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32章 陰謀論

溫奶奶在溫平笙那兒住了將近半個月,也觀察了翊笙半個月,翊笙的表現讓她很滿意。


出來了半個月,實在想念小區裏的老朋友,就叫司機來接她回去了。


溫平笙看著受傷未愈,懶洋洋趴在沙發上的煤煤,想著那件事已經過去半個月了,應該不會再有什麽事了。


卻不想那天晚上,網上就曝出當初虐待煤煤的那個男人,在被關押期間,申請回家看望生病的妻子,卻遭受槍擊,經搶救無效而死亡。


照理說這件事,跟雙笙他們是沒有什麽關係的。


但不知誰在網上帶節奏,扒出之前溫平笙掛那個男人(董某)虐貓的微博,然後開始陰謀論、帶節奏——


‘我猜董某可能是被溫家請的殺手給狙殺的,溫家的權勢擺在那兒;之前溫家千金的寵物受傷,溫家千金跟溫逸舟兄妹倆把人掛到網上,原本隻是董某犯錯,結果兄妹倆害得那家所有人都被人肉……’


‘聽在警局工作的朋友說,董某在摔傷了溫家千金的寵物之後,就被警察帶走,關進了拘留所至今,emmm……r國什麽時候出了寵物保護法,摔傷寵物會進監獄的?我怎麽不知道。’


‘針對摔傷溫家千金的寵物,被關了半個月拘留所的事,我隻想說……有權有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溫家簡直就是草菅人命,什麽時候開始,寵物比人高貴了?就算變態摔傷了她的寵物,也罪不至死吧,簡直不把r國法律放在眼裏,希望有關部門嚴查溫家。’


‘想起兩三個月前,圖圖誘之抄襲的事,聽說圖圖誘之的粉頭和好友都聯係不到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溫家那啥,消失了,還有圖圖誘之的父母,也被溫家告了,雖然沒有坐牢,但賠了一大筆錢。’


‘……’


溫平笙麵無表情地看完了熱搜榜上的新聞,又看了會兒底下的評論,便退出來了,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兒想冷笑。


這些水軍帶節奏的評論,簡直不經大腦,張嘴就來,毫無邏輯。


雖說在京都的她的家人可能已經看到這新聞了,可溫平笙還是打了個電話給她大哥,提一下。


溫戚君已經知道網上的事了,“小笙,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大哥會解決的,這件事,你也不要在網上做出任何回應,以免被人拿來大做文章。”


“大哥,我知道的,我就是打電話給你說一聲。”溫平笙說道。


“嗯,還有,董某之所以被扣押拘留,是犯了別的罪,證據是翊笙提交給警方的,並不是因為摔傷了煤煤,我們溫家的手筆讓他被關押的;董某實際沒有患精神病,他十幾年前強x了一位女子,被對方父母告上法庭,但是董家那時有些錢,董某的父母花錢托關係給他辦了精神病證明,讓他躲過了牢獄之災。”溫戚君對她娓娓道來,說著董某的一些罪行。


“這些年,董某仗著自己是‘精神病患者’,也犯了不少事,但他都以精神病為由躲掉了追責,最多拿錢賠償,不少人都挺恨董某的;董某說不定是被他自己曾經得罪過的人所殺的。”


溫戚君並不好奇是誰殺了董某的,像董某這種社會人渣,死一個他還想拍手叫好;但是殺了董某的凶手明顯想把這個鍋甩給溫家背,這就不能認了。


溫平笙有些吃驚,她沒想到那個摔傷煤煤的變態竟然還是強x犯。


如今人死了,但那人的死跟他們溫家沒有任何關係,對於網上的輿論,她相信她大哥會處理好的。


掛了電話,溫平笙收好手機,看到坐在她身旁的翊笙,正拿著她的平板電腦,在看那個男人被槍殺的熱搜新聞裏的監控錄像。


“翊笙,我剛打電話給我大哥,他說這人的死跟我們溫家沒有任何關係。”溫平笙湊了過去,想讓他別看這鬧心的新聞了。


然而下一秒,像是想到了什麽,她愣了一下,緊接著臉色唰地一白。


翊笙眼尾餘光掃到她,看到她的臉色突然變得難看。


他默默地退出了熱搜的新聞,“怎麽了,平笙?”


溫平笙緊緊皺著眉頭,神色掙紮。


沉默了半晌,她才嚴肅地開口,“翊笙,那個男人的死,是不是與你有關係?”


她記得之前那個男人去騷擾她奶奶時,他說以後不會讓那個男人在去打擾到她奶奶之類的話。


翊笙平靜地看了她一眼,便大概猜道了她的腦袋瓜子在想什麽。


“你以為是我找人殺了他的?”他認真地澄清道,“我現在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之前說收拾那個,是我查到了那個男人犯的罪,關他個十年八年是沒問題的。”


他剛才仔細看了董某被殺的監控視頻,是發現董某被槍殺的手法,給他的感覺很熟悉。


手法訓練有素、狠絕無情、一擊必殺!


突然,腦海中閃過繁歌的身影……


繁歌如今在北斯城神出鬼沒的,他派去跟蹤調查繁歌的人,反而被繁歌當猴子般耍著玩,根本查不到什麽有用的東西。


翊笙決定找個時間,主動去見繁歌一麵。


“……”溫平笙。


知道自己誤會他了,她頓時尷尬得紅了臉,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嗓音低低柔柔地說了句對不起。


“你說……這事會不會跟圖圖誘之有關係啊?”溫平笙猜測道。


之前她跟翊笙晚上去逛商場,手臂被刺傷,後查出行凶者曾愛慕圖圖誘之,結果沒過多久,刺傷她的行凶者就被殺人滅口了,而圖圖誘之也不知所蹤。


她並非胡亂猜測。


這次的事,明顯是衝著溫家和她而來的。


今年,想置她於死地的人,就隻有圖圖誘之。


翊笙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沒有當即妄下定論。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


但是他覺得這件事跟圖圖誘之有關聯的可能性,極小。


直覺與繁歌有關的可能性比較大。


說到這個,翊笙想起最近他沒怎麽關注山恩·勞蘭遜的動作,決定晚些給唐聿城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