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5章 要真出了事,二少估計要血洗安家

“娉婷,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麽想的,也知道讓你受委屈了。”薛碧蓉拉著女兒的手,給她分析道理,“但是,你試想如果唐二爺知道這件事了,與其等他找上門問罪,後果不可挽回;不如我們親自上門道歉,能減輕後果;加上你是安小兔的堂姐,我是她二嬸,隻要說些動聽的話,就不會有什麽事的了。”


反正現在股份轉讓協議已經拿到了,做大事的要能屈能伸,去道個歉而已。


況且,若是讓老爺子知道她們逼小兔簽股份轉讓協議的事,那肯定免得不了一頓責罰。


安娉婷仔細權衡利弊之後,覺得母親的話有道理。


想起在飯店包廂安小兔那倔強而憤怒的眼神,如果等唐二爺親自找上門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她還沒扳倒安小兔,不能輕易被擊倒。


“媽,我跟你去。”她妥協道。


“這就對了,媽知道你是個會說話的人,等會兒到唐家後,見到安小兔和唐二爺他們,盡量說些讓人心軟的話,知道嗎?”薛碧蓉叮囑道。


“嗯。”


安娉婷點了點頭,指甲用力掐進掌心裏,強行壓下心底的憤恨不甘,跟著薛碧蓉趕去唐家……


……


唐聿城在高級病房的盥洗室簡單洗漱一番走出浴室,聽到手機在響,拿起來一看,是母親打來的。


他遲疑一秒,接起,“媽?”


“二少,是不是小兔出什麽事了?她怎樣了?你們現在在哪裏?”那頭,墨采婧緊張焦急地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唐聿城俊美冰冷的深邃臉龐神色一沉,眉心攏了起來,墨色攝人眸子掠過一絲陰冷,緊抿著唇。


這件事他叮囑了三弟不要驚動家裏任何人,就連安父安母那邊,他也隻是打電話說小兔今晚住他那裏,沒有告訴他們今晚發生的事,不想讓他們受到驚嚇。


“怎麽這麽問?”他冷淡地問。


“安夫人剛剛帶著她的千金安娉婷登門,安夫人說得知女兒犯了錯,立刻帶著安小姐來向小兔賠禮道歉的。”墨采婧如實告訴他道。


心忖:現在都十點多快十一點了,安氏母女連夜登門,這事肯定可大不可小。


“讓她們滾出唐家!”唐聿城冷酷無情說完這句話,便掛了電話。


墨采婧看著被兒子掛斷的電話,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二少雖然人冷冰冰的,又沉默寡言,但禮儀和修養都是極好的,如今竟然說出‘滾’這個字眼,事情絕對非同小可。


幸虧老爺子已經睡下了,不然今晚肯定沒完。


轉身回了待客大廳,因為不清楚事情的實際情況,墨采婧隻是神色淡淡地說道,“安夫人,二少和小兔今晚不回來了,你們有什麽事,或者想道歉的,改天再說吧,管家,送客!”


“唐夫人,請問二爺和小兔什麽時候回來?”薛碧蓉情急站了起來,不死心地問。


沒想到唐二爺和安小兔竟然沒有會唐家,害她們撲了個空。


如果等唐二爺找上門,那事情就變得不可挽回了。


“快過年了,二少在部隊裏很忙,他什麽時候回來我也不知道。”墨采婧語氣淡淡疏遠說道。


“唐夫人,我真的不是故意傷害小兔妹妹的,當時腦子一時昏了才會做了一些傷害她的事,我現在感到非常內疚,唐夫人您能告訴我小兔妹妹在哪裏嗎?我想親自給她道歉。”安娉婷眼裏掛著淚水,嚶嚶地哭道。


甚至搬出了兩人堂姐妹的關係,精致的小臉上盡是愧疚之色,讓人看了於心不忍。


“二少並沒有告訴我,他們現在在哪裏,夜深了,安夫人和令千金先回去休息吧,有什麽事也等二少和小兔回來再說。”墨采婧臉色微冷了幾分,再次下了逐客令。


說完,朝樓上走去了。


“安夫人安小姐,請慢走。”管家走到兩人麵前,擺出‘請’的送客姿勢。


在唐家,除了傲嬌的老爺子,所有人都將二少夫人捧在手心裏,這安家千金竟然敢做出傷害二少夫人的事,實在是令人感到氣憤。


不過身為一個有職業修養的唐家下人,管家並沒有讓自己的不滿情緒表露出來。


趕人這麽明顯,薛碧蓉也不好繼續在這裏僵持著,她壓下心底的擔憂,站起身,端出優雅禮儀對管家微微鞠了一下,“這麽晚還來驚擾你們,實在不好意思,告辭了。”


在管家的恭送下,母女倆離開的唐家府邸。


安氏母女離開後,墨采婧來到了唐墨擎夜的書房。


“三少,你說,你二嫂嫂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她直接開門見山問小兒子,直覺小兒子肯定知道些什麽。


唐墨擎夜知道安氏母女已經找上門道歉,這事肯定瞞不住了。


於是隻能將沈副官跟他說的,再根據送到他手中的那些證據,把安小兔在飯店遭遇的事給母親說了一遍。


聽完後,墨采婧簡直火冒三丈,怒罵道,“那安氏母女真是蛇蠍心腸,太惡毒了。”


小兔是安家老爺子的孫女,安老給她股份,其他人有什麽權利置喙?要抗議去安老麵前抗議。


安娉婷竟然還歹毒地找了男人想侮辱小兔,想從而毀了她唐家的名聲。


她家二少那身體情況,好不容易娶了個老婆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那對母女竟然想拆散他們。


真是、真是氣死她了。


“媽,你別生氣,晚睡又生氣容易長皺紋;這事二哥會處理的,絕對不會讓二嫂嫂受委屈的。”唐墨擎夜安撫說道。


“你讓我別生氣,我能不生氣嗎?我氣得都想殺人了。”墨采婧一臉的義憤填膺,怒道,“小兔是你二哥的老婆,要真出了事,你二哥不瘋了才怪。”


在唐家,誰都看得出二少對小兔的特別與重視;小兔要是真被人欺辱了,二少估計要血洗了安家。


小兔那張白嫩嫩的臉蛋還被安娉婷打了,二少得心疼死了吧。


“二嫂嫂在醫院,沒被欺負,倒是那幾個想欺負二嫂嫂的男人,被二嫂嫂整治得很慘……”唐墨擎夜將那幾個男人的慘狀告訴了母親,然後又道,“媽,你先回房休息。二哥現在在醫院陪著二嫂嫂,我們也別打擾他,讓他冷靜冷靜;什麽事,等二哥明天回來再說。”


墨采婧想了想,隻能懷著滿腔的怒火退出書房,回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