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69章 大結局(翻頁有番外)

從此之後。


唐家也沒有放棄尋找小歌兒,隻是唐聿城不能一直撇下工作,無法親力而為,他將尋找小歌兒的命令發布下去,也砸了很多錢進去,到休息天,他便像之前那樣,陪安小兔在北斯城找。


其實他心裏很清楚,如果小歌兒在北斯城的話,早就找到了。


因為堅持小歌兒就在北斯城的某個角落,是妻子的信念和執念,若是放棄,也相當於對妻子的抑鬱症放棄治療了。


為了照顧到安小兔,有什麽事能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同意又不讓家裏人因安小兔的病而情緒受到影響,唐聿城就把安小兔還有安年帶去了部隊,像當初安小兔懷安年時那樣,每周末才回唐家一趟。


安小兔努力配合治療,按時吃藥、按時看心理醫生。


抑鬱症不僅僅是情緒低落,對生活沒有激情和希望,發作時還伴隨著身體任何地方的疼痛。


每到感覺很累,不想堅持想放棄時,安小兔就努力想著別的小朋友都有媽咪,不能讓小安年那麽小就沒有了媽咪。


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


因為小歌兒至今沒有消息,安小兔積極治療了,也沒有使病情好轉,但也沒有抑鬱症加重。


周末。


吃過早餐後,唐聿城換好了衣服,發現安小兔還坐在單人沙發上不動。


他去衣帽間給挑了一套她穿的衣服,回到房間。


“兔子,去換衣服了。”他彎腰吻了下她的臉頰。


“我不想出去了。”安小兔的眼眶發紅,放在腿上的雙手緊握成拳頭。


聞言,唐聿城的身體一僵,渾身莫名有些發冷。


以往每個周末,他們都會一起出去找小歌兒的,有時帶上安年。


可這回……她說不想找了。


他努力展露一抹淡笑,聲音溫和,“是不是昨晚沒休息好?那今天不出去了,明天我們再去。”


“明天也不去了,北斯城都被我們唐家掘地三尺了,小歌兒若是在北斯城,早就找到了……”安小兔哭笑著說。


身邊的人不說,其實這個道理她是懂的,隻是不願承認。


可是——


今早起來,無意間看到他鬢角冒出的兩三根白發,她漸漸意識到這些日子以來,不是隻有自己那麽痛苦煎熬。


這個男人或許比自己更加痛苦,可他還要縱容著自己,默默承受自己的負能量。


還有安年,或許也一樣。


她不想再讓小歌兒的失蹤,折磨著身邊自己深愛以及深愛自己的人了。


“兔子……”唐聿城有些不知所措。


無法附和她要放棄,也不去勸她堅持下去。


安小兔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的身上,吸了一下鼻子,“好久沒出去走走了,聿城,你帶我出去散散心吧,等回來了,我會好好生活的。”


“好,你想去哪兒?”


“我不知道。”


“現在是炎炎夏日,我們去避暑的城市?”


“嗯聽你的。”


唐聿城立刻打了個電話,將下星期的工作安排好,再讓人訂機票,緊接著收拾行李,隻每人帶兩三套換洗衣服,以及一些安小兔用的護膚用品,一個大的行李箱就高定了。


他催促坐在沙發上的人兒,“兔子去換衣服,三個小時後起飛的航班。”


安小兔被他說風就是雨的作風弄得有些發愣,“……我沒說今天出去散心,安年還沒放學。”


“趁著年輕,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不帶安年,就我們兩個。”唐聿城努力用輕鬆的語氣和詞句說道。


大概是‘年輕’這個詞戳中了安小兔的點,她沒再說什麽,就拿起唐聿城先前給她挑的那套衣服,走進浴室換上了。


……


兩人登上飛機,在空乘員提醒旅客將手機設成飛行模式後,唐聿城發了幾條微信消息給安年。


兩張機票的照片,以及他跟安小兔出去散心的留言,讓安年好好照顧自己,到時給他特產回來;消息發出去之後,果斷將手機設置成飛行模式。


學校裏


小安年下課後看到他爸比的微信消息,也不生氣。


給他媽咪發了一段話,大意是讓她媽咪要玩得開心,記得每天拍照片發給他,多看看有什麽好吃的,下回帶他一起去吃,最後表示會照顧好自己的。


安小兔和唐聿城抵達西城,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在飛機上時她沒吃東西,從機場出來,唐聿城直接帶她去當地口碑很不錯的西城特色美食。


到了老牌飯店,他點了很多道菜,但吩咐服務員轉告廚師,每道菜的分量少一些,兩個人吃不完。


等菜上來了,唐聿城給她提了一句,“兔子你比較了解安年的口味,嚐一下哪個比較好吃,下回我們帶安年來。”


說完他拍了張美食照,發給遠在北斯城唐家的小安年。


安小兔想到不久前抵達南城,在手機恢複通訊後,收到兒子的消息,讓她多嚐些美食。於是她將唐聿城點的菜都嚐了個遍,也吃飽了,在備忘錄記著下次來,可以再點哪道菜。


唐聿城看到她這回吃的食物分量,是小歌兒失蹤以來,吃得最多的一次,心情好了幾分。


每道菜的分量不多,在安小兔吃完之後,唐聿城也將其他菜吃完,沒有浪費糧食。


因為安小兔之前吃得不多,不能突然暴飲暴食。


從飯店出來,唐聿城在路邊一間生意很火爆的奶茶店,排了將近半個小時的隊,花了四五十塊錢給她買了一杯顏值很高的果茶。


把果茶遞到她手裏,還說了句,“拍照分享給安年看,記得說是我給你買的,讓他也開心開心。”


然後她依言照做。


在唐家的小安年收到這些狗糧會是什麽樣的心情,就無從得知了。


安小兔先前找小歌兒時,一天能走十幾二十公裏;如今飯店和酒店有三公裏左右的距離,她一手捧著唐聿城給她買的漂亮果茶,另一隻手被他緊緊牽著,按照地圖軟件提示,沿著馬路邊從容地走。


看著手中漂亮的果茶,安小兔又想起小歌兒失蹤那天晚上,也喝了一杯很漂亮的果汁……


想到這回出來的目的是為了散心的,安小兔深吸一口氣,喝了一口甜甜的又帶點兒酸的果茶,壓下心中的難受,壓下對小歌兒泛濫成災的想念和期盼。


走了一段路,安小兔把果茶舉起來,吸管湊到唐聿城嘴邊。


唐聿城垂眸看了一眼,不想讓她喝太多冰的,以免夜裏肚子不舒服,就一口氣喝了她半杯果茶。


“唐聿城你這個……!”安小兔氣極。


她就是讓他喝一口。


他趕緊說,“明天還你兩杯。”


安小兔哼哼唧唧兩聲,沒有說話,但大抵也是同意了。


走了半個小時,步行到預訂的酒店,在前台拿了房卡就搭乘電梯去他們的房間。


唐聿城沒有像以往那樣訂豪華總統套房,訂的是價格中等偏上的房間,一張三米寬的大床占據了房間一半的空間,環境還不錯。


他捏了下安小兔的鼻尖,“兔子,你先去洗澡,我把衣服拿出來掛好。”


“好。”安小兔抱住了他,“聿城,謝謝你!”


“小兔,隻要你能一直安好地待在我身邊,做什麽都是值得的。”唐聿城一手臂環住她的身體,大掌扶住她的後腦勺,側低下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和臉頰。


安小兔嗯聲應著,點了點頭,眼眶紅紅地笑道,“我會的,我舍不得你和安年,我會努力陪著你們的,一直一直。”


兩人又說了一小會兒話,安小兔才放開了他,走進浴室。


等洗完澡,她給小安年打了個電話,關心地問他今天都做了些什麽,晚餐吃什麽之類的;也主動說自己和他爸比在南城的情況。


很日常的話題,母子倆聊了將近半個小時。


等她掛和兒子講完電話,唐聿城開始跟她討論明天的行程,要去的地方。


到十點多的時候,見安小兔麵露倦色,唐聿城很快結束了話題,下床去幫她拿抗抑鬱藥,倒好溫水。


喂她吃了藥,便熄燈休息了。


今天奔波了一天,安小兔躺下後很快就睡著了。


以往她夜裏最多睡四個多小時,有時兩個多小時就醒了,還睡得很不踏實。


這晚倒是睡了六個多小時,清晨五點鍾醒的,睡眠質量雖不能跟出事前相比,但也比這些日子好很多。


她這樣大的好的變化,唐聿城看在眼裏,發自內心感到開心。


不過這樣的好轉隻是曇花一現,到了第二晚,安小兔的睡眠又變回之前那樣,唯一讓他感到安慰的是她的胃口好了些,心情也是。


唐安夫婦去遊玩的地方,並非著名熱鬧的大景點,而是一些比較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古鎮,旅遊業不發達,商業氣息沒有那些商業化的景點那麽濃重,能吃到一些非常正宗的美食。


在一星期的旅遊行程準備結束時,兩人幸運地在一個小鎮碰上當地的特色節日。


可能是兩人異常出眾的相貌和氣質,卻沒有高高在上難以接近,而是很平易近人,古鎮居民熱情邀請他們參加節日儀式。


結束,安小兔和唐聿城都收到不少代表祝福的彩繩。


當晚住在一戶居民家裏。


“聿城,我想去寧安寺。”安小兔猶豫地低聲對他說道。


可是他們明天就要回北斯城了。


“好,那我們明天去。”唐聿城沒有遲疑就答應了,“除了寧安寺,還有什麽地方想去的嗎?”


今天在節日儀式中,有不少人提到他們當地的寧安寺很有靈氣,寺廟的住持會給有緣人算卦,很是靈驗之類的。


寧安寺,寧安即一方安寧、生靈皆平安的意思。


唐聿城知道妻子想去寧安寺,還是為了小歌兒的事,大概是想讓寺廟住持給小歌兒算個卦之類的。


以前他是不信這些的,可也會對這些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持敬畏之心。斯修變成了陸隱的事,刷新他的世界觀,也信因緣了。


“沒有了。”安小兔輕搖了搖頭。


“那早點兒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嗯,晚安!”


安小兔心裏掛念著去寧安寺的事,睡到淩晨四點剛過就醒了。


她一醒,唐聿城也跟著醒了。


一直到清晨五點多,天露魚肚白,兩人紛紛起床洗漱,換好衣服,簡單收拾了一番就準備出門了。


六點多,這家的男主人也起來了,正打算做早餐,看到兩人下樓,忍不住有些驚訝。


唐聿城表示今天和妻子去一趟寧安寺。


明眼人都能看出安小兔情緒掩不住的低落,小鎮上的都知道去寧安寺大概是去祈福之類的。


主人家看夫妻倆起這麽早,就詢問了下要不要吃了早餐再去,唐聿城拒絕後,他又好心地給兩人說了一下路線,應該怎麽去。


唐安夫婦向他道了謝,就出門了。


在街上的早餐攤上簡單地買了些口味清淡的早餐。


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抵達寧安寺山腳下,望著前方是一條約兩米寬水泥路,有一塊路牌提示,前方路窄,轎車不能通行。


這條路據說是鎮上和縣城的居民捐錢建的。


唐聿城看了下地圖,距離寧安寺也不到四公裏。


路邊一個搭建簡易的小棚裏,有兩個四十來歲男人坐在摩托車上,看到有客人了,那兩個男人立刻上來。


摩的司機拉客說道,“先生,你跟你妻子也是來寧安寺祈福的吧?前麵就開不了小車了,要搭摩的嗎?兩個人30塊。”


其實這三四公裏的路程,若是本地人最多15塊。


這司機看兩人開著車來的,開口便翻了一倍的價錢。


唐聿城沉思了片刻,他們的摩托車肯定載不了兩個人,可他又不想跟安小兔分開坐兩輛摩托車。


他問,“我租你們的車,多少錢?”


摩的司機沒想到他會提這樣的要求,愣了一下,“也、也行,你想租多久?打算多少出錢租?我這車要做生意的,如果耽誤太長時間可不行。”


“三百塊,租一天。”


“行!”


摩的司機一聽,立刻就答應了,把鑰匙交給唐聿城;末了還說祝他們玩得盡興,他在這兒給看著他們的轎車。


安小兔讀小學時經常搭她父親的摩托車,上初中之後就少了,嫁給唐聿城之前坐摩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你居然會開摩托車。”安小兔坐在後麵,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感到有些驚訝。


“會開摩托車是基本操作,坦克和戰艦、戰機我都會。”他說道。


“真厲害!”安小兔誇了句。


雖然坐在摩托車上看不到這個男人開摩托車的畫麵,不過安小兔能夠想象到,這個無比矜貴的男人開著小破摩托車的畫麵,有多滑稽好笑。


唐聿城聽著身後的人兒噴笑,“笑什麽?”


“沒什麽,你好好開車,不要分心。”


安小兔絕對不會告訴他,自己腦補了他開小破摩托車的拉風畫麵。


唐聿城把車開得很穩也慢,讓安小兔能夠看看沿途的風景,近四公裏的路程,花了十幾分鍾分鍾。


因為他們來得早,到達山頂的寺廟時,才八點多,來祈福祭拜的香客隻有寥寥幾個。


見一個小僧在掃落葉,唐聿城帶著安小兔上前,詢問了一下祭拜祈福和找住持算卦的流程。


小僧很盡職地替他解答。


隨後唐聿城和安小兔去上香祭拜了佛祖,至於香火錢,捐或不捐、想捐多少都隨香客的心情,因為隻能捐現金,唐聿城隻留兩三百塊,其餘的現金全捐了。


祭拜完後,唐安夫婦在小僧的指引下,留了彼此的姓名和生辰八字,還有小歌兒的。


按照寧安寺的小僧解釋,他們慧安住持之所以要先看生辰八字,是先看是否有緣,慧安住持隻為有緣人算卦,每日最多隻算九卦;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若是住持不給他們算,他們也別生氣。


因為他們來得早,小僧把他們的生辰八字送去給慧安住持看之後。


莫約等了半個小時,小僧便來請他們去見住持了。


檀香味怡人的廂房裏。


安小兔看到一位盤腿坐在案桌前,看上起六七十歲,有些道骨仙風的老僧;不用猜,這位便是寧安寺的慧安住持了。


住持做了個‘請’的手勢。


安小兔拘謹地跪坐在案桌前,背脊挺直,雙手疊放在腿上。


“慧安大師,您好!”


“安施主不必太緊張,兩位遠道而來,先喝口茶罷。”慧安住持麵上帶著淡淡的祥寧笑意,語氣也從容溫和。


“多謝!”唐聿城把茶杯端到安小兔麵前。


安小兔雙手捧著溫熱的茶杯,喝了小半杯熱茶潤喉。


待茶杯放下,她的心情平靜了些,已不像前一刻那麽緊張忐忑了。


慧安住持緩聲問,“不知安施主想算何事?”


安小兔深呼吸一口氣,壓下突然湧起的激動情緒,才語句清晰說,“是這樣的慧安大師,我們女兒唐安歌在兩個多月前被人綁架,後來綁匪落網了,可我們女兒卻下落不明;綁匪說我們女兒是自己逃了。這些日子以來,我們花了很大的財力和精力,始終沒有一點兒線索和消息……我們想請大師幫算一卦,我們女兒是否安好,若能算到人在何處更好,我願用任何身外之物交換女兒的平安歸來。”


慧安主持聽完她的祈求,沒有說話。


將三張寫著生辰八字的信紙攤開在案桌,食指在一旁比劃著些什麽,似乎在寫字,完後閉上眼睛,掐指算卦。


這期間,安小兔內心無比緊張,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半晌之後。


慧安主持緩緩睜開眼睛,“老僧算到兩位施主的兩顆兒女星宿是明亮的。唐施主是大功德之人,福澤很深厚,這次唐施主的功德幫令千金避開了生死大劫,使得令千金隻是和父母分離,沒有陰陽相隔。”


“至於安施主問令千金至今身在何處,便算不到了。安施主且把心態擺好,老僧看到安施主和令千金的母女緣很長,緣分到了,便能團聚了,緣分未到之前,是強求不來的。”


“慧安大師,我們小歌兒當真平平安安的?”安小兔忍不住紅了眼眶,激動地問。


“出家人不打誑語。”慧安住持的語氣一如既往地溫和佛性,用毛筆在紙上寫了兩個字,“唐施主本命裏無妻,家中長輩為了這事請過兩回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給唐施主先取的名帶‘遇’,帶來的姻緣;在令先祖母逝世後,便又改了字‘聿’。”


聽完這番話,唐聿城已經信了慧安大師給女兒算的命。


知道他改名的人不少,但他改名的真正原因,除了家人以及算命先生,外人是不知道的。就連小兔都不知道,他覺得改名是為了這樣的原因,有些難以啟齒。


“多謝你,慧安大師!”唐聿城發自內心感激。


“唐施主客氣了。”


安小兔本來也想給小安年算一卦的,可是慧安住持拒絕了。


慧安住持表示與他有緣之人,一世隻能找他幫算一次命,下回他們再來,他也不會再算了,畢竟算命是窺視天機,要折福壽的,而他功德未圓滿,不能舍大為小。


安小兔想到住持說的,她的兩顆兒女星宿都是明亮的,便作罷了。


跟住持聊了一會兒,兩人才從廂房退出來。


唐安夫婦在寧安寺四周逛了一圈,又待到中午,回佛堂燒了炷香祈福虔誠一番。


最後騎著拉風的小破摩托車下山了。


“聿城,慧安大師說我們小歌兒平平安安的。”安小兔抱住他的腰,有股想哭的衝動。


“嗯,我就說我們小歌兒肯定是在哪個地方生活好好的。”


從寧安寺出來,唐聿城的身心輕鬆了不少。


安小兔又問,“慧安大師說你改名的原因,是真的嗎?”


“你不信,可以現在打電話問爺爺。”


聽他這樣說,安小兔果真打電話給唐老爺子問了。


電話裏她問唐聿城為什麽改了兩回名字,而唐老爺子的回答果然跟慧安住持所說的一樣。


問到了答案,安小兔把手機放回包裏。


她難得有心情調侃他,“原來你本該注孤生的,沒有老婆的。”


“……”唐聿城。


“算命先生幫你找了老婆,你有給算命先生封媒人紅包嗎?”


在麵前操控著拉風小破摩托車的唐聿城沉默了幾秒,“……那算命先生,早仙逝了。”


否則他早就去找那算命先生幫算小歌兒的命了。


兩人一路有說有聊,路上不時遇到上下寧安寺的香客。


很快就到山腳下了。


把小破摩托車還給摩的師傅,然後坐著自己的車回去了。


兩人在街上吃了一碗特色米粉,買了些特產吃食,還買了一些肉類蔬菜和水果,就回他們昨晚居住的那戶居民家了。


那戶熱心的主人家看到他們回來,還提了一大堆東西,直說他們太客氣了。


把東西交給主人家放好,他們也回房間了。


安小兔昨晚睡得不好,今早起得又早,如今知道小歌兒是平安的,她胸臆間的那團鬱結之氣似乎得到了傾瀉口。


回到房間沒多久就睡著了。


沉沉地睡了兩個小時。


起床洗漱下樓,看到女主人似乎在飯廳忙活,好像在做她沒見過的吃食。


詢問得知女主人做的也是他們地方的一種美食,外麵買不到的,夏天也可以放在冰箱裏一星期,女主人說做點給他們明天帶回家。


安小兔覺得心裏暖暖的,小跑去廚房洗了手,然後幫女主人打下手。


而唐聿城也被她喊去廚房幫男主人的忙。


沒多久,主人家的兩個孩子小學放學回來了。


下午六點多。


男主人和唐聿城陸續將菜肴從廚房端出來,一共十道菜;對於民風淳樸的小鎮居民來說,這樣的晚餐是很豐富的了。


主人家的熱情招待,加上安小兔從寧安市回來心情也開朗不少,她晚餐吃了不少。


吃過晚飯,和唐聿城到街上閑逛散步,照常給小安年打了個電話。


將今天他們去寧安寺,給小歌兒算了一卦,小歌兒安好的消息也告訴了小安年。又說買了不少特產,他們借住的那戶主人家還做了好吃的,給他們帶回北斯城。


因為心情好了許多,安小兔跟兒子講話的語氣也變得輕快,還提到唐聿城改名的秘密,以及他今天騎了一輛拉風的小破摩托車載自己的事……


晚上九點多,兩人才從外麵回去。


洗完澡,睡覺之前,唐聿城像往常那樣幫她把抗抑鬱的藥和溫水準備好。


今天她的心情很不錯,但不代表她的抑鬱症也在一天之內痊愈了。造成抑鬱症的原因由不少,生理或心理、社會環境造成內分泌激素紊亂,除了保持樂觀心情,還需要服用藥物以及其他心理、物力手段來調節內分泌。


吃了藥後,安小兔躺在床上跟他聊天到十一點多才睡著過去。


夜裏,安小兔沒有像往常那樣半夜醒來,唐聿城也得以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七點多,他醒來時,發現安小兔還沒有醒,嚇得心裏緊張了一下,摸了摸安小兔的額頭,溫度是正常的,又探了下鼻息和心跳,一切正常。


想著小歌兒失蹤以來她都沒睡好,如今心裏的石頭落下,也睡得安穩了。


本來以為過不了多久,安小兔就醒了,可到上午十點,她還沒有醒來的跡象。


好幾次唐聿城都想把她叫醒,可最終忍住了。


不知她今晚是不是又隻睡三四個小時,如今她睡得沉便讓她多睡會兒。


唐聿城眉心又焦急又糾結,等到午後一點半,終於看到安小兔悠悠轉醒了。


“兔子你醒了,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沒有。”安小兔搖了搖頭,趴在他的懷裏,“做夢了,好長的夢。夢到小歌兒了,隔著一層霧,我看不清她,可是能感覺到她是平平安安的,過得也好。後來又夢到小時候的事了,能到你上學放學,總從我家樓下那條路經過……”


唐聿城渾身一僵,有些難以置信她睡了這麽久,竟然是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他的嗓音微顫,“兔子,把你夢見的事都給我說一遍。”


“我想回家,我想安年了。這回我不會再把以前我們的事忘記了,回家我再細說給你聽。”趴在他懷裏的安小兔仰頭望著他,燦笑著道。


“好,我們回家……”


【正文完,翻頁有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