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2章 我並沒有那啥求不滿

“你二嫂嫂做的。”唐聿城淡淡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麵的安小兔。


“呃……”唐墨擎夜微微尷尬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立刻嘴甜的地道:


“我還納悶二哥怎麽可能做得出這麽好吃的人間美味來,原來是二嫂撒做的,二嫂嫂真是太厲害了;不僅長得好看,脾氣又好,氣質優雅,還有這麽一手好廚藝,二哥簡直是掃了三輩子的高香,三生有幸才娶到二嫂嫂這麽好的女子。”


安小兔知道他向來油嘴滑舌,奉承成分居多,不過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紅了臉頰。


唐聿城表麵不動聲色,不過看著安小兔被別的男人誇紅了臉,心底莫名湧起一些異樣情緒。


他冷冷對唐墨擎夜道,“吃飯,趕緊滾。”


“……”唐墨擎夜有些無辜,不知道自己哪兒惹到他二哥了,他發覺二哥脾氣越來越古怪,讓人琢磨不透了。


不過被唐聿城這麽一嗬斥,他不敢再說話,默默地埋頭吃飯。


唐聿城則當他不存在般,該給安小兔夾菜就夾菜,偶爾跟她說一句話。


一頓飯下來,身為單身狗的唐墨擎夜被塞了一臉的狗糧,確定兩人沒事之後,吃完一碗飯便灰溜溜離開了。


吃過午飯,安小兔將碗筷收拾好拿到廚房去洗。


完了,轉身打算走出廚房,就看到身材頎長高大的唐聿城站姿筆直地站在那兒,英俊深沉的臉龐猜不透他在想什麽。


“怎麽了?”她不解地問。


唐聿城神色莫測,長臂一伸,將她撈入懷裏,低頭吻上她的唇,霸道的吻極具占有欲,仿佛要將她吞沒般。


她有些錯愕,弄不懂他為什麽會突然吻自己,反應過來後,她回應地雙手環上他的脖子,身體無意間緊貼著他。


“你是我的。”他嗓音低沉沙啞,語氣極為霸道。


大掌探進她衣服底下,撫上她柔軟嫩滑的肌膚;略帶薄繭的大掌在她肌膚上遊走。


安小兔身子有些顫抖,一陣陣酥麻感不斷從體內深處湧現出啦,讓她有些不知所措,隱約知道不停下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麽……


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覺中被推高,冰涼的空氣接觸發燙的肌膚,變成一股刺激而舒服的感覺。


“聿城……”她喘著氣發顫道,“不要在……在這裏……”


“這是我們家,沒有外人,在哪裏都可以。”他帶著欲|望和占|有欲用力吻了一下她的脖子,褪去她身上的衣服。


不給她拒絕的機會,他把她吻的七葷八素,意亂情迷的,乖乖任自己擺布。


兩人的衣服,一路從廚房散落到客廳,地板上、沙發上……


下午一兩點的陽光,透過客廳的落地窗照射進來,淺金色光芒灑落在兩人身上,鍍上一層神聖而美麗的光芒。


客廳的溫度逐漸上升,女子粉嫩的肌膚和男人蜜色的肌膚交相輝映,儼然一幅絕美的畫卷。


……


事後,他吻去她因承受不住過度歡愉,低聲哭泣而掛在眼角的淚珠。


“有沒有弄疼了你?”他將她擁在懷中,低聲問道。


安小兔臉上紅潮未褪,羞怯地垂著眼眸輕搖了搖頭,想到自己居然大膽地和他在客廳,她就羞臊得沒法直視他。


唐聿城隨手拿了條毯子披在她身上,“我帶你回房睡會兒。”


他說著,彎腰抱起用毯子裹住的她,朝樓上走去。


安小兔昨晚睡得不好,加上這一陣折騰,又累又困,什麽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唐聿城卻毫無睡意,看著沉睡在懷裏的人兒,心髒一軟。


大掌輕柔眷戀地撫上她的臉頰,指腹摩挲著她的肌膚,那柔嫩順滑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


指尖輕柔描繪著她精致甜美的輪廓哦,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梁,最終在她粉色柔軟的唇瓣停留,眷戀地撫|摸著她的唇瓣,她甜美的味道在腦海中浮現。


睡夢中的人兒感覺嘴唇有些酥癢,無意識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溫熱濕滑的感覺透過指尖,傳遍四肢百骸,她這無意的動作讓唐聿城感覺小腹一緊,喉結滑動,眸光暗沉了幾分。


下一刻,她突然輕咬著他停留在她唇上的手指,砸吧了下嘴,身子往他懷裏蹭了蹭。


唐聿城感覺心底的冰山赫然坍塌,看著她的眸光多了幾絲柔情。


其實他心底是有些不安的,他不善言辭,不會說漂亮的話,冷冰冰的,他怕她有一天會受不了這樣沉悶的自己。


他隻知道隻要能讓她開心,她的要求他都會依她。


“小兔,你這輩子都是我的……”他輕聲在她耳邊呢喃,抽回被她咬住的手指,吻上她的唇。


翻身,決定再擁有她一次。


安小兔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做了個非常羞恥的春|夢,夢裏,某個男人又裏裏外外疼惜了她幾次,那夢的感覺還非常真實。


不知過了多久。


她緩緩睜開眼,就對上男人的灼熱的視線。


“你……你這樣看著我幹嘛?”安小兔慌亂避開他的目光,臉上浮起一抹紅暈。


想到自己剛剛睡著時做的春|夢,她頓時羞恥得想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他這樣看著自己,該不會是因為自己睡著的時候,發出什麽可恥的聲音了吧?


想到有這個可能,安小兔更加抬不起頭了。


她她她怎麽會在這個男人懷裏還做那樣的夢,他該不會以為自己那啥求不滿吧。


“那個……”她咬了咬唇。


“嗯?”他低沉應了聲。


“我剛剛做了個噩夢,應該沒發出什麽驚悚的聲音吧?”她低著頭試探地問。


“噩夢?”唐聿城皺起了眉頭,聲音略沉問道,“跟我做那種事是噩夢?”


“……”安小兔華麗麗石化了。


啊啊啊!她果然發出了什麽聲音。


見她不說話,他臉色莫名變得有些沉,“嗯?說話。”


“啊?”她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問了什麽,忙搖了搖頭,解釋道,“不是這樣的,我隻是……”


“隻是怎樣?”唐聿城追問。


“我也不知道你就在我旁邊,還會突然做那樣的夢,以前不會的。”安小兔說得簡直要羞恥死了,“我我我……你別誤會,我並沒有欲求不滿,我不知道怎麽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