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5章 這挑撥的手段太低級了

溫平笙今天穿的是裙子,本來是以為把季謹送到大門外麵就回來了,便把手機放在客廳裏。


不想,送季謹到了外麵,被迫聽季謹傾訴了半個小時,才得以回來。


翊笙應該是打她電話找不到人,才打給她奶奶的,溫平笙心想。


快步走到她奶奶麵前,接過手機,溫平笙淺笑喊了句,“翊笙。”


“平笙,你微信把我拉黑了是不是?”翊笙語氣淡定地問。


“啊?”溫平笙一臉懵逼,“沒有啊,你又沒有惹我生氣,我什麽時候把你拉黑了?”


翊笙,“我發消息給你,你那邊拒收了,你看看微信的通訊錄黑名單。”


“我真沒拉黑你。”溫平笙堅定否認,她以前沒拉黑過人,找了一會兒都沒找到黑名單在哪裏,也搜寻不到翊笙這個好友,“我找不到黑名單在哪兒,翊笙你等等啊,我網上查一下……”


跟他解釋了句,溫平笙就點開瀏覽器,搜寻答案:微信黑名單在哪裏?


很快便按照教程,找到了黑名單。


看到翊笙的微信躺在她微信的小黑屋裏麵,溫平笙頓時覺得無比臉疼,剛才她還信誓旦旦否認說沒有拉黑他微信的。


溫平笙覺得自己受不了這委屈,一邊把翊笙的微信從小黑屋放出來,一邊解釋:“翊笙,我沒拉黑你,我也不知道你的微信怎麽跑進我的小黑屋的。”


翊笙又說,“你發了條短信給我之後,就把我的電話號碼也拉黑了。”


“我沒有發短信給你啊,還有,我更沒有拉黑你。”溫平笙停頓了一下,補充說道,“就算你被拉黑了,但絕對絕對不是我幹的。”


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你用你的手機給我打個電話。”那邊,翊笙說了,就掛掉了電話。


溫平笙聽著耳邊傳來‘嘟嘟’的通話結束提示聲,鬱悶地咬了咬唇,把手機還給她奶奶。


“小笙,發生什麽事了?”溫奶奶接過手機,關心地問。


“沒事兒奶奶,就是有點兒誤會,我一會兒跟翊笙解釋清楚,奶奶我先回房間了。”


“有誤會好好說清楚,別衝動吵架,啊?要是解決不了,就來跟奶奶說。”


溫平笙頷首嗯了聲,轉身上樓。


因為已經把翊笙從微信小黑屋放出來了,沒回到房間,溫平笙就收到翊笙發來的短信截圖。


看到最後一條短信的內容——翊笙,我們分手吧,我突然發覺我最喜歡的是季謹哥哥,京都你也不用來了。


溫平笙的臉色唰地一白。


這條短信的發件人明明是以她的名義發出去的,可溫平笙看到那句‘我們分手吧’,卻好像是翊笙對她說的一樣。


整顆心髒倏地揪緊,幾乎喘不過氣來。


溫平笙雙手有些發抖,心慌意亂地撥了翊笙的電話。


電話一撥通,那邊就接聽了。


“翊笙,那……那條短信……不是我發的,我沒發過那樣的短信給你,我也沒有把你拉黑,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嗚嗚我真的沒有做那些事。”溫平笙聲音顫抖,哽咽著解釋,說著說著,眼淚就控製不住掉了下來。


想到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翊笙的所有聯係方式,都躺在她的黑名單裏,並且還用她的名義發短信給翊笙說分手,讓翊笙不要來京都了,溫平笙就忍不住害怕,如果翊笙真的信了,不再跟她聯係,或者讓她也聯係不上他了……


她不敢想後果會怎樣。


“平笙,別哭。”翊笙聽她哭得特別委屈,心裏也跟著難受,“你是不是借過手機給季謹用?”


“我沒有借手機給季謹。”溫平笙吸了一下鼻子否認道,想了一下,她又補充說道,“我今天在家穿的是裙子,沒有口袋,就總是把手機放在一旁,今晚吃了晚飯後送季謹出門,就把手機放在客廳的茶桌上了。”


溫平笙仔細一想,她家人不會那麽無聊,玩這種惡作劇,而黛西早就跟她小哥回江城的劇組拍戲了。


越想,愈發覺得那條短信極可能就是季謹用她手機、以她名義發的。


在她跟季謹把話說清楚後,季謹還是隔三差五跑來溫家做客。


站在季謹的角度來分析這件事的話,她若和翊笙分手了,那麽最大的得益者可能就是他季謹了。


不過這種挑撥手段,太低級了。


禁不起對質。


“既然短信不是你發的,也不是你把我聯係方式拉黑的,那罪魁禍首就是季謹了。”翊笙篤定地說。


他當時看到平笙發來的短信內容,心一沉,隨手撥了電話給平笙想確認,結果卻打不通平笙的手機,才察覺這件事不對勁。


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打了電話給溫奶奶,得知她出門送季謹了。


當時就直覺始作俑者是季謹。


“我早就和他說清楚,我與他是不可能的,他為什麽還要這樣做!我以後不讓他來我們家了。”想到季謹的卑劣行為,溫平笙氣得又哭了。


難怪她剛才把季謹送到外麵,被他硬拉著聽他傾訴了那麽久。


原來是不想讓翊笙聯係上她。


這事說開了,翊笙便換了個輕鬆的話題。


至於季謹,如果他去京都拜訪溫家時,季謹還在國內的話……


……


溫平笙昨晚跟翊笙講完電話,想到季謹做的事,又把臉埋在枕頭哭了會兒。


以致第二天起床,眼睛有些腫。


溫戚君見她臉色有點懨懨的,沉聲問,“小笙,是不是翊笙欺負你了?”


“翊笙沒欺負我。”溫平笙搖了搖頭,語氣冷淡,“以後不要讓季謹來我們家了。”


“是季謹惹你了?”溫鏡水問道。


溫平笙語氣淡淡的,將昨晚翊笙收到以她名義發的分手短信,以及翊笙的聯係方式都被‘她’拉黑的事,給家人說了一遍,因為沒有明確證據能證明是季謹做的,她隻說懷疑是季謹做的。


這事不可能是他們溫家人做的,如果不認同翊笙,她的幾個哥哥多的是法子折騰翊笙。


而前幾天,她母親還讓翊笙抽個時間來京都一趟呢。


“季謹這孩子怎麽做出這種事來。”溫母對此感到又失望又生氣。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