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7章 驚不驚喜?

溫戚君陪著季謹,一直喝到餐廳打烊,其實大部分的酒都被季謹喝了。


接了賬後,溫戚君吩咐餐廳的侍應生幫忙把喝醉了,嘴裏還念著‘平笙’的季謹扶上車。


他也喝了酒,雖然意識很清醒,但還是叫了代駕送回去。


……


溫家。


溫平笙也不知道翊笙今晚抽什麽風,都深夜十一點多了,還不讓她睡覺,硬拉著她一直聊天,有種要聊個通宵的架勢。


如今作息極規律的溫平笙,困得打嗬欠了,突然聽到翊笙說,“赫莉跟陸隱帶著寶寶,過兩來北斯城。”


聽到這個消息,溫平笙一下子就清醒了。


“真的嗎?赫莉要來北斯城,我都沒聽她跟我說起。”


“嗯,來找我看嗓子的,不過沒有那麽快做手術,估計要等到年底或者明年初,正好安年和小暖暖也放暑假了,他們會在北斯城待半個月到一個月。”翊笙說道。


說到這個,溫平笙就忍不住鬱悶,“你到底什麽時候來京都呀?你不來我們家,以後就不要來了,我要回北斯城了。”


翊笙,“等過兩天赫莉來北斯城,我再給她仔細檢查過之後,再安排去京都的事。”


以前他給赫莉簡單檢查過,赫莉的嗓子要治好的話,挺棘手的,他那時候不想麻煩,加上也有些許陸隱的原因,就說治不了。


這一回赫莉來北斯城,他是要給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檢查,檢查出了結果,在看看製定怎樣的治療方案。


溫平笙聽了他的解釋,也不好再說什麽了。


她挺希望赫莉能早日開口說話,而且這也是翊笙的工作。


說了這事,翊笙又跟她聊了挺多別的話題,比如他們婚後的家,他已經看好了,等她從京都回來,就去看房,還有裝修風格、怎樣裝修之類的。


聊著聊著,溫平笙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


醒來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


通常白天她哥哥們都去上班了,她爸媽也可能出門了,就剩她和奶奶在家吃午飯。


因此,她起床刷了牙洗好臉,頭發隨手一抓,紮了個丸子頭,就穿著夏季的短袖短褲睡衣和拖鞋下樓了。


樓下客廳,溫奶奶望著正走下樓的孫女,打趣笑道,“小笙這隻小懶蟲終於起床了。”


溫平笙瞪著客廳沙發上,她父母、除了她小哥的四個哥哥、奶奶竟然都在家,最重要的——是她出現幻覺了嗎?為毛翊笙會出現在她家???


內心有隻土撥鼠尖叫:啊!!!


她一言不發、二話不說就扭頭跑上樓,跑回了房間。


在樓下客廳還隱隱能聽到房門用力關上的聲響。


見此場景,溫家眾人,“……”


“大概是太驚喜了,又害羞了,跑回房間緩緩。”溫奶奶笑吟吟地打破略尷尬的局麵,笑著說道。


溫母也被女兒的反應逗笑了,說道,“小笙不知道你來京都的事,又剛醒來,估計以為自己在做夢了,一會兒吃午飯保準她就下來了。”


溫平笙跑回了房間,背靠著門直喘氣,想起剛才那驚鴻一瞥,翊笙穿得挺正式的坐在沙發上,白襯衫搭配黑西褲,衣袖卷起,露出半截精壯結實的小手臂,手腕上戴著的似乎是她送給他那隻手表(距離有點兒遠,沒能看清),頭發梳得整齊,配上那張冷感絕美的臉龐,簡直就是漫畫裏走出來的霸總,他媽那畫麵蘇炸了!


而自己的形象呢?


溫平笙一想到自己穿得這麽隨意,素顏、昨晚熬夜了,好像有黑眼圈眼袋?很居家的睡衣、拖鞋、頭發好像兩天沒洗了,隨手擼起來的丸子頭,也沒有照鏡子檢查一下。


恨呐!


悔恨了三分鍾後。


溫平笙果斷走進浴室,把臉湊到鏡子前照了照,氣色好像有些暗,眼底下有淡淡的烏青,眼睛還有點兒腫,好像因為熬夜,眉心冒了一顆小痘痘……


收回神,溫平笙立刻洗澡、洗頭並洗臉,出來後,邊敷著昂貴的救場急用眼膜和眼膜,一邊將頭發吹幹。


吹到半幹抹了點護發精油,等將頭發吹幹後,揭了麵膜和眼膜,把臉洗幹淨,氣色果然好看了不少。


房間和衣帽間是相通的,花了些時間試穿了十幾套衣服,最終選定一條比較仙氣的長裙,然後挑搭配的高跟鞋。


換好了衣服鞋子,便坐在梳妝台前開始化妝。


溫平笙花了二十分鍾化妝,跟著用卷發棒熟練地弄了個慵懶漂亮的卷發,挑了對細流蘇耳墜,還有項鏈、手鏈。


整體造型做好了,又往耳朵後和手腕抹了點兒淡香氣的香水。


最後,選擇性將之前穿著睡衣拖鞋出現在翊笙麵前的事忘掉,若無其事地離開房間,優雅高貴地走下樓。


管家正準備上樓去叫他家小姐下來吃午飯,抬頭看到溫平笙盛裝打扮下來了,愣了一秒,等回過神,管家又恢複訓練有素的稱職形象,“小姐,吃午飯了。”


“嗯,知道了。”溫平笙頷首,略高冷應道。


雙手捏著裙擺,格外優雅(且裝逼)地走下樓,然後朝用餐廳走去。


看到翊笙,溫平笙有些驚訝地問,“欸?翊笙?你什麽時候來京都的?”


實則內心在暗罵:大豬蹄子,昨天晚上還說要過幾天才來京都的!騙子!狗男人都是大騙子!


結果突然出現,殺她個措手不及。


害得她在他心目中的聖潔美好形象都毀了。


溫家其他人,看著他們溫家此時漂亮、優雅、高貴的小公主在裝逼,就想到莫約一個小時前,某人毫無形象,扭頭就撒腿跑得比兔子還快的畫麵。


這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今天飛來京都的,七點起飛的航班。”翊笙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視線。


她很漂亮。


很少能看到她如此盛裝打扮的模樣。


分開了那麽多天,好像將她狠狠壓在牆上,吻她,或者按倒在床上,將全部精力發泄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