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30章 沒有意識到今天她自己結婚

溫平笙跟她母親在書房,聊到深夜十一點多,才回房間。


明天要早起化妝,今天又逛了一天的街,照理說很容易入睡,溫平笙洗完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卻怎麽都睡不著。


腦海中湧現很多想法,有她母親今晚跟她說的話,也有預想明天婚禮的場景、婚後的日常等等。


想到明早五點半就得起來化妝,做準備,溫平笙睡不著就在床上做平板支撐、仰臥起坐、踩單車等運動,企圖發泄精力,累了好入睡。


一個小時後。


她鹹魚般渾身是汗趴在床上喘著氣,累是挺累的,卻還是不困。


看了眼旁邊熟睡得像小豬一樣的主伴娘麗絲塔,溫平笙羨慕地歎了一口氣。


因出汗渾身黏黏膩膩的,她趴著緩了十來分鍾,鬱悶地從床上爬起來,進浴室衝了個澡。


重新躺在床上,繼續瞪著天花板。


過了會兒,溫平笙嗷地捶了一拳枕頭,爬坐了起來。想著既然睡不著,那就找點兒事來打發時間,抓起手機,登錄遊戲就是幹。


第一局就拿了5殺。這還是她玩遊戲那麽久,第一次自己打遊戲拿的5殺,溫平笙激動得當即截圖發了一條朋友圈動態。


發完動態,重新回到遊戲界麵,就看到遊戲邀請的消息——是她大哥。


溫平笙,“……”


緊接著陸續接到其他四個哥哥的遊戲組隊邀請。


遲疑了幾秒,緩緩點了一下‘接受’組隊的邀請,進去後看到她大哥、三哥四哥小哥都在,她二哥剛剛邀請她三排,她沒接受……


笙歌超慫:你們怎麽還不睡覺。


她四哥:那你怎麽不睡覺?不知道明天要早起嗎?都幾點了,還打遊戲。


笙歌超慫:今晚跟媽在書房聊天,喝了杯咖啡,現在不困。


實際並沒有喝咖啡,怕被她的哥哥們調侃是不是想著明天的婚禮才睡不著的,才撒了個小謊的


她小哥:我們也睡不著,恰好看到你的朋友圈動態,就上遊戲看看。


……


隨即,溫逸舟提議都開著麥,以便在遊戲裏能及時溝通交流。


選英雄時,幾兄弟讓溫平笙拿個附身其他英雄的輔助,而她四哥則拿了個花裏胡哨的英雄,出六隻鞋都追不上的那種,說是要帶她遊覽峽穀的每一個角落。


溫平笙信了他的邪。


溫雲行的劇本都寫好了,要帶著他妹妹秀到對麵頭皮發麻,一局遊戲拿它個十次八次誤殺,現實則是每次他帶著溫平笙跳進敵方人堆裏,想給對麵來一番天秀操作,結果附身在他英雄身上的溫平笙被打落下來,被五個人殺,而他自己則狼狽逃了。


每次屏幕一黑,溫平笙便控製不住心情複雜。


被殺了幾次之後,連對麵都忍不住問她是不是得罪她四哥了,不然她四哥怎麽每次都把她丟在人堆裏,讓她被群毆。


“小笙,對不起,四哥不是故意的!”溫雲行嗓音都發顫了,把鍋甩給網路,“網卡,網不好!”


“嗬嗬。”中單溫逸舟冷笑。


“四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隻是比較菜而已。”溫平笙安慰道。


並沒有被安慰到的溫雲行,“……算了,小笙你還是認為我是故意的吧。”


寧願被認為是故意的,也不要被認為是菜雞!


抗壓上單自爆一路的溫戚君,嗓音倏地冰沉磁性,“嗯?你說什麽?”


溫雲行,“……對不起,我是菜雞。”


實際溫雲行的操作也是極好的,隻是他整不明白今晚是不是被詛咒了,才會每次帶著溫平笙進人堆裏,都是溫平笙被群毆,然後他一個人就天秀得飛起。


一局遊戲結束,溫平笙的評分6點幾,其他人都是13+的評分。


返回到五排組隊房間,溫平笙發現她四哥被踢了,換成了她二哥。


性格比較活躍的溫逸舟,跟他二哥吐槽上一局四哥有多坑。


實際溫星逆在觀戰。


之後,溫平笙跟她幾個哥哥又打了三四局遊戲,打了打著就睡了過去。


看到她掛機,幾兄弟便猜到她應該是睡著了。


即使大順風局勢,也毫不猶豫點了投降,生怕繼續打遊戲會吵醒溫平笙。


……


不知過了過了多久。


清晨五點半。


鬧鍾一響,麗絲塔一刻也不敢賴床,趕忙從床上爬起來,順便把溫平笙叫醒,“笙歌、起床了!笙歌醒醒……”


叫了一小會兒,溫平笙才漸漸有醒來。


房間的燈光刺眼,她把臉埋在枕頭裏,嘟囔著問,“幾點?”


“五點半了。”麗絲塔回答。


“唔~讓我再睡會兒。”溫平笙皺眉說著,被子一拉將自己嚴嚴實實蓋住。


此時完全沒有意識到今天是自己的婚禮。


麗絲塔沉思幾秒,無奈妥協道,“行吧。”


覺得時間還挺早的,決定她刷了牙洗完臉,再來把溫平笙叫起來。


約十分鍾後。


洗漱完畢的麗絲塔從浴室出來,聽到敲門的聲音。


她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裝,沒什麽不妥的,才走去開門。


是溫家的女傭,“麗絲塔小姐,請問我們小姐起床了嗎?如果還沒有,麻煩您幫把我們小姐叫醒,化妝師們已經到了,並且在樓下吃著早餐。”


“還沒有,我這就把笙歌叫起來。”


“好的,那就麻煩麗絲塔小姐了。”傭人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麗絲塔把房門關上,走到床邊。


她輕拍了拍溫平笙的臉頰,“笙歌,醒醒,起來化妝了,等會兒你老公就要到了。”


至今依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今天結婚的溫平笙鬱悶地哼唧了聲,用作勢要哭的語氣撒嬌說,“嗷~別吵,我昨晚很晚才睡,讓我再睡會兒,求求你了。”


說完,翻了個身滾到另一邊,和麗絲塔拉開距離。


“笙歌,你今天要結婚!”


完全被睡意占據理智的溫平笙,語氣困倦而冷淡,“……哦。”


她經常夢到自己跟那個男人結婚。


“???”麗絲塔。


快要給她跪下了。


突然有種想請求支援的衝動,隻為把溫平笙叫醒。


才這麽想,就聽到微信視頻請求的聲音。


是溫平笙的手機。


麗絲塔看了眼睡在床另一邊的溫平笙,遲疑了下,才拿起手機——


是今天婚禮男主角安翊笙發來的視頻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