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5章 不要吻……我要紅酒……

他喉結滑動了一下,她的提議太令人心動,讓他無法拒絕,也不想拒絕。


掙紮了半晌:


“好。”他聲音暗啞應了聲。端起酒杯湊到她的唇邊,喂她喝下紅酒。


然後,他低頭吻上她的唇瓣,汲取她口中的紅酒。


到嘴的東西被奪走,已有幾分醉意的安小兔略不悅地皺起了眉頭,咬了一口他的唇瓣。


然後推開了他,氣呼呼說道,“你怎麽可以這樣?”


“怎樣?”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低沉地問。


“明明說給我喝的,你搶我的。”她星眸瞪圓,氣憤的聲音帶著幾分嬌憨。


看在唐聿城眼裏卻很是可愛。


“那給你搶回來。”唐聿城說完,將高腳杯端到唇邊,喝了一大口,“嗯?”


理智被酒精迷醉,安小兔驀地傾身貼上他的唇,有些控製不住力道,粉唇撞上他的薄唇,她‘唔’地悶哼一聲,顧不得嘴唇撞疼,她有些霸道又粗魯地掠奪他口中的紅酒。


她的翹臀因搶奪他口中的紅酒,而不安分地扭動著,也正是因為她壓著自己的部位,刺激得唐聿城幽深的眼眸燃氣一簇火焰。


眼睛微眯一下,他放下手中的水晶高腳杯,大掌握住她的後腦勺,舌頭探入她的口中,攪弄著她的柔軟小舌,纏綿、吸||吮……


她口中淡淡的酒香味麻|痹了他的理智,令他失控地加深了這個問。


“唔……”安小兔腦部缺氧,有些呼吸不過來,握成粉拳的雙手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還不忘抗議道,“不要吻……我要紅酒……”


唐聿城心底泛起一絲酸味,這討打的小女人。


居然為了一口紅酒而拒絕他吻。


不看看著她因開口說話,殘留在口中的紅酒從嘴角緩緩流出來,淡紅色的液體和肌膚相映,形成一幅足以令人失控的情||色畫麵。


他眼底的火焰燃燒得更加狂烈,溫熱舌尖順著她的下巴緩緩向上,舔去那些殘餘的紅酒。


隨即,像是懲罰她般,他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加深了這個吻,帶著些掠奪的味道,有有些強勢和霸道,讓安小兔無法抗拒,癱軟在他懷裏……


以酒助吻,不知這樣了幾回後。


看著醉倒在懷裏的人兒,唐聿城略無奈一笑,揉了揉她問=柔順的發絲,眼底閃過一從未有過的寵溺,低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雖然方翼說免單,不過唐聿城還是付了賬,隻收了那瓶給小兔當見麵禮的紅酒。


離開餐廳,因為喝了酒,他叫了代駕,然後抱著醉倒的安小兔坐進車後座,手掌托著她的腦袋枕在自己的腿上,好讓她能睡得舒服些,就算有輕微顛簸也不影響到她。


看著她粉嘟嘟又紅潤的小臉,唐聿城清冷深幽的眸光柔和了下來,手指輕輕撫上她的臉頰,她肌膚的美好觸感,讓他怎麽摸也摸不膩。


她的酒品很好,喝醉就安靜地睡著,偶爾能聽見她一句軟糯的囈語,是關於紅酒的,他就有些想笑的衝動。


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麽,一抹極致的腹黑笑意消隱在唇邊。


雖然明天要回部隊了,但是他沒有送她回安家,而是把她帶回了別墅。


他們的家。


唐聿城把她抱回房間,在浴缸裏放好了水,然後幫睡著的她褪去衣服,緊接著把她放進浴缸裏,動作輕柔地替她清洗身體。


幫她洗澡的整個過程中,她都很配合很安靜,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等洗完澡後,他便把她從浴缸的水裏撈起,放到床上鋪好的浴巾上,擦幹身上的水。


這種情景讓唐聿城有一種自己仿佛在照顧一個嬰兒般。


他甚至生出一種自己以後會是一個好父親的錯覺。


毛巾擦過她平坦的腹部時,他動作停滯了一下,眸底摻雜著一些複雜情緒。


想到以後她會為自己生兒育女,他感覺冷硬的心整個都化了,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得出來,讓他很向往。


等到替她穿好睡袍後,他才走進浴室去洗澡。


褪去身上的衣服,看著昂揚疼痛的欲|望,唐聿城揉了揉眉心,他不是聖人,替粉嫩誘人的小妻子洗澡,看著她柔嫩白皙的身體,美麗的曲線,尤其是自己的身體隻為她而著迷,這種情況下,怎麽可能沒反應。


不過他說過不會再在她睡著的時候碰她的。


隨即,大掌緩緩握上那挺立……


約兩個小時後。


他從浴室走出來,鑽進被窩,將沉睡的她輕擁入懷裏。


在她耳邊低語了句,“晚安,老婆!”


……


由於昨晚睡得早。


第二天清晨,安小兔便醒來了。


翻了個身,腦袋傳來一陣鈍痛,她摸著太陽穴悶叫了聲,“嗷……”


“怎麽了?”


耳邊,傳來男人有些清冷但關心的低沉嗓音。


安小兔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抬頭,視線對上男人的幽深如潭的眼眸,她趕忙羞怯躲開。


說了句,“沒……沒什麽,早安!”


“早。”他回了句,問道,“是不是頭疼?”


“唔……有點兒。”她微微低著頭誠實回答道。


昨天的記憶回籠,想到昨晚自己為了半杯紅酒而撩撥他的大膽行為,她羞恥得有些抬不起頭來。


“要不要再睡會兒?”他問。


“不用了,我已經睡飽了。”睡太久,加上醉酒,她的身體有些酸軟無力。


唐聿城沒說什麽,身體躺平在床上,然後手臂摟住她的要,一下子讓她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嚇……”安小兔嚇得低聲驚叫了聲,驀地瞠大了眼睛,“你你……”


這樣的姿勢好曖昧。


剛要從他身上滑下來,便被他沉聲喝住了,“別亂動!”


安小兔被他這麽一命令,甚至還能感覺到他早晨蘇醒的生理反應正貼著自己,她嚇得頓時不敢亂動了。


唐聿城並沒有別的心思,雙手放在她太陽穴的位置,指尖微微施力,替她按摩太陽穴周邊的穴位,緩解因醉酒引起的頭痛。


看著他這樣體貼的動作,安小兔又開始暗暗唾棄自己思想太汙,他隻是想替自己按摩而已,自己竟然會誤以為他要獸性大發,想對自己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