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1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

季謹微眯了一下眼睛,雙手緊握成拳頭,眼底閃過一絲壓抑和痛苦。


沉默了幾秒,季謹低頭溫聲道歉,“抱歉平笙,是我失態了,我……我讀高中時就喜歡上你了,隻是你那幾位哥哥把你保護得很好,不讓你早戀;我想著等我學業有成回國,接手家裏的公司,再向你表明心意的……沒想到你會這麽快談戀愛,我……”


“季謹,謝謝你在得知我大哥出事後,從國外趕回來。”溫平笙打斷他的話,禮貌性笑笑感謝道。


說是感謝,溫家卻不欠季謹人情的。


首先溫家沒有向季家尋求幫助,其次,季謹在這件事上,也沒有幫到忙。


僅是對他千裏迢迢從國外趕回來,表示感激。


“我們季、溫兩家認識這麽多年了,溫家有什麽事,我們季家能幫得上忙的話,肯定會幫的,平笙不用跟我那麽客氣。”季謹溫然一笑,換了個話題,“有點兒晚了,我改天再去溫家拜訪。”


溫平笙見他主動結束話題,暗鬆了一口氣。


溫家跟季家做鄰居那麽多年了,她並不想跟季謹鬧得太難看,季謹知難而退,是最好的結果。


“嗯……”溫平笙想說些什麽,但話到嘴邊又咽回去了,“再見!”


說完,對季謹揮了下手,然後轉身朝溫家的方向走去。


季謹站在原地,望著溫平笙的背影,雙手用力握成拳頭,眼底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


淩晨兩點半,三月桃花會所。


溫家幾兄弟在vip包廂喝得差不多了,溫戚君便提議該回家了,明天還要上班。


結完賬,從三月桃花會所出來,神似七八分醉的溫戚君拉開車門,準備上車前,說道,“老五開車。”


“大哥,要不叫個代駕,俗話說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溫逸舟今晚並沒有喝多少,不見一絲醉態。


“廢什麽話,你今晚喝的那叫酒嗎?我們兄弟幾個,就你喝最少,你不開車誰開車?”暴脾氣的溫雲行怒說道。


相比溫戚君,溫逸舟更怕他四哥溫雲行,“知道了,那我開慢點兒。”


說完,溫逸舟拉開駕駛室的車門,坐了上去。


從他踏出家門那一刻起,黛西那個瘋女人就對他短信轟炸,警告他要是敢喝醉,跟三月桃花裏的女人有點兒什麽不清不楚的話,就要剁了他第三條腿。


所以,他確實沒喝多少酒。


他倒不是怕黛西,隻是懶得和瘋女人一般見識。


除了開車的溫逸舟,溫家其他幾兄弟都坐進了加長版賓利後座,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前麵專心開車的溫逸舟,因為喝了酒,隻有在等紅綠燈時,才會插兩句話,其餘時間都是非常認真開車的。


一路上他還不停地祈禱,千萬不要遇上交警查酒駕。


畢竟他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拿到駕照將近十年了,還是第一次酒後開車。


不過人要倒黴,攔都攔不住的。


溫逸舟越是祈禱不要發生的事,就偏偏在距離溫家還有十來分鍾路程時,被五六個交警逮著了,對他進行酒精測試,查出酒後駕駛。


不僅罰款、扣分、暫扣駕照,還要被拘留。


溫逸舟是整個人都懵逼的,看向車廂後座的四哥兄長,“大哥,救我。”


原本閉著眼睛的溫戚君掀了下眼皮,看他一眼,然後從容地過身去,假裝什麽都不知道。


“四哥……”溫逸舟求助地看向溫雲行。


“身為軍人,我不能以權謀私,濫用職權。”溫雲行一臉冷漠、無情、殘酷地拒絕。


溫逸舟,“!!!”鬱悶得說不出話來。


無恥四哥,現在跟他裝什麽鐵麵無私!


一群見死不救的壞人。


詛咒他們一輩子不舉!


溫鏡水看了眼腕表,催促道,“交警大哥,麻煩快點兒處理好這事,我們一會兒還得去吃個宵夜再回家呢。”


尼瑪!還吃宵夜?這就太拉仇恨了!溫逸舟怒瞪著他三哥。


他酒後駕駛都快要被拘留了,這幾個沒良心的,竟然還有心情吃宵夜!!!


溫逸舟,“求求你們做個人吧。”


幾兄弟很默契地裝死。


最後,溫戚君說了句自認為還算是個人的話,“五弟,我……嗝明天酒醒了,再去接你,今晚就委屈你了。”


說完,揮了下手,示意交警把溫逸舟帶走。


身為司機的溫逸舟被交警帶走之後,為了保險起見,溫戚君打電話叫了個代駕。


*


交警大隊


溫逸舟被交警帶回交警大隊後,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被關進拘留所裏。


不知是因為他是溫家小少爺,又或者別的原因,交警大隊裏麵的工作人員對他挺客氣的。


溫逸舟想到他的幾個兄長竟然對他見死不救,心情有些複雜。


坐在交警大隊辦公室裏,閑著無聊,就拉著兩名值班人員鬥地主打發時間,計劃天一亮,就立刻打電話叫他大哥來接他。


期間,兩名值班人員去輪流去泡泡麵當宵夜,捧著泡麵回來時,還客氣地問了一下溫逸舟,“五少,你要不要也來一桶泡麵。”


“不用了。”


溫逸舟想起他被交警帶走之前,他大哥竟然喪心病狂說一會兒要去吃宵夜,他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了。


濃鬱的泡麵香味彌漫著整個辦公室。


溫逸舟吸了下鼻子,然後對其中一名值班人員說,“去,給我也泡一桶泡麵。”


“我們這兒有紅燒排骨、小雞燉蘑菇、香辣牛肉、筍幹老鴨煲、翡翠鮮蝦、泡椒牛肉、麻辣鯽魚……等十幾種口味的泡麵,五少想吃哪種?”a值班人員問。


溫逸舟聽著前麵各種菜名,肚子裏的饞蟲被勾起來了,聽到‘十幾種口味的泡麵’時,他差點兒忍不住掄起椅子想打人,甚至想說mmp。


吃個泡麵,哪那麽多花樣,花裏胡哨的。


“隨便,辣的就行。”溫逸舟邊洗牌邊說道。


很快,值班人員就把溫逸舟的那份泡麵泡好,放到他麵前了。


“五少,慢用。”


“謝了。”


溫逸舟道了句謝,低頭吃起了泡麵來。


吃到一半時,聽到手機‘叮咚’一聲,看是他大哥發來的微信,溫逸舟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他大哥要來接他了!


迫不及待地點開對話框,隻見他大哥給他發了好幾張美食照,說是在吃宵夜。


“……”溫逸舟臉上的笑容逐漸僵硬。


低頭看了看自己吃到一半的泡麵,差點兒就忍不住哇地一聲哭出來。


緊接著他咬牙切齒地回複溫戚君:‘求求你做個人吧!做人不好嗎?非要做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