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00章 番外—唐安夫婦年少篇(30)

唐遇城在a城第一高中就像神話般的存在,不僅各科成績年紀第一,在體育方麵也很出色。


因此,老師講課被打斷,也沒有半點兒不悅,“嗯,去吧。”


是奶團子打來的,唐遇城拿著手機快步走出了教室,就按下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耳邊就傳來奶裏奶氣的聲音,“遇城哥哥,你接電話好慢呀。”


“在上課。”他簡單地解釋。


“啊?上課不可以講話,遇城哥哥我一會兒再打電話給你……”


唐遇城怕她就此掛電話,打斷她,“沒關係的,兔兔有什麽事找我?”


聽他說沒關係的,安小兔立刻說道,“遇城哥哥,你放學了記得來接我哦,不要忘記了,兔兔在幼兒園等你。”


唐遇城沉默小半分鍾,“我今天有事,不能去幼兒園接你。”


對於他把小家夥接回家照顧一事,安氏夫妻感到很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安邵華打電話給他,對昨晚小家夥在他家一事,表達了感謝,並說今天就不用他去接小家夥了。


“你有事也要先接兔兔回家呀。”奶團子的聲音一下子哽咽了,“我不是你的童養媳了嗎?你怎麽可以把兔兔丟在幼兒園。”


“我沒有把你丟在幼兒園,你爸爸會去接你。”


“兔兔不要爸爸接,要遇城哥哥接!嗚嗚……”


唐遇城有些慌亂,又不知道該怎麽哄,隻好說,“兔兔你……你別哭了。”


她抽噎一下,問道,“兔兔不哭,遇城哥哥就會來接兔兔麽?”


唐遇城又思索了片刻,才“嗯”了聲。奶團子聽了,立刻破涕為笑,連連叮囑了他好幾次,讓他不要忘記了。


最後,唐遇城以還要上課為由,結束了通話。


放了學,他並沒有去星星幼兒園,直接讓司機送他回家了。司機想起早上,送自家二少爺和奶團子來學校時,奶團子可是提醒了自家二少爺,放學記得接她回家的。


“二少爺,兔兔小姐應該還在幼兒園?”司機小心翼翼提醒了句。


“她父親下了班就會去接她。”


聽到主子這樣說,司機不再說話了,專心開車。


……


安小兔向老師要了個小板凳,坐在幼兒園門衛旁邊,一雙小手托著腮,眼巴巴朝幼兒園外麵望去。


“兔兔,你在看什麽?”五十多歲的門衛大叔好奇問。


幼兒園的每一個小孩兒,和藹的門衛都認得,安小兔乖巧、可愛、有禮貌,很讓學校的老師省心,而她父母每天要了班才來接她,她也不哭不鬧,乖乖等著,因此門衛對她印象比較深刻。


上次她擅自偷跑出去,門衛因看管不嚴,被扣了工資,他也沒有怪這個小家夥。


“林爺爺,兔兔在看遇城哥哥來了沒有,遇城哥哥他是我……是我……”安小兔一時想不起來稱呼另一半的詞,“等我長大了,就可以跟遇城哥哥結婚了,兔兔現在是遇城哥哥童養媳!對,童養媳!”


她回答門衛問題時,視線始終看著幼兒園門外。


門衛大叔覺得這個話題很可愛,就逗小孩子般跟奶團子聊了起來。


聊了許久,安小兔問門衛大叔現在幾點了?得知了時間後,她趕忙朝老師的辦公室跑去。


幼兒園放學,幼兒園老師當麵把大部分孩子交給家長後,也紛紛下班回家了,隻剩副園長留在幼兒園,等待家長來把剩下的幾個孩子接回去。


安小兔禮貌地問副園長可不可以打個電話,得到允許後,她翻出手機號碼,就拿起聽筒,讓副園長幫她撥號。


可電話撥出去後,聽到的是係統提示聲。


副園長在一旁看了會兒,詢問道,“兔兔,通了嗎?”


“遇城哥哥還沒有接電話。”奶團子有些失落搖了搖頭。


副園長從她手裏拿過聽筒放在耳邊,聽了片刻,然後告訴奶團子說對方關機了,可能是沒有電了。


安小兔聽到這個解釋,心裏的失落減少了一些。


“謝謝老師,兔兔出去了,說不定遇城哥哥已經到了,他要是看不到兔兔的話,會以為兔兔已經回家了,老師再見!”她朝副園長揮了揮小手,就跑出辦公室了。


回到幼兒園門口,並不見少年的身影,她心裏的失落又漲了回去。


之後她又等了許久,最終等來的是她父親。


“兔兔。”安邵華把摩托車停好,快步走上前來,“爸爸來接你了。”


安小兔愣愣看著她爸爸,然後回過神來,“遇、遇城哥哥怎麽還沒有來?”


“你遇城哥哥回家了,不來了,爸爸跟他說,今晚換爸爸來接兔兔。”安邵華解釋道。


“不來了……”奶團子似乎大受打擊,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哽咽說道,“爸爸你騙人,遇城哥哥說過會來接兔兔的,兔兔還給他打電話了,他答應兔兔要來的。”


安邵華跟門衛大叔打過招呼,門衛也是認識他的,就放行了,他抱起女兒溫聲哄道,“兔兔不哭哦,爸爸來接你了,不哭,你媽咪在家做了好吃的,等兔兔回家呢。”


“我要遇城哥哥嗚嗚……”奶團子摟著她父親的脖子,忍不住哭出聲。


“兔兔,你昨晚在你遇城哥哥家吃了好吃的,是不是?媽咪今晚也做了好吃的,以後你可以叫你遇城哥哥來我們家吃飯,你說好不好?”安邵華繼續哄道。


他說的是以後,可不是今天,反正先把女兒哄不哭了再說。


吃貨小兔子應了聲好,又問,“媽咪做了什麽好吃的?”


安邵華忽悠,“你媽咪說不可以說出來,要給兔兔一個驚喜。”他把女兒放坐在摩托車上,又溫柔提醒,“兔兔坐穩了哦,可以抓著爸爸的衣服,我們回家吃好吃的了。”


“嗯,知道了。”


安小兔用手背抹了一把淚,然後攥緊她父親兩側的衣服。


為了不讓女兒有空想起某個少年,安邵華開始問女兒今天在幼兒園都學到了什麽,今天有音樂課,他又讓奶團子唱歌給他聽。


今天學了新歌,盡管奶團子又忘詞,又跑調,但還是被安邵華誇得天花亂墜。


路邊,停著一輛黑色轎車。


少年坐在車廂內,摩托車經過時,甜軟奶氣但跑調的歌聲伴隨著引擎聲從車窗外飄進來,然後他目睹那輛摩托車遠去,直到消失不見,才吩咐司機啟動車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