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61章 暗示的邀請

私人導遊看著一頓飯下來,她的雇主溫平笙小姐,已經跟這位無比帥氣的‘高木先生’混得非常熟了。


兩人還說好了,等會兒吃過飯,一起東京遊。


吃完午飯,‘高木笙’搶著結賬。


而私人導遊趁著翊笙去結賬時,壓低聲音對溫平笙說,“溫小姐,作為你的私人導遊,我必須對你的行程和人身安全負責。我承認高木先生長得非常好看,但是像高木先生如此輕浮、懂得哄女孩子的男人,通常都非常風流的,他接近你,可能隻是看你漂亮,把你當成他的獵物,想和你發生關係而已。”


可以看得出來,溫平笙小姐在遇到這個男人後,心情好了非常多。


聽著私人導遊把翊笙說成是萬花叢中過的女性殺手,溫平笙就有股想爆笑的衝動。


對於翊笙裝成陌生人,來跟自己搭訕,她覺得還挺好玩的。


“鈴木小姐,我想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已經有未婚夫了,放心吧,我不會喜歡上其他男人的。”


私人導遊還想說著什麽,但看‘高木笙’已經結完了賬,朝這邊走來,隻能把話咽了回去。


因為‘高木笙’表示他對東京很了解,他跟溫平笙說,接下來的行程,就由他來當導遊,帶她們遊玩。


以前他在日本待過一段時間,那時安安在戒毒,他會經常帶安安出去散心。


加上日本這個國家不大,因此,他對日本還是很熟悉的。


車上


翊笙依舊是用日語問她,“溫小姐還會在日本待多久?”


“我昨晚問我大哥,他的工作可能還要一個星期才結束,那高木先生呢?”關於歸期,她沒有跟翊笙說過。


“好巧,我也是。溫小姐是r國哪個城市的?以後我去r國旅遊的話,去找你玩,你給我當導遊。”


“我是京都人,目前定居北斯城。”


坐在前麵駕駛座的私人導遊,聽著‘高木笙’似乎在套話,蹙起了眉頭,但又不知從何阻止。


心想這個男人說不定隻是隨口一問,不知哪句話真的,那句話假的,而她的雇主就傻乎乎地連身家背景都告訴對方了。


翊笙帶著溫平笙玩了一整個下午的東京,私人導遊的存在感極低,幾乎從頭到尾都是背景板。


在外麵餐廳吃了晚飯,看已經快晚上九點半了,溫平笙才回酒店。


翊笙送溫平笙回到酒店外,對她說,“溫小姐,我住在希爾頓環球酒店,2288號房間,再見!”


“再見,高木先生。”溫平笙揮了揮手。


私人導遊聽著‘高木笙’充滿邀請暗示的話,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她提醒道,“溫小姐,我們該回酒店了。”


“再見~”溫平笙再次和他道別,才依依不舍地轉身要走進酒店。


走了一小段距離,她突然轉過身往回走,站翊笙麵前停下,“我晚上給你打電話,明天見。”


“好。”


翊笙抬起的大掌扣住她的後頸,將她拉向自己,低頭吻上她的唇。


“高木先生!”私人導遊本能地高聲喝止,拉著溫平笙的手腕,將她護在自己的身後。


翊笙的指腹輕劃過薄唇,帶著幾分邪肆哼笑了聲。


“高木先生,請自重!我已經有未婚夫的了。”溫平笙佯裝生氣說道。


“隻是有未婚夫,又不是老公。”高木笙語氣有些狂傲,“溫小姐,我很喜歡你,期待將來有一天,我成為你的老公。”


他這話,換來被私人導演用力瞪了一眼,然後她拉著溫平笙頭也不回了。


私人導遊將溫平笙送回到酒店房間。


就去找了溫戚君。


作為拿了很高薪的私人導遊,她有義務告訴溫戚君,今天溫平笙的行程和所遇到的人和事。


“溫先生,今天中午我跟溫小姐在餐廳吃午飯時,有一個非常帥氣的男人走來和溫平笙小姐搭訕……”私人導遊將今天的事,巨細靡遺地告訴溫戚君,“高木先生送我們回到酒店門口時,他竟然向溫平笙小姐發出暗示,告訴溫小姐說他住在希爾頓環球酒店,2288號房。”


“最後,他還強吻溫小姐了,溫小姐很生氣地警告對方,她已經有未婚夫了……高木先生似乎要挖牆腳,他們還約好了明天見。”


溫戚君聽完後,一臉沉思,表示這些事知道了。


……


溫平笙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後,給翊笙打了個電話。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翊笙,你什麽時候來日本東京的?你要來京都也不跟我說一下。”想到今天將彼此當成陌生人的新奇體驗,溫平笙心裏還是覺得挺有趣、挺刺激的。


她沒想到半個多月不見,這個男人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異國的她麵前。


“前幾天來東京的。以前在日本有一位患者,在你簽售會那段時間,來找我說舊疾複發,想請我來一趟日本,不過我那時拒絕了。後來你來日本,我就來了。”翊笙輕描淡寫說道。


他是忙完了自己的事,才來找她的。


聞言,溫平笙想起昨晚他問自己在哪裏,住在哪家酒店之類的,為了不讓自己起疑,他解釋說,哪家酒店的夜景比較好,看她有沒有住對之類的。


誰想到,原來他打聽自己的詳細位置,是為了今天跑來跟自己偶遇的。


像是想到了什麽,溫平笙忍不住笑著對他說,“哈哈你知道嗎?中午吃了午飯後,你搶著去結賬時,鈴木小姐跟我說,你是萬花叢中過的女性殺手,接近我隻是把我當成獵物,想跟我發生關係,讓我離你遠點兒。”


“嗯,你的私人導遊說得挺對的。我接近你,確實是把你當成獵物,獵為老婆,也想跟你發生關係。”他故作深沉認真地道。


“……”溫平笙無言。


他說得好像是沒錯。


下一秒,他用‘高木笙’的身份和日語跟她說,“溫小姐,我已經將酒店和房間號告訴你了,期待你的出現。”


他一裝成‘高木笙’,溫平笙就想起今天的奇妙體驗。


她忍笑問他,“大豬蹄子,這些東西,你從哪裏學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