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0章 回門

做好晚餐,已經八點多,快要九點了。


翊笙回房間,叫了溫平笙好一會兒,才把她給叫醒起來吃飯。


“安翊笙,你是魔鬼吧?”溫平笙蹙著眉頭,神情鬱悶極了。


不是說三十五歲後,那方麵的能力開始走下坡路嗎?這男人都三十好幾了,折騰起人來也夠嗆的。


好幾次,欺負得她懷疑自己下一秒會不會死了。


已經饜足的翊笙笑而不語。


溫平笙看他那氣定神閑的表情就來氣,氣不過咬了一口他的脖子。


“平笙,輕點。”翊笙佯裝痛吸了一口氣。


聞言,溫平笙加重了力氣,心說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那麽凶。


沉默幾秒,翊笙幽幽地說,“明天你回門,我們要去京都,你若是在我脖子上留下痕……”


痕跡的‘跡’字沒說完,溫平笙就迅速鬆了口,卻還是故意擺出一副‘本小姐無所畏懼’的傲慢神情。


翊笙把她抱進浴室,洗漱了一番,才出來吃飯。


大概是白天消耗了太多體力,加上這個男人精心準備的晚餐,都是她喜歡的菜,溫平笙吃了兩大碗飯,最後撐得癱在沙發上不願動了。


翊笙收拾好餐桌,又將碗筷清洗幹淨,就弄了點酸甜可口的水果讓她吃,然後硬拉著她出門散步,消食。


在外麵溜達將近一個小時,兩人才回家。


白天時,翊笙把溫平笙欺負狠了。


以他對溫平笙的了解,今晚要是再來的話,她肯定要生他的氣;再者,明天他們要早起回京都……


反正他們已經持證,以後多的是時間,合法上崗辦事。


……


夜裏沒發生什麽事。


次日,兩人一清早就醒來了。


吃過早餐,出發去機場。


中午十二點過些,飛機降落京都。


快要走到接機口時,溫平笙像是想起了什麽,立馬緊張地檢查了一下翊笙的脖子,昨晚她賭氣咬他的地方,沒有看到任何痕跡,才鬆了一口氣。


拐了個彎,溫平笙就看到她那幾個異常出眾耀眼的哥哥站在接機口那兒,顯然是來接他們的。


她快步走向幾位兄長,“哥,你們什麽時候來的?”


並沒有想讓兄長們來接機,她跟翊笙回來時,沒有告訴家人,他們搭乘的航班。


溫戚君暗中觀察了一番自家妹妹,氣色和精神都很好,也沒有不開心的,才回答,“沒到多久。”


雖然雙笙沒告訴他們,航班的班次,但他若想知道,是輕而易舉的事。


溫雲行沒說什麽話,接過她手中的小行李箱,溫平笙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小哥,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這次回門,她連換洗的衣服都沒帶,畢竟家裏有她的衣服。


這個兒童款的行李箱,是她前些日子看著可愛而買的,裝不了多少東西,也就不重,翊笙剛要幫她拿,她都沒讓。


“就算你嫁了人,始終是我們的妹妹。”溫雲行如此說了句。


見她四哥堅持,溫平笙隻好隨他了。


五個男人裏,錚錚鐵漢的溫雲行拉著特別可愛的小型行李箱,那反差簡直不要太萌,溫平笙隨手拍了一張她幾個哥哥的背影照,特別對焦她四哥。


發了條微博。


笙歌:四哥說就算我嫁了人,始終都是他們的妹妹。[圖片]


雙笙婚禮當天,並沒有邀請媒體記者,但也不刻意隱瞞,他們的婚禮排麵很是浩大隆重,尤其九十九輛各個牌子限量版婚車,讓許多目睹的路人歎為觀止,並拍了照片、視頻發微博。


那天正好有個網紅在京都機場,看到翊笙包來結婚的飛機,也拍照發到網上,當時還沒有引起轟動;直到當晚雙笙在微博曬出結婚證,直接上了熱搜,網紅和路人拍的接親排麵照片也隨之熱度上升,被更多人看到。


溫平笙這條微博一發出,很多顏粉捧著心髒大叫——


‘啊啊啊溫氏天團!太可了!笙歌對不起,我要轉粉哥哥們了。’


‘滿屏的大長腿!求問哥哥們什麽時候出道?’


‘我們四哥太溫柔了!我愛了,誰跟我搶,我跟誰急!’


‘笙歌上輩子大概是拯救了宇宙吧,家世好、人美、有才華、老公帥、哥哥寵,我承認我羨慕嫉妒恨了……’


‘我也太愛軍、哥哥的四哥了!!!’


‘……’


坐上了車,溫平笙笑著問她的哥哥們,幫粉絲們問問他們什麽時候出道?


溫逸舟在一旁回答,“我不是早就出道了嗎?”


“我的粉絲沒要問你,是想問大哥二哥三哥四哥。”


“……”溫逸舟。


紮心。


莫得感情的粉絲,得到就不珍惜了。


溫家兄弟接雙笙回到溫家,已經一點鍾了,溫家其他人等雙笙回來了,才開始吃午餐。


溫平笙吃過午飯,就被她母親拉去書房說話。


大概就是問她結了婚感覺怎樣?這兩天過得如何。


得知雙笙昨天沒有去安父安母那兒吃個飯,溫母輕責了女兒兩句不懂事,又叮囑溫平笙等從京都回北斯城,趕緊去公婆家拜訪。


從書房出來,溫平笙就回房間睡了個午覺。


午睡起床,走出房間下了樓就看到某個男人。


“平笙。”翊笙喊了她一句。


溫平笙想到了什麽,沒搭理他,就朝屋外走去。


見狀,翊笙立馬從沙發站起身跟了上去。


後花園裏。


溫平笙轉過身麵對他,突然說,“翊笙,你給我道歉。”


“???”翊笙懵逼了一秒,接著就給她道歉,“對不起!平笙。”


根據網上廣大網友的經驗,如果對象突然生氣或讓道歉,別糾結什麽原因,也別管是誰的錯,趕緊道歉就完事了。


“知道自己錯哪兒了嗎?”溫平笙故意板著臉問他。


翊笙緊抿著唇,沉默了半晌,語氣低沉嚴肅地說,“平笙,你是不是想離婚?我告訴你,想跟我吵架,可以,想離婚?門都沒有。”


這回輪到溫平笙懵逼了。


她是哪句話讓他誤以為自己想跟他吵架、或者離婚了?


“安翊笙,我就讓你給我道個歉,認個錯,我什麽時候說要跟你吵架、離婚了?”


“通常女人突然讓男人道歉、等男人道完歉,女人又會問錯哪兒了,男人說不出來,女人就會翻舊賬,翻完舊賬女人就會說男人根本不愛她,然後就鬧著要分道揚鑣。”


溫平笙聽完他的分析,忍不住一下子就笑出了聲。


這個男人哪兒學來亂七八糟的謬論。


笑了會兒,她收斂了笑意,“我不想跟你吵架,更不會跟你離婚,你自己好好想想哪兒錯了;沒想到你自己哪兒錯之前,不準跟我說話。”


說完,她就轉身回屋裏了。


留下懷疑人生的翊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