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9章

溫平笙跟翊笙討論安小兔差點遇襲的事,到淩晨一點多才睡著過去。


第二天


她悠悠醒來時,看了眼床上的掛鍾,快十點半了。


習慣性望了眼床邊的櫃麵,果然看到上麵留了一張便簽,是那個男人留的,大意說他去工作了,廚房裏熬了她喜歡的雞湯粥。


便簽的右下角,是男人龍飛鳳舞的簽名。


溫平笙盯著便簽上的話,愉悅地勾唇一笑,將這張便簽收好,然後下床去洗漱。


等洗漱完畢,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已經十一點鍾了。


想到翊笙早起給她做的早餐,溫平笙告知廚子說午飯推遲到下午兩點鍾再吃,然後吩咐廚子幫她把翊笙給她熬的雞湯粥加熱。


麵對女主人的吩咐,廚子不敢有意見,想著女主人現在是懷著寶寶的,於是轉身進了廚房後,發短信將這事告訴翊笙,詢問他的意見。


翊笙已經度過最初的緊張時期,現在心態挺淡定的,回複廚子說就按溫平笙吩咐的來。


趁著把粥加熱的空檔,廚子把剛處理好的午餐食材用保鮮膜封好,放進冰箱裏,打算遲些再做。


花姨走進廚房,就看到灶台上加熱的雞湯粥,一時忍不住欣羨地感慨,“我們先生真寵愛夫人啊。”


一大清早就起來給夫人做早餐了。


說罷,花姨打開冰箱門,從冰箱裏拿了兩三種水果出來。


廚子笑嗬嗬地附和,“可不是嘛。我們夫人身為豪門千金,有學識、涵養和禮儀,卻沒有那種富家千金的高傲架子,不嬌氣,平易近人又優雅,相處起來讓人很舒服、放鬆;先生是個聰明人,能娶到這麽好的女子,肯定萬般寵愛的。”


他受雇來這兒工作有半年了,平時先生工作再忙,也會抽出時間陪夫人去產檢;怕夫人因懷孕胃口受影響,每周末休息一天,先生會給他們放一天假,為夫人親自下廚摳門,或者帶夫人出去吃飯。


而夫人懷孕後在家,一邊工作一邊養胎,。


兩人恩恩愛愛的,從未真正紅過臉,看似平淡又溫馨幸福,簡直羨煞旁人。


“老胡,你覺得我們家夫人懷的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花姨邊洗著水果,邊問廚子。


“我猜不到,我隻知道溫家幾個舅少爺比較希望夫人懷的是千金。”


溫家幾位舅少爺每次來看夫人,嬰兒用品和衣服都是大包小包地拎來,這些東西大多數是為女孩兒準備的。


尤其是逸舟少爺,跟夫人聊天時,都管夫人腹中的寶寶叫小外甥女的。


以他對富貴人家的印象,很多出身豪門的人是比較重男輕女的。


比如商業聯姻,原配生了一個女孩兒後不能生了,男的會在外麵找小、三生兒子;如果原配家世背景差的話,會直接被有兒子的小三踢下堂。也有兩人還沒結婚,然後女方懷孕查出懷的兒子,母憑子貴嫁入豪門。


越是有錢的豪門,越是想要個兒子做繼承人,不願百年後,億萬家產便宜了女婿。


不重男輕女的豪門,極少見;男孩兒女孩兒平等的,在小康家庭或者普通家庭倒是比較常見。


而他們先生和夫人是一個正麵教材。


聽聞先生和夫人討論,不管夫人腹中的孩子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隻要一個就夠了。


想到溫家前麵有五位少爺,才得夫人這麽一位千金,廚子對溫家人比較喜歡女孩兒的觀念,就不覺得驚奇了。


物以稀為貴。


將來他們夫人如果生的是千金,絕對會成為被溫家幾個舅少爺捧在掌心上的小公主。


溫平笙不喜歡吃米粒熬得軟爛的粥,翊笙也是了解她口味的,他熬的粥米粒分明;這一點,作為上崗有半年的廚子也是知道的,粥一沸騰就立刻關火。


盛了一碗粥,在粥麵上撒點兒翠綠的蔥花,就端出廚房了。


溫平笙這會兒很餓了,聞著四溢的香味兒,口中的津液分泌不止。


“夫人,這粥很燙,您別吃太急,或者晾一會兒再吃。”廚子把粥放到她麵前,特別提醒了一句。


“嗯。”溫平笙點了點頭。


前一秒才應了廚子的話,表示會注意的,下一秒她就被滾燙的粥燙疼了舌尖,隻因翊笙熬的粥太香了,她又餓……


哈了幾口氣,溫平笙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


……


唐家


安小兔是被來電鈴聲吵醒的,拿起手看來電人是溫平笙,並沒有立刻接聽,而是深吸一口氣,從床上坐起來,揉了揉臉頰和眼睛,強迫自己清醒。


“平笙,怎麽了?”安小兔努力裝出清醒的聲音,語氣卻還是透著兩三分慵懶睡意。


“沒什麽,就是打電話來跟你聊聊天,不過好像把你吵醒了。”溫平笙有些抱歉。


雖然安小兔沒說什麽,不過溫平笙是過來人,以前她作息日夜顛倒,有時她母親會大清早(八九點)打電話給她,試探她是不是又熬夜了。


若是還沒起床,十有八九熬夜了,會被一頓念叨。


吸取教訓和經驗之後,她母親再打電話來,她就會刻意擺出清醒的語氣,裝出自己早就起床的樣子,然而知女莫如母,她母親一聽就把她的謊言戳破了。


所以,她一聽安小兔的語氣,就知道安小兔是被自己吵醒的。


“這個點醒剛好,一會兒洗漱完,換好衣服下樓就可以吃午飯了。”安小兔毫不介意地笑說道。


“昨天的事,我後來聽翊笙也說了一些,昨天沒打電話給你,是想著你們應該有挺多事要處理,就不給添亂了,翊笙說你和安年都沒有受傷;遭遇那麽驚險的事,看過心理醫生了嗎?安年還小,要是沒看心理醫生,可能會留下心理陰影,你也一樣。”


溫平笙說這些話,是發自內心替母子倆著想的。


沒經曆過的人,是無法理解那種與死神擦肩而過的恐懼和絕望感的,她經曆過類似的事,至今想起了心有餘悸。


“平笙,謝謝你的關心!”安小兔感激道,“昨天事情發生之後,聿城第一時間給我和安年請了心理醫生,我現在沒什麽大礙,安年的話,可能還會再看幾次心理醫生。”


提到心理醫生,安小兔忍不住想起昨天看過心理醫生後,她情緒穩定很多了。


晚上睡覺時,某個狗男人很冠冕堂皇地說怕她睡不好、擔心她夜裏會做噩夢什麽的,抓著她就是一頓狠狠欺負,說這樣她就沒力氣再做夢,也可以睡得好了。


事實證明,他的做法是對的,昨晚被他狠狠欺負之後,她就沒有力氣再去想別的事了,睡眠也好,一夜無夢。


於是乎,安小兔對昨天經曆的事沒有心理陰影了。


現在對晚上睡覺一事,產生了心理陰影,她真怕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唐聿城那個狗男人都會用‘怕她做噩夢,幫她消除心理陰影’為借口,來欺負她……


溫平笙聽她說已經看過心理醫生,就沒那麽擔心了,也不再討論昨天的事,以免激起安小兔的糟糕回憶。


她說,“那這周末,我跟翊笙去唐家看你和安年,還有小歌兒。”


“可以啊,歡迎你們周末來唐家玩,小歌兒很喜歡她舅舅呢。”說到這個,安小兔就有些想笑。


女兒從出生幾個月開始,就對翊笙這個舅舅喜歡得很。


學牙牙語之後,第一個會喊的詞是‘舅舅’,唐聿城為此鬱悶了好一段時間,每天回來,都抱著女兒叫喊‘爸比’,直到女兒學會的第二個詞是‘爸比’,他心情才好轉了些。


得知溫平笙懷孕之後,他就經常跟她說,希望溫平笙懷的是女兒,如此一來,以後翊笙就不會跑來唐家搶他女兒了。


溫平笙跟安小兔閑聊了快半個小時,大多在聊她肚子裏的寶寶。


吃完一碗粥,她想起安小兔醒來還沒洗漱,又快到吃午飯時間了,就趕忙讓安小兔先去洗漱、然後吃午飯,有空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