毛球,奶奶還調侃問他,什麽時候把“小媳婦兒”帶回來給她看看。


a城管家偷拍了他跟兔兔待在一起的畫麵,將照片洗出來,寄回北斯城。


那些照片,家人圍觀過後,都到了奶奶手裏,隻要他回北斯城,奶奶總會指著照片中的畫麵,問他當時跟兔兔在幹嘛……


去a城之前,奶奶提多了兔兔,他隻好說等暑假了,如果安氏夫妻同意的話,他帶兔兔回來過個暑假。


奶奶還說要看他結婚生子的。


可現在……


暑假還沒到呢,奶奶也還沒見到兔兔呢。


意識到將永遠失去最重要的人之一,少年的視線迅速模糊,一滴淚水奪眶而出,滑過他蒼白的臉頰。


緩步上前,倏地在病床邊跪下,伸出手握住他奶奶冰涼的手。


“二少……”墨采婧驚喊一聲想要上前阻止,想起了什麽,她對長子說道:“快把你弟拉開,一會兒他又要犯病了。”


二兒子的體質很特殊,肌膚接觸到任何異性,都會引發嚴重過敏,最嚴重的時候是出現休克。


唐家老大聞言,立刻上前,但是他還沒碰到少年,就聽到少年嘶聲喊道,“不要!哥,讓我跟奶奶待會兒。”


“我沒能趕回來讓奶奶見最後一麵,奶奶肯定很遺憾吧……”當時他在飛機上無法講電話。


聽父親說,奶奶是不小心摔跤出事的。


如果他昨天星期五從a城回來,或許奶奶就不會……


他兄長忍著悲傷和難過,說道,“沒有。奶奶臨走前聽到父親說你今天在安家吃飯,還挺開心的,隻是有一點點遺憾沒能見見兔兔。奶奶說因為你的身體,以前最擔心你將來無法結婚,不過奶奶說現在不擔心了,就算無法看到你結婚,也不會遺憾了。”


唐遇城握著他奶奶冰涼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臉頰上。


因為自己特殊的體質,從小到大,他就沒法像此時這樣和奶奶或者母親親近。


唐家老大看到他原本白皙的肌膚開始泛紅,疹子迅速冒出來,低聲跟家人說了句話,就趕忙轉身離開病房去叫醫生。


很快,唐遇城感覺自己喘不上氣來,緊接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病房裏短暫的兵荒馬亂後,濃重的哀傷難過氣息又籠罩了回來。


身為r國第一豪門唐家主母的唐老夫人,葬禮辦得莊嚴肅穆而隆重,各界大人物都來追悼和吊唁了。


葬禮結束之後,唐遇城又在北斯城唐家待了半個月,才收起悲傷,調整情緒回a城上課。


踏上a城的土地,他才想起因為奶奶去世的噩耗,這將近大半個月過得渾渾噩噩,也就沒有和兔兔聯係,口袋裏的手機,早就因沒電關機了。


“去安家一趟。”唐遇城吩咐司機道。


“好的,二少爺。”


司機立刻調轉方向朝安家坐在的小區行駛去。


大半個小時後。


車子在安家小區外麵停下,唐遇城推開車門下車,快步走進小區。


站在安家門口,他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不見屋內有人來開門,就又再敲了一次。


“安阿姨……”


唐遇城喊了一聲,緊接著想起今天是星期四,現在下午四點還不到,兔兔在幼兒園,安氏夫妻正在公司上班。


想罷,他轉身從安家門口離開了。


坐回車上,他吩咐司機送他去星星幼兒園,接兔兔放學。


路上遇到他人出事故,堵了會兒車。等他去到幼兒園時,正好碰上幼兒園放學,老師們正在把孩子交到家長手裏。


看到認識的幼兒園老師,唐遇城立刻說道,“李老師,我來接兔兔放學。”


前段時間他經常來接兔兔,李老師也認得她,有些驚訝道,“唐遇城同學好久不見,你說你是來接兔兔?”


“嗯,是的。”唐遇城頷首。


“兔兔十天前辦了退學手續,已經不來星星幼兒園上學了。”李老師給他說道。


“你說什麽?”唐遇城莫名地心慌,“李老師你能不能給我說說,兔兔退學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