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64章 結局(12)

翊笙又說了好些樂觀的、安撫的話,隻是看安小兔的神情,就知道她沒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


安小兔抱著糖心兒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


好像想起了什麽,她從包包裏拿出手機,翻開通訊錄找到小安年的聯係方式。


翊笙見狀,立刻起身走過去,把女兒從她手裏抱走。


安小兔沉默著調整了一會兒情緒,才打了個電話給兒子,努力端出很日常的語氣問小安年和其他人回到家沒有?


得知小安年還有唐家其他人都平平安安回到家了,她緊繃的神經才緩和下來。


她先前沒有想到,這會兒反應過來,很怕山恩·勞蘭遜趁著他們去追小歌兒,再對唐家其他人下手。


幸好沒有。


跟小安年通完電話,安小兔把手機收好,啞聲對翊笙說,“我去個洗手間。”


“嗯。”翊笙點了下頭。


過了十來分鍾。


溫平笙從樓上走下來,她並沒有洗澡,連妝都沒有卸,隻是換了一套家居服。


“小兔呢?”她問翊笙。


她是在回來的路上才從翊笙嘴裏知道小歌兒不見的事的,想著是她三哥和小哥送安小兔回來,剛才就在房間裏,試著問了一下她小哥具體怎麽回事。


她小哥如實將情況給她說了一遍。


“在洗手間。”翊笙望向洗手間的方向,輕聲說道。


聞言,溫平笙也跟著轉過臉望去,隱隱聽到壓抑的哭泣聲……


她的神情瞬間變得凝重。


溫平笙深吸一口氣,忍不住難受地說,“我、我去看看小兔。”


剛要轉身,就被翊笙抓住了手腕。


“別去。”翊笙低聲解釋,“安慰人的話我都說過,但安安這會兒聽不進去的,安安見不到小歌兒安然無恙回來,其他人說再多,都收效甚微,讓她一個人發泄發泄吧。”


一般人在孩子不見的第一時間就情緒崩潰了;安安強忍了那麽久,已經忍到極限了才失控崩潰。


讓她把壓抑的情緒發泄出來也好,以免身體承受不住。


幹坐著一點忙都幫不上,這讓溫平笙感覺無助又無力,“……翊笙你說,小歌兒一定會平安回來的,一定會平安回來的……是吧?”


她看著男人的臉龐,隻見他垂著眼眸,似乎在看女兒。可她知道,他在想小歌兒的事,並不是在看女兒,他的內心也不像臉上所表現出來的那般平靜。


畢竟這個男人有多疼愛、喜歡小歌兒,是有目共睹的。


但凡見過小歌兒的人,沒有不喜歡小歌兒的。


可如今小歌兒不見了……


“小歌兒會平安回來的!”翊笙非常肯定地說。


隻是,要把小歌兒救回來,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甚至是動搖到唐家的根基。


兩人在客廳坐了許久,都不見安小兔從洗手間出來。


倒是之前被支出去的兩位月嫂,發了條短信給翊笙,大意說她們準備回去了,問有沒有什麽東西需要幫買的。


實際意思是委婉地問翊笙,她們可以回去沒有?


翊笙沉思幾秒,跟溫平笙商量讓月嫂今晚去酒店住一晚,見溫平笙沒有異議,他才回複月嫂短信,讓她們今晚去酒店住一晚,費用報銷。


“翊笙,要不要去看看小兔?”溫平笙問道。


她在洗手間裏麵待了兩個多小時了。


翊笙思索片刻,“你把糖心兒抱回房間睡覺,我去看看。”


“好。”


溫平笙動作輕柔地從他手裏抱過已經睡熟的女兒,低頭吻了一下女兒粉嫩的臉頰,就上樓了。


把女兒放在床上,莫名想到酒店的洗手間可是在十幾樓的,而劫匪竟然能劫著小歌兒從洗手間的高窗離開……溫平笙不敢把女兒一個人留在房間了。


於是又把女兒抱下樓去。


樓下客廳


翊笙已經把哭過後眼睛紅腫的安小兔從洗手間帶出來了。


看到溫平笙又抱著女兒下來,他想問怎麽不把女兒放在房間睡覺,在觸及到溫平笙緊張又沒有安全感的眼神,頓時猜得到個大概了。


給安小兔倒了杯溫水加了些葡萄糖,兩人又陪著安小兔說了好一會兒話。


安小兔喝完一杯水,看時間已經淩晨一點多了。


不好再讓他們繼續陪著自己,她聲音沙啞說,“翊笙、平笙你們去休息吧,不用陪著我,我也準備休息了。”


靜默半晌。


翊笙開口應道,“行,那安安我帶你去你的房間。”


在安排溫家兩兄弟送安安來他們家後,他便吩咐了管家收拾一間客房。


安小兔一言不發從沙發站起身,跟在翊笙身後。


把安小兔帶到客房,又給她說了一下所需的東西都放在哪裏,接著說了些安慰的話。


等翊笙離開後,安小兔就坐在單人沙發上,翻開手機相冊看小歌兒的照片和視頻。


看著看著淚水模糊了視線,抓著手機的手漸漸顫抖了起來。


她胡亂擦了一下眼淚,卻忍不住失聲痛哭,怕翊笙發現她在哭而擔心,她便咬著手背不讓自己哭出聲。


安小兔從唐墨擎夜那裏問不到關於小歌兒有用的消息,再想唐聿城跟溫雲行離開酒店至今,已經好幾個小時了,可他卻沒有傳回來一點兒消息。


她心底那股不祥感愈發濃了,隱約知道情況不樂觀。


可她還是強迫自己往好處想,也必須往好處想。


她承受不住除了‘小歌兒安然無恙回來’之外的任何結果。


外麵,翊笙從客房出來後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靜靜站在門口。


聽著客房裏傳出的壓抑抽泣聲,他的心情有沉重了幾分,在外麵又站了許久,最終都沒有敲門進去,轉身離開了。


書房裏


翊笙打了個電話給唐聿城,將安小兔的情況給他說了一下,讓他有空的話,打個電話給安小兔,至少她心裏不會那麽恐慌不安。


唐聿城確實沒考慮到這一點,經翊笙這一提醒,他趕緊就給安小兔打了個電話。


還在哭的安小兔看到唐聿城打來的電話,心裏一喜,手忙腳亂按下接聽鍵,甚至不小心點到了免提:


“聿城,是不是小歌兒有消息了?”


聽到她帶著濃濃哭腔的聲音,唐聿城沉默了一下,然後違心地騙她說,“……嗯,是的,知道小歌兒所在的大概區域範圍了,不過我們不能輕舉妄動,隻能智取;我不在身邊,小兔你照顧好自己,這樣我才能後顧無憂,知道嗎?你在翊笙和平笙那兒住著,到時候我和小歌兒帶你回唐家。”


“好!你別擔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我等你和小歌兒來接我。”安小兔抓著手機放在耳邊,忙不迭點頭乖巧應道。


因為太迫切想知道女兒的消息,安小兔沒有察覺道唐聿城語氣中的細微異樣。


聽他說已經知道女兒在哪兒,安小兔仿佛吃了顆定心丸般,終於不像前一刻那麽恐慌害怕。


兩人又說了幾分鍾話,安小兔不想耽誤他時間,主動結束了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