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60章 異國相遇

隔天一早,溫平笙便送翊笙去京都機場。


一直等到他的那趟航班起飛了,才離開機場回溫家。


因為明天就要飛去日本了,溫平笙回到家,就開始收拾行李,把需要帶的東西都裝進行李箱裏。


吃過午飯,接到翊笙的電話說,他已經下飛機了,正準備回父母那兒。


問她在幹嘛。


溫平笙告訴他說,明天要去日本,正在收拾行李,將自己出門帶的東西給他說了一遍。


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需要帶,但一時想不到的東西,她就問翊笙。


翊笙的回答沒有讓她失望,給她說了兩三樣必帶的物品。


******


溫平笙原本以為她大哥出差去日本,大概半個月就回京都了。


半個月,夠她跟她奶奶將日本玩個遍了。


隻是過了半個月後。


她跟她奶奶旅遊的行程都結束了,她大哥卻似乎沒有要回京都的念頭。


在日式高級餐廳吃飯時,溫平笙佯裝隨意問了句,“大哥,我們什麽時候回京都?”


“估計還得一個星期,這次的合作很重要,對方很慎重,還在考慮中。”溫戚君抬眸看了眼他的寶貝妹妹,心道:這小妮子終於按耐不住了。他溫和一笑,帶著幾分寵溺,“怎麽,小笙想回京都了?本來還想等我忙完了,跟你和奶奶出去走走的,不過小笙如果想回京都的話,可以跟奶奶先回去,我一個人在日本也可以的。”


溫平笙聽她大哥這樣說,想到當初說等她大哥忙完工作就一起玩的,頓時不忍心拒絕了。


她輕搖頭拒絕,“……不是想回去,就是問一下你談的合作,進度怎樣了。”


想想,自從她大學畢業後去了北斯城,就很少跟家人一起出去旅遊了。


“多謝小笙的關心,已經快了,大哥會盡快談成合作的。”溫戚君將大掌放在她的頭頂,輕揉了下她的發絲。


“嗯。”溫平笙點了點頭。


吃飯間,她去了一趟洗手間。


溫奶奶看著自己的大孫子,笑得有點兒高深莫測,“戚君,適可而止啊。”


每一個孫子都是她看著長大的,老大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她早就知道了,隻有她家小笙傻乎乎的,被她的腹黑兄長賣了,還幫著數錢。


“奶奶,我知道分寸。”溫戚君淡淡一笑,“我們再玩幾天就回去。”


“那就再玩幾天。”溫奶奶同意了孫子的決定,有些童心未泯笑著說,“不過說真的,看小笙想回去,抓心撓肝的樣子,還是挺可愛的。”


說定了這事,奶孫倆便換了個話題。


沒多久溫平笙就回到包廂了,她根本自己被親奶奶跟親哥坑了,若是知道,估計要哭暈在廁所。


吃了晚飯,溫平笙跟她奶奶還有大哥一起去逛夜市。


日本的夜市,還是挺漂亮的,透著濃濃的複古風,有各色各樣的日式小吃,還有很多漂亮的、精致的、可愛的純手工玩意兒。


很多從事漫畫工作的,都喜歡小玩偶或者手辦之類的,溫平笙也是如此,她買了好幾樣漂亮的、可愛的小玩偶,還在手辦專賣店買了手辦,可以說滿載而歸了。


……


第二天,溫奶奶在塌下酒店休息,溫戚君出去談工作的事。


會日語的溫平笙,跟她奶奶及兄長打了招呼,表示一個人出去逛逛。


即使她來過兩三次日本了,溫戚君還是不放心讓她一個人,招了一個私人導遊帶她出去玩。


溫平笙思索了下,也不想讓家人擔心,就同意了。


私人導遊是東京本地的,對東京的一景一物都很了解,帶溫平笙去了幾處外來遊客不知道,但很值得一去的地方。


中午,私人導遊帶她去一家本地口碑很好的老餐廳吃。


來這間餐廳用餐的人還挺多的。


溫平笙跟私人導遊正著吃飯,一道很熟悉的男人嗓音在頭頂響起,“這位女士,請問這個位置有人麽?我能否坐在這裏?”


稱呼成年女性為女士,在國際上是比較正式和紳士的一種叫法,帶著尊重。


她吃飯的動作一頓,跟著反應過來,對方是用日語問她的,隻是嗓音很像,並不是那個男人,心裏頓時有股說不出來的失落感。


“可以。”溫平笙頭也沒抬,就語氣很淡地同意了。


感覺到男人在她旁邊的位置坐下,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兒竄進鼻腔,溫平笙的心裏愈發複雜和思念。


她微微側過臉,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一張讓她這些天思念得幾乎發狂的,無比熟悉又絕美冷感臉龐映入眼底,溫平笙驀地愣住。


翊笙牽動唇角,淡淡地朝她一笑。


“好久不見!”他用幾乎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對她說道。


溫平笙有些激動地點了下頭,嗯了聲,綻放一抹燦爛奪目的笑容。


私人導遊看到翊笙的臉龐時,眼底閃過一抹驚豔,心說:這個男人也太好看了。


她用日語問溫平笙,“溫小姐,您跟這位先生是認識的嗎?”


“不,不認識。”翊笙竟然否認了,接著他說,“這位女士很漂亮,讓我忍不住想要認識她。”


“不認識。”溫平笙配合著他,否認地搖頭。


“你好!我叫高木笙,女士你可以叫我高木先生。”翊笙隨口瞎扯了日本名字,又問她,“你呢?你的名字。”


“溫平笙。”


她看著他的眼眸滿是笑意,忍著笑將自己名字告訴他。


溫平笙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真的是太驚喜,太讓人開心了。


翊笙思索了幾秒,試探地問,“溫小姐是r國人?”


“嗯,來日本旅遊。”她笑著承認,反問他,“高木先生呢?是東京人嗎?還是在東京工作的。”


“跟溫小姐一樣,來東京旅遊的。溫小姐一會兒打算去哪裏玩?”


“我對東京不熟悉,我的私人導遊帶我去哪兒,我就去哪兒,高木先生對東京了解麽?有沒有推薦去玩的地方。”


“……”


兩人裝成不認識彼此的陌生人,用日語聊天聊得特別high。


坐在一旁的私人導遊,完全成了背景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