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53章 結局(1)

翊笙並沒立刻接過小團子的禮物,而是看了眼唐聿城,隻見男人臉色不善,仿佛他要是敢接受小團子送的這塊彩虹棒棒糖,某個男人敢立即把他的手給剁了!


再看小安年,精致帥氣的小臉蛋繃緊,眼神也滿是不悅。


反骨的翊笙收回目光,接過小團子手裏的彩虹棒棒糖,放進口袋裏。


“謝謝小歌兒,舅舅真是太喜歡寶貝歌兒了。”


他說完,還在小團子的臉上親了一下,惹得小團子咯咯直笑。


唐聿城雙手拳頭緊握,繃著下顎,強忍著想把女兒搶回來的衝動。


一旁的安小兔有些好笑地看著丈夫,翊笙不過抱會兒女兒,這男人的神情活像別人搶了他女兒不還似的。


懶得理會兩個男人之間的硝煙暗湧,她拉著溫平笙聊起天來。


很快,管家將處理好的水果端上桌來。


頂級品質的進口櫻桃、沾著水珠的葡萄、剝好的柚子、橘子,以及切好紅心獼猴桃,被管家擺盤得很是好看。


安小兔招呼溫平笙吃水果,“櫻桃是買的,其他水果是自家種的,平笙你嚐嚐,我讓傭人摘些,到時給你帶回去。”


唐家莊園種的水果,是請有二三十年種植水果經驗的果農精心打理的,品相長得好看,使用到的農藥極少,口感比市麵上的要好很多。


前兩天才讓傭人摘了一些,送到父母家。


知道雙笙周末要來,就沒有給他們送一些過去。


“不用傭人摘,遲些吃過午飯,我跟翊笙親自去果園摘。”溫平笙也不扭捏推辭,很自然就應下了。


“行,那你們自己動手,翊笙對唐家莊園很熟悉,吃了午飯,你讓翊笙帶你去就可以了。”安小兔淺笑道。


唐聿城和翊笙這兩個男人因為小歌兒而僵持著沒話講。


小歌兒跟翊笙說了會兒話,扭頭看到她媽咪跟溫平笙有說有笑的,聊天聊得很開心。


“媽咪,要抱抱~”小歌兒向著安小兔伸出一雙可愛的小手。


“小歌兒不要舅舅抱了?”安小兔笑著打趣女兒。


聞言,小團子回過頭,一雙如星河般漂亮的大眼睛盯著翊笙看了足足有十秒鍾。


“要媽咪抱!”小歌兒微蹙眉頭,奶聲奶氣的嗓音無比堅定。


“好,媽咪抱。”


安小兔笑著起身,走到翊笙跟前,從他手裏把女兒抱過來。


回到母親的懷抱裏,小歌兒雙手緊緊抱著安小兔的脖子,小嘴巴啵唧啵唧的親了幾下她的臉頰,印了安小兔一臉的口水。


小團子學著翊笙剛才語氣,學著翊笙的話說,“小歌兒真是太喜歡媽咪了。”


說著,又轉過頭看向唐聿城,“也喜歡爸比、哥哥~”


類似的話,是安小兔平時教女兒的。


唐聿城和小安年聽到女兒/妹妹這樣說,緊繃的臉色立刻緩和了下來,露出一絲笑意。


“小兔,我跟翊笙到樓上書房談點事。”


“知道了,去吧。”


安小兔也不問他們要談什麽事。


丈夫如果想讓自己知道,等談完了,會主動告訴自己的。


其實她不問,也大概猜得到要談的事是什麽。


……


書房裏


唐聿城轉過身,將大掌伸到翊笙麵前。


“拿來。”


“什麽?”翊笙裝傻。


“小歌兒給你的彩虹棒棒糖。”男人冷聲說道。


“小歌兒已經給我了,想要回去,也該是小歌兒來要,哪有你向我要的道理。”翊笙冷淡一笑,從容地在沙發坐下,轉移話題道,“行了,先談正事,不然一會兒到吃午飯都談不完。”


唐聿城暗暗咬了下後槽牙,才說,“……我得到消息,派出的人已經將證據送到山恩·勞蘭遜的死對頭手裏,並且他死對頭已經把那些證據交給了艾伯特警官。”


翊笙當然知道他口中的艾伯特是誰,那是一位嫉惡如仇的警官,不畏強權,處理過好幾件很轟動的豪門、皇-室案件。


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是值得官方學習的對象。


令人敬佩,也令人畏懼。


最重要的是這位艾伯特警官的行事風格很是雷厲風行、也很嚴謹不出錯。


像山恩·勞蘭遜這樣的社會毒瘤,由艾伯特警官接受處理的話,相信山恩·勞蘭遜很快就會被製裁了。


翊笙沉默了片刻,才語氣嚴肅地說,“要派些人暗中保護艾伯特警官。”


如果藏在黑暗的山恩·勞蘭遜已經收到什麽風聲,很可能會派狙擊手暗殺艾伯特。


一旦艾伯特被殺,他們要花更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去製裁山恩·勞蘭遜。


而在這段時間之內,他們的家人都處於危險之中。


他們冒不起這個險,必須一擊致命!


至於為何不直接暗殺山恩·勞蘭遜?


對方既然敢派狙擊手來r國暗殺安小兔和小安年,想必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比如:寫好遺書預言自己可能是被誰殺的?


山恩·勞蘭遜在國外的影響力不容小覷,一個人們心目中的商人(信仰)被暗殺的話,那些追隨者、崇拜者會傾盡所有,說不定會用偏激、反社會的手段為他報仇。


所以,直接暗殺掉山恩·勞蘭遜並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他們的計劃是——等山恩·勞蘭遜被逮捕後,立刻讓媒體曝光,並且將山恩·勞蘭遜做過的所有血腥事件曝光出來,利用輿論的力量,逼迫警方盡快對山恩·勞蘭遜做出判決,以平息大眾的憤怒。


同時,他們會出力將山恩·勞蘭遜的所有黑l惡l勢力一一鏟除。


要徹底把山恩·勞蘭遜連根拔起,最快也需要半年左右。


“我早已派人暗中保護著艾伯特警官了,並且在半年前,就安排了人待在艾伯特身邊,不會讓山恩·勞蘭遜有動手的機會的。”唐聿城神情嚴肅,語氣冰冷地說,“還有,這陣子你跟平笙注意些,身邊的人也要注意,萬一有人被買通了,對平笙不利。”


他怕山恩·勞蘭遜會像前幾天那樣,趁外出時襲擊溫平笙。


再者,翊笙要去上班,溫平笙一個人在家也可能會有危險。


總之現在是敵在暗他們在明,萬事都要小心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