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51章 意義挺重的

季謹離開咖啡廳,便回家了。


“阿謹,跟平笙道別了?”季夫人輕聲問兒子。


兒子單戀溫家那丫頭多年,她早就看在眼裏了,以前想著做個佛性的母親,不幹涉兒子的感情,以免討人嫌。


加上溫家那丫頭從小到大都沒談過戀愛,她就不擔心。


誰想到,溫家丫頭今年過了春節回北斯城,完全沒有征兆,就宣布了戀情……


“嗯,道別了。”季謹淡聲承認,抬手看了眼腕表,“麻煩媽安排司機,送我去機場。”


“阿謹,媽知道你很喜歡平笙,可是你沒能跟她在一起,說明你們有緣無分,你命定的那個女孩兒不是平笙,她還沒有出現,你別太難過啊……以後你遇上喜歡的女孩子,隻要你喜歡的,就帶回家啊……”季夫人越說越難受,忍不住濕了眼眶。


“媽,你別說了。”季謹沉聲打斷他母親的話,“我回房換身衣服。”


說完,轉身上了樓。


過了半個小時。


季謹提著行李箱從樓上下來,而司機已經在待命了。


季氏夫妻一起送兒子去京都機場。


到了機場,季謹取了機票,卻坐在機場大廳,遲遲沒有過安檢,不時往門口的方向望去,或者查看手機。


季夫人在一旁看得揪心極了,知道兒子沒到最後一刻不肯過安檢是在等誰,卻也知道他等的那個人兒,是不會出現在機場的。


直到提醒飛往英國航班的旅客季謹先生請到安檢處安檢的廣播響起,季謹才終於將手機收好,站了起來。


“媽,平笙連句旅途平安都不跟我說。”季謹垂下眼眸,嗓音有些委屈和難受。


季夫人不知該如何安慰兒子,隻紅著眼眶催促他快過安檢,又叮囑了些讓他好好照顧自己的話。


季謹給了父母一個擁抱,然後拎著行李箱,頭也不回地過海關安檢,踏上飛往英國的航班……


******


翊笙在溫家待了三四天,便和溫平笙一起回北斯城了,而溫奶奶繼續留在京都,打算再待一段時間,才回北斯城。


翊笙跟溫平笙回到北斯城,直接在機場打車回他父母家,打算陪父母吃頓飯,再順便把貓兒帶回溫平笙那裏。


赫莉跟陸隱還有寶寶已經到北斯城有兩三天了。


溫平笙在家休息了一天,就纏著翊笙讓帶她去看看赫莉了。


“這片別墅區,也有些年代了吧,陸隱怎麽會買這裏的房子。”溫平笙坐在車上,有些不解地說道。


倒不是說這個地方不好,據她所知,這個別墅區在二十幾年前是黃金地段,當年一開盤,這些別墅就在短短時間內,銷售一空了。


買別墅的人,不可能是為了放在那裏升值,那陸隱在這裏買的別墅,肯定是別人住過的。


她不知道別人,就她自己而言,沒入住過的二手房,她並不排斥,但如果房子有人住過的話,她是不會考慮買的。


翊笙隻這樣解釋了句,“那棟別墅對陸隱而言,意義挺重的。”


陸隱跟赫莉在北斯城的別墅,實際就是唐斯修的家,他跟赫莉不在北斯城,也會有管家和傭人在打理。


知道陸隱真實身份的人不多,翊笙暫時沒有將真相告訴溫平笙的打算。


聞言,溫平笙收回了之前的想法。


車子緩緩停在別墅門前,管家已經在門口等候著了。


“安先生、溫小姐,先生和夫人已經在家等候了,兩位請進。”管家做了個請的手勢恭迎道。


兩人頷首嗯了聲,從容走進屋。


客廳鋪著昂貴的天鵝絨地毯,粉雕玉琢的小陸湛正在地毯上爬,很是可愛,旁邊有幾樣玩具。


陸隱夫婦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顯然是在等雙笙的到來。


看到雙笙來了,赫莉從沙發站起身,淺笑朝溫平笙走去,拉著溫平笙在一旁的沙發坐下。


她關心地問了一下溫平笙最近的狀況,還有煤煤的傷怎樣了。


前些日子溫氏被人匿名舉報偷稅漏稅的新聞,赫莉跟陸隱在國外也看到了,好在這件事很快就解決了。


還有那個摔傷了煤煤的男人,後被殺了,董某妻子說是溫家做的,在新聞熱搜鬧了幾天,如今也已經平息了。


至於是誰殺了董某,與溫家無關,陸隱夫婦就沒有再關注了。


因為赫莉無法說話,就用手語,而陸隱則在一旁代為翻譯,兩個女人聊天,翊笙插不上話,隻能安靜地坐在沙發上,聽他們聊天。


在陸隱夫婦家吃過午飯,赫莉就拉著溫平笙去書房,給溫平笙看訂婚禮服和結婚禮服的進度,還有她的新設計圖。


樓下客廳。


陸隱在帶孩子,翊笙則坐在一旁沙發。


陸隱把兒子哄睡著了,抱在手上,放輕聲音說,“翊笙,明天你沒什麽事的話,麻煩你幫赫莉做個全麵的檢查,還有手術的事,我想知道,你打算什麽時候幫赫莉做手術。”


因為翊笙已經答應幫赫莉做手術了,這次來北斯城之前,赫莉就特別期待和激動。


翊笙耐心而詳細地說,“我明天沒事,可以幫赫莉做個全麵體檢;至於手術日期的話,要等檢查結果出來之後才能確定,赫莉現在負責我跟平笙訂婚、結婚的禮服,在禮服製作出來之前都會忙,我不建議今年動手術,因為做完手術後,她要休養一段時間,又要進行專業的語言發聲訓練。”


他跟平笙訂婚禮服,男式跟女式,都由赫莉負責。


結婚的婚服各有兩套,一套中式、一套西式,也都是赫莉親手操刀的。


平笙的心願是穿上她最喜歡的設計師幫設計的訂婚、結婚禮服,當初他也是為了滿足平笙的心意,才要求赫莉親自製作的。


六套禮服看著不多,但純手工製作,赫莉一個人是無法在幾個月內,全部趕製出來的,在德國,赫莉有好幾名助手輔助她。


陸隱聞言,垂下眼眸看了眼懷裏熟睡的寶寶,心情不免有些低落。


“行吧。”


聽翊笙的意思,今年是不可能給赫莉做手術的,得等到雙笙結了婚之後。


不過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