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38章 雙笙的婚禮(5)

翊笙看到溫平笙挽著她父親的手臂,緩步朝自己走來,他心跳微快,大掌捏緊了下捧花,抬步迎著溫平笙走去,在離她莫約一步的距離時停下。


這個男人挺高的,溫父微微抬起頭望著他。


沉默了幾秒,才語氣嚴肅而鄭重地說道,“安翊笙,我是認為你能帶給我家小笙更大的幸福,今晚我在這麽多人的見證下,將我的寶貝女兒交付與你,望你此生不負她;醜話說在前頭,來日你若負了她,我們溫家所有人定將她從你身邊,把她給接回來!”


“爸放心,我此生定不負平笙,若有違誓言,任憑溫家處置。”翊笙誠懇而認真許諾。


聞言,溫父這才將女兒的手,放到男人的手裏。


緊接著翊笙牽著溫平笙走到婚禮主席台上。


司儀快步走到兩位新人旁,開始給在座的賓客介紹新郎新娘,以及祝福致詞,交換誓言,“……我們的新郎安翊笙先生,請問您是否願意娶您身邊的新娘溫平笙小姐為妻?無論以後健康疾病,貧窮富貴……”


“願意的!我安翊笙願娶溫平笙小姐為妻!此生不離不棄不負她。”翊笙語氣鄭重嚴肅承諾道。


換之,輪到司儀問溫平笙,她的回答也是肯定而真誠的。


司儀隨即又說了一番辭藻華麗的語言作鋪墊,“心與心的交換,愛與愛的交融,交織出這麽美好的相守誓言……接下來,有請我們新郎和新娘交換戒指。”


“等一下!”


一道男人的聲音響起,打斷了交換戒指儀式。


跟著眾人看到溫家四少爺溫雲行走上了主席台,不由分說奪過司儀的麥克風。


“剛才那些誓言,都太官方刻板了,沒有一點人情味兒。”溫雲行如此說道,停頓一下,他問翊笙,“我就問點接地氣的,結了婚以後,家裏由誰來做飯?”


翊笙回道,“平笙的廚藝你們還不了解?以前都是我做飯的,以後也是我。不過婚後我工作可能會忙,沒辦法一日三餐給平笙做飯,我會請個廚子,還有兩個傭人,負責家裏的家務活,平笙專心做她喜歡的事即可。”


“你打算要幾個孩子?”


“決定權在平笙,她若不想生孩子,也可以不要。”翊笙說的是心裏話,他認為生孩子這種事是雙方都很想要的情況下,才生的。


如果一方不想要孩子,強行把孩子生下來,不僅孩子不會幸福,夫妻雙方也會有長久矛盾。


“如果將來小笙生了孩子,孩子跟誰姓?”


“我是醫生,我知道在生孩子這件事上,男人隻提供一顆精、子,而女人懷胎十月,從懷孕的那一天開始,身體就會輕微的不舒服,隨著月份的增長,不舒服會加重,就連分娩也相當於從鬼門關走一趟。我認為平笙是最有權利決定,孩子跟誰姓的,跟她姓,我很支持,平笙願意讓孩子跟我姓,我會很感激。”


溫雲行強勢地說,“那就這麽決定了,以後小笙生的孩子,跟她姓!你沒意見吧?”


“自然是沒有的,不管是跟我還是平笙姓,都是我們的孩子。”翊笙輕笑說道。


“還有,結婚以後,收入誰來管?誰是家裏的財政大臣?”


其實這一點,溫家所有人都知道的,除了舉辦婚禮撥出來的,翊笙其他的錢都在溫平笙手裏。


“自然是平笙。”


“……”


溫雲行接著又問了兩三個問題,翊笙的回答都令他很滿意。


這才允許兩人交換婚戒。


證婚人走到台上為兩人證婚並致詞,翊笙這邊請來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兩人當著所有賓客的麵,現場領結婚證。


最後證婚人宣布兩人正式結為夫妻。


雙方父母代表上台致完詞,新娘開始丟了捧花,被麗絲塔接到了,然後司儀宣布婚宴開始。


溫平笙從主席台下來,又去休息室將婚紗換成長禮服,才回到宴廳。


在北斯城這邊舉辦婚禮,邀請的賓客不及京都溫家那邊多,不過每個來參加婚禮的賓客,都是跟安家或者翊笙關係極好的,安老也就是翊笙的爺爺,還邀請了一些關係好的老友來參加婚禮,不過安皓輝和現任妻、子都沒有來,因為安父安母發了話,不歡迎他們來參加翊笙的婚禮。


若不是安皓輝,當年他們也不會和兒子分離這麽多年。


唐家所有人都來了,溫家也如此。


因此,婚禮的氣氛美好又熱鬧,也更加溫馨。


……


婚宴結束,送完賓客離開,又安頓好溫家的人,已經快十點了。


接親、送親的隊伍都忙了一天,溫平笙也不好意思讓他們再送回到新房,不過身為她最好的朋友麗絲塔堅持,她的幾個哥哥,還有唐安夫婦,雙皮奶夫婦也是堅持要送他們到新家。


把新人送到家,已經十點半了。


眾人意思性鬧一下洞房,便回去了。


溫平笙回到新房的第一時間就是撲在床上,鹹魚般不動了,“嗷~好累。”


翊笙倒了杯溫水,遞到她麵前,溫聲說,“平笙,喝點兒水,休息一下再洗澡。”


“好……”溫平笙嘴上如此應道,卻依然一動不動。


最終還是翊笙把她扶坐起來喝水的。


又緩了幾分鍾,溫平笙掙紮著爬起來,“我先去洗澡。”


“一起吧。”翊笙嗓音低沉並帶著某種暗、示,傾身湊近她,薄唇吻在她的肩上。


意會到他話裏傳達的意思,溫平笙渾身一個激靈。


她趕忙拒絕,“不、不了,我還要卸妝、洗頭什麽的,不方便一起。”


翊笙沉默幾秒,妥協了,“行,那你先洗,睡衣等都在浴室裏。”


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們今晚有的是時間,甚至一整晚都可以……


溫平笙又是卸妝洗臉、又是洗頭的,等泡好澡從浴缸出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


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給她準備的睡衣是性感吊帶就算了,長度才剛剛蓋過臀部,隻準備了胖次,沒有內、衣,讓人很沒有安全感。


不過想到今晚……溫平笙也就不糾結了。


踏出浴室的一瞬間,溫平笙就感覺有一道非常強烈灼、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步伐一頓,然後腳底像抹了油般,一溜煙跑到了床上,用被子緊緊將自己裹住,“翊笙,你快去洗澡!”


等等?這語氣怎麽感覺像迫不及待……


果然,男人很上道地說,“等我,十分鍾就好。”


溫平笙本想補救說讓她並不著急的,讓他洗久一點也沒事,結果話一出口,變成了,“……那你洗幹淨點。”


“我知道。”男人說完,便頭也不回踏進浴室了。


看到男人誤解她的意思了,溫平笙鬱悶地歎了一口氣,生無可戀地癱倒在床上。


就因為溫平笙一句‘那你洗幹淨點’,翊笙特地搓了兩次沐浴露,花的時間也比他原本說的要久一些。


等他滿懷激動和期待從浴室出來,看到溫平笙躺在床上,似乎睡著了,連頭上的浴帽都沒有摘。


“平笙?”翊笙輕喊了一句。


某人絲毫沒有反應,甚至還因為昨晚沒怎麽睡、白天又忙得太累,此時嘴巴微張,打起了小呼嚕,看著很是可愛。


翊笙,“……”


準備今晚決戰到天亮的男人,有點懷疑人生。


不過他並沒有鬱悶太久,很快便調整好了心態。溫平笙睡得很沉很恬靜,翊笙不忍心費勁兒地把她叫醒,看她頭發還是濕的,他把她從床上抱下來,坐到單人沙發上,幫她把頭發吹幹,然後才又放回到床上躺好。


最後翊笙才胡亂把自己的頭發吹幹,然後朝床邊走去。


剛才溫平笙旁邊躺下,就看到她下意識地朝自己靠過來,似是舒服地舒了一口氣,這樣的舉動,讓翊笙的心髒瞬間柔軟的一塌糊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