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0章 突然被表白

溫平笙又看了眼圍觀的家人,然後問他,“那你怎麽不跟我說這事?”


如果不是她三哥今晚提起,她都不知道原來她大哥能這麽快回來,裏麵還有他的功勞。


“不過是舉手之勞,沒什麽好說的,你先吃了飯,晚上再聊。”翊笙輕描淡寫地帶過。


溫平笙見這件事問明白了,加上她不習慣在家人麵前,開著免提跟翊笙講電話,遂結束了通話,打算晚上問詳細地問他,他是用什麽樣的方式救她大哥的。


溫母嘴上沒有說什麽,心裏對翊笙這種幫了他們家,卻沒有主動邀功的行為,以及低調內斂的態度表示很滿意。


同時也感到有些吃驚,平時翊笙都不顯山露水,低調得很,沒想到他的人脈這麽廣,她家老大出這事,翊笙都幫得上忙。


溫奶奶也是忍不住再一次在內心感慨:不愧是她看上的孫女婿,果然沒有讓她失望。


吃了晚飯,溫家幾兄弟就勾肩搭背地出門喝酒去了。


溫平笙在客廳坐著休息了會兒,便到外麵去散步消食。


走了離溫家大宅有一段距離時,突然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並且男人的嗓音讓她感覺很熟悉。


溫平笙停下腳步,扭頭朝聲源處望去,隻見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逆著光,大步流星地朝自己走來。


富人區的治安很好,不是住在這裏的人,是進不來的。


而且對方的聲音讓她覺得很耳熟,溫平笙並不擔心對方是壞人。


等走近了一些,溫平笙才看清對方是誰。


“季謹哥哥,你什麽時候回來的?”她有些驚訝地問。


半年不見,眼前這個男人比之前更穩重,更高大俊美了,大概是與受到的西方教育有關,他渾身透著一股西方貴族的優雅紳士範兒,就像西方名門的貴公子。


溫家跟季家當鄰居有二十幾年了,季謹跟她小哥同齡,讀書還是同一級的,她小哥本碩連讀畢業後,就進了娛樂圈,而季謹則出國留學讀博進修了,通常隻有過年才能看得到他人。


“今天剛回到京都的。”男人笑容溫和優雅,眸光帶著些許深情和纏綿凝視著溫平笙,“昨天在國外看到戚君哥出事的新聞,就趕回來了,本想著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麽忙,沒想到今天戚君哥就安然無恙回來了。


若是以前,溫平笙可能不會察覺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什麽不對的。


但是和翊笙在一起之後……她很明白像此時,季謹看自己的眼神代表著什麽。


在她的印象中,她和季謹的相處模式一直都像兄妹般,她不知道季謹是什麽時候對自己有那種心思的。


溫平笙半垂著漂亮眼眸,避開他灼熱的目光,淡淡說道,“我幾個哥哥去了‘三月桃花’喝酒,說是慶祝我大哥平安歸來的。”


“你呢?這次計劃在家待多久?”李謹帶著一絲試探問她。


“還不知道。”溫平笙輕搖了搖頭。


“怎麽?跟男朋友吵架了?”他的語氣像哥哥關心妹妹般,語氣輕鬆淡笑問。


溫平笙幾不可察地皺了下眉頭,不想鬧得尷尬,就搖了搖頭,彎起幸福的笑容說道,“謝謝季謹哥哥關心,不過我跟翊笙的感情很好,這次回京都是因為大哥出事了;還不確定什麽時候去北斯城,是因為昨天我母親跟我說,等我大哥平安回來後,就讓翊笙找個時間來我們家一趟,討論一下我們的婚事,年底就要訂婚了。”


季謹眼睛倏地一眯,眼底略過一絲痛苦和掙紮,暗暗咬了下牙,欲言又止地喊了她一聲,“平笙……”


沒等他把後麵的話說出來,溫平笙就趕忙說道,“對了,季謹哥哥你跟我小哥還是同一年的,我小哥都有女朋友了,我也準備結婚了,你呢?打算什麽時候結婚啊。”


季謹不給她逃避的機會,他眸光深情地凝望著她,壓低的嗓音磁性而溫柔纏綿,“平笙,我喜歡你。”


“!!!”溫平笙。


突如其來的告白,把溫平笙嚇到了。


她以為自己都這樣說了,季謹應該會把那些不該有的心思和想法收起來,卻沒想到……


溫平笙不由後退了一步,說道,“我、我已經有未婚夫了,快要訂婚了,請你……你以後別說這種話。”


“平笙,他配不上你。”季謹內心嫉妒得有些發狂,有些口不擇言道,“那個男人在和他父母相認之前,他的經曆並不光彩,你知不知道他……他……都幹過些什麽事?”


早在國外時,他從網上得知溫平笙談戀愛後,就廢了好大的勁兒去調查翊笙這個男人,雖然他查到的東西不算多,但是所查到的每一件事,都足以將那個男人打入十八層地獄。


那個男人跟他們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


在他心目中,溫平笙是神聖高貴的天鵝公主,而翊笙是一隻披著天鵝皮囊的癩蛤蟆,內裏醜陋無比。


那個男人根本配不上溫平笙。


尤其溫平笙是他從少年時期就動心至今的女孩兒。


季家的家世背景比不上溫家,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希望能夠配得上她。


卻不想半路突然跳出一隻癩蛤蟆,搶走了他的天鵝公主。


聽到他這樣說翊笙,溫平笙是真的生氣了,想到兩家的關係還不錯,她按耐著火氣說,“季謹,請你別在我麵前說我未婚夫的不是,我不想跟你吵架;他是什麽樣的人,我很了解,關於他以往的經曆,他也都跟我說過,翊笙配不配得上我,不是由你說了算的,我的家人都已經認同翊笙,並且同意我們的婚事了。”


說完這話,溫平笙便轉身打算離開。


季謹迅速伸手扣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拽了回來,語氣強勢而霸道,“平笙,和他分手,我娶你。”


溫平笙氣笑了,以前怎麽沒發現,這個鄰家哥哥也有這麽自負的一麵,他憑什麽覺得自己和翊笙分手,就會和他結婚?


“季謹,我們溫、季兩家做鄰居將近三十年了,我跟你也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這麽多年了,如果我對你有感覺,現在就沒有翊笙什麽事了,這麽明白的道理,你都不懂嗎?即使我和翊笙分手,也不會和你在一起。”溫平笙皺著眉,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