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3章 好好享受這場遊戲吧

“你覺得當你被這麽多人玷汙了之後,當你和眾多男人廝混的視頻在網上傳播之後,在你辱沒了第一豪門的名聲,成為整個r國的恥辱笑柄之後。唐家還會要你這個二少夫人?還妄想替你出氣?嗬……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安娉婷笑得越發燦爛,邪惡地揚了揚手中的相機,又道:


“安小兔,你說我應該取個什麽樣勁爆性的標題比較吸引人眼球呢?‘第一豪門二少夫人不甘寂寞,流連夜店,一口氣叫五個牛郎’,還是‘第一豪門二少夫人包養五個小白臉,私密視頻流出’,你說哪個比較好呢?”


她的手掌用力捏住安小兔的下巴,冷硬精致的指甲陷進臉頰瓷白的肌膚,臉上盡是猙獰陰狠的笑容,那雙精致的芳眸盈滿惡毒。


豪門中的醜以及翻臉不認人她可見多了,一旦出了什麽有損名門聲譽的事,忙著甩鍋還來不及呢。


她安小兔不過是因為能讓唐二爺碰了卻不會過敏的人,讓而已才對她好,但如今又出現了一個美麗優雅的司空小姐,若出了這種醜事,唐二爺絕對會一腳踢開她,轉身將司空小姐擁入懷中,哼!


安小兔渾身冰冷,臉色死白,用力咬著顫抖的唇瓣。


如果她是因為自己遲遲不肯簽股份轉讓協議感到氣憤,想借此報複自己泄氣還算合邏輯,可是她明明喜歡的是小叔,卻嫉妒聿城對自己的寵愛,從而想毀了自己。


這樣的安娉婷好可怕,甚至可以說有些心理變態。


明明應該驚慌不知所措,或許是恐懼過度,安小兔發現自己此時異常冷靜。


她必須想辦法脫身,不能坐以待斃讓安娉婷毀了自己。


“安大小姐,你、你……她可是唐家二少夫人,我們真的要……要這麽做?”其中最膽小的男人忐忑不安地問。


他沒想到這個看似柔弱,嬌滴滴的女人,竟然是唐二爺的妻子。


安娉婷將相機交給其中一個男人,芳眸淩厲掃了幾個男人一眼,狠聲說道,“現在不是我們要不要這樣做,而是箭在弦上,必須這樣做;等你們對她做那些事的視頻一流出,她不過就是失去靠山的一隻可憐蟲了而已,不管唐家還是唐二爺,為了顏麵都不會庇護她的,你們怕什麽?但如果讓她安然無恙回到唐二爺身邊,一告狀,到時候死的就是你們了。”


說著,她將相機交給為首那個男人,冷冷交代道,“李大佑,我在下麵車裏等著,視頻拍好後,立刻把相機拿下來給我,事成之後,我如已約給你們五百萬。”


“安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得漂亮的。”李大佑接過相機,猥|瑣一笑應道。


極有美人上,又有錢拿,不用承擔後果;一舉兩得的事,想想都覺得太值了。


安小兔一雙清澈柔亮的眸子倔強而用力瞪著安娉婷,或許她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麽父母不願意回安家了。


光是才二十多歲的安娉婷就有如此深沉可怕的心機,更別提她的父母了。


為了金錢而六親不認,變得喪心病狂,無疑是金錢的傀儡。


‘啪’的一聲清脆聲響。


安娉婷的巴掌用力打在了安小兔的臉上,把她的臉打偏向一旁,蒼白的臉頰立刻浮現一個紅色五指印。


“死到臨頭竟還敢瞪我。”她咬牙切齒說道,“安小兔,你就好好享受這場遊戲吧哈哈哈……”


囂張而猙獰的笑聲隨著高跟鞋離去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在包廂內。


“彬子,拿著相機,我先上。”


李大佑打開視頻錄製界麵,一把塞到其中一個男人手中,邪惡地笑著朝安小兔走去。


看到安小兔毫無反應,按著她的那兩個男人以為她早已嚇傻了,便鬆開了手,退開一步。


趁李大佑觸碰到自己之前的空檔,安小兔抓住時機用力撞開身旁的男人,然後迅速抓起放在餐桌上的紅酒瓶,用盡力氣朝其中一個男人打去後,疾步後退了疾步。


而被打的那男人頓時頭破血流,嚎叫連連。


其他人沒想到她會突然激烈反抗,一時間愣住了。


待反應過來,又兩人惱羞成怒撲向安小兔,安小兔嚇得臉色慘白,目光驚慌尋找能防身的東西。


下一秒,她端起桌上吃剩下的滾燙火鍋湯底朝那兩個人潑去,燙的那兩個男人在地上連連打滾了幾下,然後才後知後覺衝進包廂內設的洗手間。


李大佑咬牙切齒,臉色陰冷發狠看著安小兔,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爆發力那麽驚人,連傷他兩個兄弟。


如安大小姐所說,現在是她逼自己羞辱她的,那就怪不得他了。


安小兔雙手緊緊抓著另一個紅酒瓶,臉色發白得嚇人,她恐懼戰栗地後退,這個男人比剛才那些更令人覺得可怕。


“你、你……放了我,安娉婷給你五百萬,我……我可以給你五千萬,銀、銀行卡就在我包包裏。”她不停後退著,邊聲音顫抖得厲害試圖談判說道。


“放了你?哈哈哈……你那筆錢我要,不過你的人我今晚也要定。”李大佑發狂一笑,身體猛地往前移動。


安小兔手裏的酒瓶反射性用力朝他打去,那男人卻像是料準了她會有此動作,雙手一把奪走紅酒瓶,丟到地上;然後一耳光甩在安小兔臉上,把她打得直接摔在了地上。


緊接著男人朝她撲了上來,開始撕扯這她身上的衣服。


“不……不要……你放開我……”安小兔被耳光打得腦袋昏沉,腦子一片空白,嗡嗡作響,雙手緊緊抓住胸前的衣服,恐懼的淚水奪眶而出。


“我還沒嚐過你的滋味呢,等我們兄弟幾個嚐過你的滋味後就會放開你了。”李大佑陰狠而邪|惡笑著,用力拉開她的手,甩到一旁。


手背猛地打到堅硬的東西,讓安小兔痛呼了一聲,隨即,淚水模糊的視線瞥見手背打到的是一個破碎的紅酒瓶。


她一個激靈,趁李大佑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衣服上,迅速摸起紅酒瓶用力一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