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39章 有人在暗中幫忙

在溫戚君將溫氏做過的慈善事跡公諸於眾後,一些受過溫氏恩惠的人也紛紛站了出來提溫家說話。


包括一些貧困山區的老師和學生,也站出來感謝溫氏。


溫戚君的評論區底下,有不少人在蓋樓,講述著自己受過溫氏恩惠的故事。


這一波操作,不僅挽救了溫氏的形象,還成功地為溫氏圈了一波粉,說溫氏靠r國國民的支持變強大後,也用實際行動回饋社會了。


可以說溫氏因禍得福。


溫奶奶對於某些事情有些迷信和固執,溫戚君還沒回來,溫奶奶就讓傭人準備好去除晦氣的儀式了,並且打電話給溫戚君,叮囑他在外麵剪個頭發,換套新衣服再回家,以免晦氣跟著回到家裏。


溫戚君在公司結束了記者發布會,才和溫鏡水一起回家。


回到家,全身上下煥然一新的溫戚君從車上走下來,看到溫奶奶跟其他溫家人站在門口迎接,而門口放著一個火盆。


“奶奶,我回來了。”溫戚君淡笑走到老人家麵前,先是跟家裏最年長的長輩說了聲,跟著又喊了父母。


“哎,平安回來就好,戚君你先跨過火盆,把黴運跟晦氣一火兩斷,有話我們進屋說。”溫奶奶提醒道。


溫戚君嗯了一聲,很輕易地跨過了火盆。


等跨過了火盆,溫奶奶從首飾盒裏拿出一個用紅繩係的玉墜,讓溫戚君彎腰,她幫戴上,邊戴還一邊說一些吉利的話。


完了,溫奶奶又讓他先回房間洗澡,再換上另一套新的衣服,然後下樓,和家人一起吃晚餐。


為了慶祝溫戚君平安回來,溫家的晚餐也準備得很豐富。


飯吃到一半時,溫鏡水突然出聲說道,“大哥,我在‘三月桃花’訂了包廂,一會兒吃了飯,我們兄弟幾個出去玩玩。”


“……”溫戚君夾菜的動作一頓,抬眸望向溫戚君。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表態,溫母就立刻說,“老大才剛回來,老三你不要帶壞他,小心警察巡查,把你們幾兄弟都給掃了進去,到時候我們可沒空去把你們拎出來。”


“媽,我跟大哥他們隻是單純地去喝酒,慶祝慶祝,又不幹別的事。”溫鏡水解釋說道。


他們溫家幾兄弟,都是非常潔身自愛的。


“嗯。”溫戚君頷首,淡淡應了聲,這是答應溫鏡水的提議了。


溫母見大兒子都同意了三兒子的提議,就不說別的反對的話了,隻叮(警)囑(告)道,“注意安全,真幹點兒啥事,記得做好安全措施,我們溫家的媳婦兒,不要求大富大貴,起碼清清白白的;要是將來哪天突然有個女人跑來溫家門口說,懷了你們誰誰的孩子,我把你們的皮給扒了。”


溫逸舟,“媽,小笙在家呢,你說話注意點兒,不要毀了我們在小笙心目中的高貴聖潔兄長形象。”


“你們都去‘三月桃花’了,還有什麽聖潔形象可言。”溫母白了他一眼,神色嫌棄地吐槽。


“我們隻是去喝酒。”溫戚君看了眼其他幾個弟弟,說道,“他們要是敢亂來,我把他們的腿給打斷了。”


這條腿指的是第三條腿,幾兄弟很默契地沒有說透。


“我又不是不允許你們去,我隻是提醒你們注意安全,別鬧出人命了。”


溫母知道,除了小兒子,其他幾位兒子都是知道分寸的,既然大兒子都這麽說了,肯定不會亂來的。


像是想起了什麽,溫鏡水對妹妹說道,“對了小笙,你問問翊笙,大哥的事他是不是插手了。”


“這怎麽回事?說說。”溫母有些驚訝地追問。


“今天早上我帶著證明我們溫氏沒有偷稅漏稅的證據去司法機關廳,沒想過大哥今天能回來的,司法機關的人在謹慎核實了我們這邊提交的證據之後,沒過多久,就通知我說,大哥可以回來了,機關部門的人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讓我感覺有人在暗中幫忙,”溫鏡水耐心地解釋。


他想了又想,把可能幫溫家的人都給篩選了一遍,最終覺得最有可能幫他們的就是翊笙,或者與翊笙有關係的人。


溫平笙也是有些意外,“我今天一整天都沒聽翊笙說這事啊,一會兒吃了飯,我打電話問問他。”


“現在就打,聽聽他怎麽說。”溫逸舟催促道。


溫平笙看了眼大家的態度,然後從口袋裏拿出手機,撥了翊笙的電話。


坐在她旁邊的溫逸舟一看電話接通了,就飛速搶過手機,按了一下免提,然後把手機放在餐桌上,嚇得溫平笙一陣手足無措。


緊接著手機裏傳出翊笙的聲音,“平笙。”


“啊嗯,喂?翊笙啊,你吃晚飯沒有?”溫平笙趕忙收回注意力,很日常地問了句。


“吃了,你呢?在幹嘛?”翊笙淡聲反問。


“我我……”溫平笙想到家人讓她問的問題,手機還開著免提,“我在外麵逛街呢。”


“小騙子。”翊笙有些無奈地笑罵她一句,“吃了晚飯沒有?”


坐在一旁的溫逸舟也學翊笙,湊到溫平笙耳邊,皮皮地說了一句:小騙子。


溫平笙羞惱瞪他一眼,甚至抬手想呼他一掌,不過忍住了。


在一家人的目光注視下,溫平笙有些不太自在地回答,“已經吃了。”


“還沒吃嗎?是要等你大哥回來再吃?”翊笙又問。


溫家其他人有些佩服翊笙,竟然能如此輕易分辨出他們小笙是否在撒謊,鑒謊磚家啊。


“正在吃。”謊言接連被戳穿,溫平笙頓時像泄了氣的氣球,覺得沒勁兒,隻好如實坦白說,“我三哥說,我大哥那麽快能回來,除了溫家,可能還有其他人在幫忙,讓我問問是不是你幫的忙?”


“原來這事,是的。”翊笙很坦然地承認了,“以後有什麽事,直接開門見山地問我就好了,不要拐彎抹角。”


跟她在一起越久,就愈發了解她。


撒個謊磕磕絆絆的。


溫平笙又看了眼家人,問道,“那你怎麽不跟我說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