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57章 安先生惹他家小姐生氣了

當天晚上,溫逸舟空降笙歌在江城漫畫簽售會的事,就上了微博熱搜。


尤其是溫逸舟跟粉絲們打招呼,稱呼女生們為‘小仙女’,稱呼男生為‘土地公’的那段幽默畫麵,更是被現場的粉絲錄了下來,發到微博上。


這個視頻很快上被頂上了熱搜第一,微博底下的評論區,很多溫逸舟的粉絲,也有路人,都表示溫逸舟的打招呼也太可愛、太幽默了,神特麽土地公。


還有一些粉絲說自己就是江城人,離簽售會現場很近,各種哀嚎錯過了男神,感覺錯億。


粉絲們跑去笙歌的微博底下,問在江城的漫畫簽售會結束了沒有,沒結束的話,打算明天去簽售會現場偶遇男神。


一些今天在簽售會現場的笙歌粉絲告訴別的粉絲說,男神明天要拍戲,不確定能否去支援笙歌。還開心地在評論區裏跟其他人說今天簽售會現場的情況,比如溫逸舟特別平易近人又幽默,粉絲的好多問題,即使有的問題問得過分了,他都耐心回答。


溫平笙看到好多人表示明天要去簽售會現場,純粹是衝著溫逸舟去的,她就發了一條微博,表示不確定她小哥溫逸舟明天是否能到簽售現場,以免到時她小哥沒有出現,粉絲們覺得受到了欺騙。


可即使溫平笙發微博說明了。


第二天,簽售會的現場異常火爆,並且很多粉絲表明了是衝著溫逸舟來的,有的粉絲年齡比較小,就比較以自我為中心。


“笙歌,我們男神什麽時候到啊?”


“對啊對啊,快打電話給我們男神,問問他什麽時候能到。”


溫平笙拿起話筒,淡笑說了句抱歉,“不好意思,我小哥並沒有跟我說要不要過來,我昨天也在微博上說過,不能確定我小哥今天來不來現場。”


“哎呀,你打個電話問一下男神來不來,又用不了多少時間。”某粉絲如此說道,然後就有幾個粉絲跟聲附和。


溫平笙是可以不理會這些粉絲的要求的,不過她想了想,這些粉絲估計大老遠跑來這裏,隻為見她小哥一麵。


於是她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給她小哥,還開了免提。


是她小哥經紀人接的電話,表示溫逸舟正在拍戲,有什麽事的話,他可以幫忙轉達。


溫平笙就讓經紀人一會兒幫問問她小哥,下午會不會來簽售會這邊,經紀人回複她說,溫逸舟昨天請了一天假,今天的戲排得滿滿的,無法去簽售會那邊,末了還說了聲抱歉。


“你們都聽到了吧?你們男神昨天請假來的,今天劇組的戲份排得滿滿的,沒空過來了。”溫平笙有些無奈地對那些粉絲說。


“笙歌,你難得辦一次簽售會,讓你小哥再請半天假過來支持你嘛,我從x市來的,就為了見逸舟男神一麵,逸舟男神那麽寵你,你讓他再請半天假,快點嘛。”小粉絲繼續提出過分要求。


溫平笙低下頭,不理會這位粉絲的無理要求,繼續簽書。


那個小粉絲見自己被晾著了,想見溫逸舟的希望落空,就惱羞成怒,揚言要退掉笙歌的漫畫書,不買了。


溫平笙沒說什麽,讓工作人員退錢。


那小粉絲又說了一些煽動人心的話,導致有二三十個人表示要退書。而溫平笙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笑。


最後,雖然簽售會中途出了點兒小波折,但總體還是圓滿落幕了。


晚上跟她小哥一起吃的晚餐。


簽售會第三站是c市,為期也是兩天,第一天早上飛去c市,第二第三天是簽售會,第四天飛去京都。


結束了在京都的簽售會。


溫平笙順便回了一下溫家,打算在家住兩三天,再回北斯城。


簽售會從開始到結束,耗時超過半個月。


這天晚上。


溫平笙洗完澡後準備給翊笙打電話,結果提示對方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等了幾分鍾,溫平笙撥第二次,還是提示通話中,之後又打了幾次,都打不通;溫平笙猜想翊笙應該是在跟繁歌講電話,這半個月以來,這種情況,她已經遇到過三四次了。


溫平笙一下子就火了,索性把手機給關機了,蒙頭睡覺。


暗罵翊笙這個大豬蹄子,狗男人!


過了大概十幾分鍾,敲門聲響起,緊接著是管家的聲音,“小姐,安先生打電話到家裏的座機,讓您下來接一下電話。”


“我已經睡著了。”溫平笙生氣地對門外的管家大聲說道。


“……”管家。


所以現在說話的是誰?


看來是安先生惹他家小姐生氣了。


“好的,那我這就去回複安先生,說小姐您已經睡下了,讓安先生明天再打電話來,小姐,晚安!”


管家說完,轉身從溫平笙的房間門口離開,下樓去了。


見管家這麽聽話,溫平笙更加生氣了。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樓下大廳。


管家拿起聽話筒,“安先生,我家小姐已經睡下了,你明天再打電話來吧。”


“麻煩管家派個女傭去把平笙叫醒。”翊笙皺著眉頭,語氣冰沉而強勢。


他不行平笙已經睡著了,剛才他跟繁歌在聊一些事,講電話有些久,等掛了繁歌的電話,才看到平笙打了好幾個電話給他。


他回撥過去,係統提示用戶已關機。


平笙應該是因為打了好幾次電話給他,都沒打通,故而生氣了。


“安先生,把休息的主子吵醒,這是以下犯上、目無主子的行為,很抱歉我不能讓人去吵醒小姐。”管家拒絕道。


在管家心裏,溫家的人才是他的主子,就算安翊笙是他家小姐的未婚夫,他也不會胳膊往外拐的。


翊笙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


管家想了一下,轉身上樓去跟溫平笙說這件事。


輕輕敲了三下門,“小姐,我跟安先生說您已經睡覺了,安先生讓我派個女傭把您叫醒……”管家將他跟翊笙的通話,一字不漏地給房間內的溫平笙說了一遍。


說完之後,並沒有得到溫平笙的回應,管家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