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37章 想趁機落井下石

溫母這一輩的,到了這個年齡,加上有幾個優秀能幹的兒子,家族企業的事,根本不用她插手。


每天的日常就是約朋友喝喝下午茶,購購物,一起去美容院做做護膚,健身;看旅遊攻略,看看有什麽好吃好玩的地方,然後跟溫父出門旅遊幾天,又或者活到老學到老地報一些興趣班學習,生活得非常愜意享受。


溫母今天計劃跟幾個朋友去品嚐新餐廳的菜肴,然後再去美容院,完了喝下午茶。


溫母的朋友,溫平笙都認識,畢竟她在京都圈子長大的。


到了約定的餐廳包廂,溫母的朋友已經到了。


溫母看到和自己不太對盤、平時說話陰陽怪氣的那位貴婦人也在,幾不可察地皺了下眉。


“媽,那位夫人怎麽也來了?”溫平笙淺笑著,壓低了聲音問她母親。


“不知道。”溫母心裏也有些鬱悶,嘴上帶著溫和笑意,“董夫人估計是跟周夫人一起來的。”


周夫人的情商很高,處事手段也圓滑,跟圈子內的貴婦人關係都不錯,也跟人沒有什麽大恩怨。


那位董夫人跟周夫人關係不錯,應該是看了昨天溫家出事的新聞,然後跟來的。


母女倆臉上帶笑,低聲嘀咕的畫麵,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對很有禮貌、不在公眾場合喧嘩的的母女在咬耳朵。


溫平笙跟她母親一走近,那位董夫人就開口了,嬌笑說道,“溫夫人來啦,還以為你今天不來赴約了呢,對了,平笙什麽時候回來的?好些日子不見,又漂亮了不少呢。”


一開口就夾槍帶棍的,不來赴約,是指溫家出事了,溫母沒空來赴約也是正常的。


跟著又將話題轉到溫平笙身上,誇溫平笙越來越漂亮了。


典型的給一巴掌又給一顆棗,讓人根本無從反擊。


溫平笙沒有回應董夫人的問題,因為若是回答了,董夫人肯定又要提到溫家出事的話題,隻笑笑說,“謝謝董夫人誇獎。”


然後,跟她母親一起落座。


董夫人又打趣地笑著說,“平笙,聽說你談戀愛了,怎麽不把男朋友帶回來給我們看看?”


“不急。”溫平笙淡聲回道,沒有解釋太多。


這種又八卦又事兒的人,溫平笙能理解母親為什麽不喜歡董夫人。


一旁,溫母在在跟其他朋友討論要嚐什麽菜。


董夫人就將目光轉移到溫平笙身上。


她用親和的語氣給溫平笙說教,“平笙,聽說你男朋友是醫生的?怎麽找了個醫生做對象,醫生太忙了,工作經常日夜顛倒,收入也沒有從商的高,陪你的時間又太少了;我覺得像平笙你這麽漂亮的女孩子,在我們京都圈子裏,也絕對能找到優秀的貴門子弟,門當戶對,價值觀相同的能走更長遠。”


溫母一聽到這番話就來火了,啪地一聲合上菜單,這董夫人不是在說她家小笙跟翊笙門不當戶不對,詛咒她家小笙跟翊笙走不長遠嗎?


本來溫家最近的糟心事就夠多了,這董夫人還火上澆油,簡直不能忍。


“董夫人,你這是什麽意思?”溫母不顧旁邊還有幾個朋友,就直接不給麵子開懟了,“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這樣拆我家小笙的姻緣,未免太過分了;再說了,隻要我家小笙開心,隻要對方不是作奸犯科的人,她跟誰在一起不重要,小笙跟翊笙在一起,我們溫家都沒意見,你一個外人有什麽資格勸我家小笙找個貴門子弟?門當戶對固然重要,但董夫人你自己的前兩次婚姻,不也都是門當戶對的?但也不見得走多長遠。”


對於這種人,你越是容忍,對方就越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


唯一的辦法就是直接不留情地反擊回去。


話音剛落,董夫人的臉色就一陣青一陣白的,很是精彩,“溫夫人你……你人身攻擊就過分了。”


溫母怒聲說道,“我家小笙什麽時候得罪你了?你詛咒我家小笙的姻緣不長久,難道就不過分嗎?”


董夫人暗暗咬牙切齒,臉上帶著無辜的笑容,“溫夫人,你別激動,我什麽時候詛咒平笙婚姻了?我不過是跟平笙隨便聊聊而已。”


“要是我家小笙還是單身,你說什麽讓她找個圈子裏的貴門子弟,能走得更長遠,還可以理解;可是我家小笙跟翊笙感情穩定,你說這些話,不就是在指小笙跟翊笙門不當戶不對,走不長遠嗎?你不了解安家,怎麽就知道小笙跟翊笙門不當戶不對,價值觀不同?董夫人你這是典型的自己過不好,也看不得別人好,見別人好了就想破壞。”溫母一口氣說了一大段話。


停頓一下,喘了口氣,溫母繼續說道,“如果我沒記錯,這次的聚會,並沒有邀請到董夫人你吧?我看你是見我們溫家出事了,就厚著臉皮跟來,想趁機落井下石。不過要讓你失望了,我們溫家並沒有偷稅漏稅,至於你們董家……要是把我惹毛了,可別怪我也向司法機關舉報你們董家偷稅漏稅了。”


在這個圈子內,像溫家這麽幹淨、問心無愧的,還真沒有多少。


不過因為大家都是一個圈子內的,抬頭不見低頭見,不會多事地去捅別人刀子。


畢竟你今天捅了別人,改天輪到別人捅你了。


溫母的這翻話,嚇得董夫人臉色刷地一白,連話都說不出來。


“以後,但凡有董夫人的聚會,就不必邀請我了。”溫母對在座的說完這句話,就拎起包包,然後對溫平笙說,“小笙,我們換一間餐廳吃飯。”


“哎哎阿冉你別生氣,這是由你組織的聚會,你走了,我們怎麽辦?既然你沒有邀請董夫人,就讓董夫人離開吧。”溫母的好朋友出聲做出決定。


溫母本命叫張冉,跟她關係好的朋友,都是叫她名字阿冉的。


其他人見溫母好友都說話了,也紛紛讚同,畢竟她們跟溫夫人走得比較近,像董夫人這種性子,說話很容易得罪人的,不適合深交。


周夫人見狀,隻能勸董夫人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