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章 得罪過他的人,都消失了

她一個激靈,趁李大佑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衣服上,摸起紅酒瓶一揮——


下一秒,溫熱的液體噴灑在她的臉上,染紅了她的眼,無暇思考,而男人的慘叫聲充耳不聞。


隻是憑借求生意識一把推開身上的男人,手裏還緊緊攥著紅酒瓶跑出了包廂,看著不遠處即將要關上的電梯門,她用盡畢生的力氣朝電梯衝了過去。


腦海裏隻有一個念頭,隻知道離開這裏,她的生活還是天堂,若是被抓到,就會墮入地獄。


“小兔?”狹隘的電梯內,一道極度震驚的嗓音響起。


安小兔打了個冷顫,努力眨了眨眼,還沒來得及看清對方是誰的時候,身子已經落入一個溫熱結實的懷裏。


“不……不要……”剛才在包廂的恐怖經曆,讓安小兔下意識奮力掙紮著大喊。


身體反射性抬起手裏的紅酒瓶,就立即被製止了。


“是我,聿城。”唐聿城奪走她手裏的紅酒瓶,語氣放柔在她耳邊說道,“別怕,小兔是我……”


抬起大掌擦拭去她臉頰上的血和淚水,深邃冰冷的眼眸掠過一絲陰寒。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安小兔才漸漸拉回了理智,身體卻還是忍不住顫抖著。


緩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抬起頭視線朦朧看著眼前的男人,眨了一下眼睛,不確定地喊了聲,“聿、聿城……?”


“對,是我,別怕。”唐聿城輕吻一下她蒼白的唇瓣,依然抱緊著她,低聲哄道,“告訴我,發生什麽事了?你怎麽會在這裏?”


話音剛落,安小兔渾身顫抖了起來,呼吸急促,雙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


唐聿城則安靜地等待她開口。


半晌,她仍然心有餘悸,顫顫巍巍說道,“是……是安娉婷她……她找我……”


話未說完,她就‘哇’的一聲放肆大哭了起來。


“我、我回家剛下地鐵,她打電話說之前在醫院逼我前協議的事,她態度不好……嗚嗚說要請我吃飯賠禮道歉,不給我拒絕就掛電話了,然後發了地址給我……我沒多想就,就來了……然後包廂裏有幾個男人……”


她邊大哭說著,狠狠抽噎了一下,停頓了一下,唐聿城聽到這裏,冰冷的眸子染上一層狠戾肅殺,冷冷喊了句,“沈副官!”


“是。”沈世鈞嚴肅應完,和另一名一名特種軍官踏出了電梯。


“有我在,不怕,沒事了,嗯?”唐聿城低下頭,把臉龐貼在她的臉頰,“告訴我,後來呢?”


安小兔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環在他腰間的雙手收緊,哭著斷斷續續說道,“她說是她同學……吃了飯我要回去了,她就讓那些人押著我,逼我把協議簽了……嗚嗚我簽了協議,她還是不肯放過我,說她看不得你對我好,想讓那幾個男人玷汙我,還……還說要拍視頻發到網上……我沒有被他們欺負,我、我我好像……好像殺人了,好多血嗚嗚嗚……聿城,我好像殺……”


她話未說完,身子一軟,陷入了黑暗——


唐聿城接住她癱軟的身體,看著她臉上的淚水和殘餘血跡,冰冷的臉龐籠罩著一股殺氣,幽深眸底醞釀著一股可怖風暴。


抱著安小兔離開飯店,把昏迷的她放在車上安頓好後,撥了個電話,狠戾說道,“沈副官,收集好證據、以及飯店監控,從那些人嘴裏問出了口供,然後通知我三弟來把事情處理幹淨了,我不希望我的夫人這輩子再看到那幾個人。”


命令下達完,他掛了電話,啟動車子揚塵而去。


醫院。


醫生詳細謹慎地替安小兔檢查後,除了臉上的傷,以及手背有些淤青之外,其他地方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昏迷是因為驚嚇過度導致的。


唐聿城坐在床邊,給昏迷的安小兔冰敷著紅腫的臉頰。


想到這張瓷白柔嫩,總是掛著清純燦爛笑容的小臉竟被人傷害了,他的身體繃緊,握著裹冰毛巾的大掌收緊,全身迸射著濃烈殺氣……


替安小兔冰敷過了,又塗了藥後,唐聿城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三弟,給我從暗鬼門安排個人過來保護你二嫂嫂。”


********


安娉婷拿著協議驚慌匆忙回到家,把薛碧蓉拉進自己的房間。


“媽,你快想想辦法,我今晚逼安小兔簽好協議後,讓幾個男人羞辱她,本以為能讓她身敗名裂,被唐家所唾棄,可是沒想到安小兔那個賤人竟然逃了,她一定會把這件事告訴唐二爺的,媽,你快想想,怎辦麽?”她抓著薛碧蓉的手臂,慌亂恐懼地問道。


她今晚已經徹底和安小兔撕破臉了。


她恨極了,沒想到幾個男人都拿安小兔那賤人沒辦法,竟讓她給逃了。


薛碧蓉一聽,臉色頓時變得陰沉凝重了起來,緊擰著眉頭,連那份千方百計簽好的協議都沒心思確認了。


那唐二爺不是他們能抗衡的。


以他對安小兔那種寵愛程度,指不定待會兒或者明天就會來道安家,討要一個‘交代’了。


“娉婷,你知道安小兔現在人在哪裏嗎?”薛碧蓉緊聲問道。


“我不知道,我拿到協議後,就下來了。在停車場車上等著那些人把視頻拿給我,卻沒想到沒多久就接到電話說安小兔逃了,後來我想再問清楚些,已經聯係不上李大佑他們了,然後我就趕回來了。”安娉婷臉色慘白說道。


想到那冷酷無情的唐二爺,傳言他暗地裏手段殘暴狠戾,擁有暗勢力,得罪過他的人,都消失了,她就忍不住狠狠打了個寒顫。


要是安小兔趁機狠狠告自己一狀,那自己必死無疑。


薛碧蓉沉默半晌,然後一把拉著她的手腕,往外走,“他們可能回唐家了,走,跟媽去唐家,給他們道歉。”


“媽,為什麽要給安小兔那個賤人道歉?我不要。”安娉婷一把甩開母親的手,生氣拒絕道。


她覺得以前要高傲的自己放下身段去接近安小兔,就已經夠委屈了;如今她和安小兔撕破臉麵了,現在去道歉的話,安小兔一定會借機狠狠羞辱自己的。


————


嗷嗷嗷~謝謝‘愛七寶’這位寶貝兒打賞一對玉環,感動哭嚶嚶嚶,大愛麽麽噠。


(*  ̄3)(ε ̄ *)。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