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6章 找你有重要的事

幾分鍾後,按摩起效果了。


安小兔趴在他身上,舒服地歎了聲,“唔……聿城你手法好厲害。”


“以後別喝太多,難受的是自己。”唐聿城一邊給她按摩,一邊說道。


盡量逼自己不要去注意正趴在自己身上的溫香馥軟嬌軀。


“我……哦哦好的,不會有下次了。”安小兔乖巧地應道,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打轉,免得他等會兒提起昨晚自己撩他的事,於是她轉移話題說道,“聿城,你不是要去部隊嗎?”


這事昨晚吃飯閑聊時,他告訴自己的。


“嗯。”他應了聲。


心髒驀地一緊,她說話時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自己的胸膛,像根羽毛般,撩撥著自己的心湖。


“幾點就要去了?”安小兔看了眼時間,早晨六點。


“八點。”他回道。


“要不我給你煮個早餐,吃了再去?”她掙紮著想起身。


她記得廚房還有些米和一把青菜。


他的手臂驀地扣住她的細腰,使她緊貼著自己,不讓離開。


“小兔,我等會兒回部隊,一個月都抽不出空回來看你的。”他突然說道。


“我理解,快過年了,你部隊裏肯定也忙,你別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她體諒地說道。


“我不餓,不過……”他頓了一下,讓她感受到自己的渴望,“它餓了。”


啊他他他……怎麽突然把話題繞回來了?安小兔小臉驀地爆紅,羞得說不出話來。


好半晌後:


她咬了咬唇,細若蚊聲說道,“那……好吧。”


算是同意了。


唐聿城一個翻身,高大的身軀欺在她身上,薄唇吻住她的唇瓣,手指挑開她的睡袍帶子,褪去她的睡袍……


臥室內,一曲春色之舞在冬日的早晨上演。


……


安小兔上班來到辦公室,就聽到有人在討論安娉婷離職的事。


玉玲甄湊了過來,略八卦地問,“安老師,辦公室裏你和娉婷老師交情最好,你知道娉婷老師為什麽突然離職嗎?”


雖然知道安小兔如今是唐家二少夫人,不過安小兔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變了而疏遠其他人或者擺架子,依然和以前一樣,完全不會恃寵而驕。


“呃?不知道,我想可能是私人事情吧。”雖然知道是怎麽回事,不過安小兔還是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她和安娉婷那些恩怨,沒必要跟別人說。


安娉婷當初來r大,還跟她同一個辦公室,應該就是衝著那些股份來的。


如今那些股份已經過到自己名下了,就連安娉婷名上的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在聿城的威逼下,也過到了自己的名下。


想到安娉婷為了拿到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對她做出那種事,她始終無法原諒。


心忖:偷雞不成蝕把米,現在安娉婷應該恨死自己了吧。


“哦,原來是這樣。”玉玲甄說了句,隨即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桌。


安娉婷和辦公室同事之間相處很愉快,如今突然辭職了,連辭職手續都是托人辦的,連最後一麵都沒見上,玉玲甄挺可惜的。


安小兔看著她臉上流露出的一抹惋惜,隻是淡淡笑了笑,沒多說什麽。


斷斷續續請了將近十天的假,所幸中途唐聿城幫她找了個老師代課,沒有讓德語課程落下太多。


中午


安小兔正在辦公室吃飯時,看到唐斯修敲了門後,抱著一大束薔薇花走進來。


她見這情景,心底警惕了一下,臉上露出溫和但有些疏遠的笑容,問道,“唐斯修同學,請問有什麽事嗎?”


“哦,沒什麽,隻是想來問一下小兔老師的身體徹底康複了沒有?”唐斯修回以一抹溫柔迷人的笑容,嗓音溫潤說道,“這是班上同學送的,說祝小兔老師康複住院。”


每一支薔薇花都是獨立包裝,每一支薔薇花上都掛著一個小卡片,寫了一句祝福語。


安小兔驚訝了一秒,又看著唐斯修幾秒,才有些忐忑地接過。


說道,“謝謝,下午我會在班上感謝全班同學的。”


“嗯。”唐斯修眼底掠過一絲無人察覺的黯然,隨即又笑著說道,“小兔老師,那我先出去了。”


“再見!”安小兔笑笑地回道。


待唐斯修離開之後,她仔細看著卡片上的祝福語和簽名,認出每一個簽名都是來自班上不同同學之後,她才鬆了一口氣。


說真的,唐斯修雖然沒有再明顯地表示對自己有好感了,可是那種若有似無的舉動,還是讓她覺得緊張。


本以為自己冷落唐斯修時間久了,他會漸漸對自己斷了念想,可沒想到他會如此執著……


下午上課的時候,安小兔特地在班上感謝了一下班上同學送她薔薇花祝她康複出院的事;不知是不是她住院了一段時間,班上的同學對她的回歸,表現有些激動。


下班後


安小兔剛離開學校,就看到一輛黑色且尊貴的賓利停在校門口處,她隨意看了一眼,就看到賓利的車門被推開,唐墨擎夜西裝革履從車上走下來。


“二嫂嫂。”唐墨擎夜的手臂隨性搭在車門邊上,朝她喊了聲。


“小叔,是來找我的?”安小兔有些驚訝會在這裏見到他,略驚訝地問。


“of course。”他愉悅答道,唇邊勾起一抹妖孽的笑容,俊美如斯的臉龐越加魅惑,惹得來往的女同學紛紛嬌羞紅了臉,又忍不住羞怯地偷看著他。


這個男人確實有讓萬千女性為之傾慕的資本,他有些比任何男星都要出色的樣貌,比國際男模還要完美的身材,富可敵國的財富。


甚是優雅,溫柔多情,帥氣多金。


“嗯,小叔找我有什麽事?”安小兔不解問道。


“重要的事,先上車吧。”唐墨擎夜一臉神秘,紳士地替她拉開車後者的門。


安小兔坐上車後,見他並沒有立刻要離開的樣子,不禁感到疑惑。


他還要等誰?


約過了十分鍾,看到一輛白色保時捷卡宴緩緩從學校駛出來,看車牌號,她立刻認出這輛車是誰的。


唐斯修。


緊接著她看到唐墨擎夜上前跟他說了幾句什麽,然後揮了揮手,便轉身走了回來,坐上車後,啟動車子揚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