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25章 讓那個變態付出代價

因為溫奶奶說昨晚到樓下散步之前,煤煤還在家的。


翊笙就將監控錄像的時間,調到昨晚溫奶奶出門之前。


監控錄像顯示,大概過了十來分鍾,溫奶奶打開門,從屋子裏出來,然後一道黑色的影子從屋子裏飛竄出來,朝著樓道往上跑去了。


大概是當時溫奶奶跟傭人說著話,就沒注意到貓兒跑出去了。


跟著監控顯示溫奶奶跟傭人走進電梯,因為煤煤是往上麵跑的,翊笙又調出上一層樓道的監控。


煤煤一直往上麵跑,跑到最後一層時,就在頂層的樓道待了一會兒。


過了幾分鍾。


一戶房子的男主人從屋子裏出來,看到煤煤,愣了一下,跟著露出陰冷的笑容,慢慢地朝煤煤逼近。


溫平笙看著監控錄像,畫麵裏煤煤瑟瑟發抖地後退了一小段距離,然後就飛奔地往樓下跑了,而那個男人卻像殺人魔見到獵物般瘋狂地追了上去。


煤煤跑回到溫奶奶所住的樓層,站在溫奶奶的屋子門口,用爪子撓門板,大聲地叫喚。


溫平笙看到這裏,已經提心吊膽到哭了。


再然後,她看到那個男人趁著煤煤不注意,加上樓道的空間不算大,飛撲逮住了煤煤,用手捏著煤煤的後頸皮,罵罵咧咧地打了一巴掌煤煤的腦袋,煤煤叫得更凶了,爪子不停地揮舞著,想撓那個男人。


“這個人簡直是變態!”溫平笙的心髒揪痛地厲害,憤憤地哭著罵道。


她養了煤煤這麽久,自己都舍不得用力打它,結果昨天那個變態男人竟然那麽用力打她的貓,溫平笙此刻恨不得把那個變態捉來狠狠地打一頓。


同時她也想到經常在網上看到有人說,有些變態虐貓殺貓的例子,結合煤煤受傷的事,溫平笙認為那個男人絕對也是虐待小動物的變態。


畢竟她家煤煤完全沒有招惹到那個男人。


而是那個變態無緣無故追到了她奶奶家門口,逮著她家煤煤來施虐。


翊笙的臉色也冷冷的,語氣冰沉而危險,“那個男人敢傷害煤煤,最好已經做好了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他還挺喜歡溫平笙養的貓兒的。


不是愛屋及烏,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你打算怎麽做?”溫平笙抽泣著問他。


“先把監控看完了再說。”


翊笙說了句,重新把目光移到監控錄像上。


監控畫麵顯示,在那個男人打完了貓兒後,沒過幾秒,就有人拎著垃圾袋從屋裏出來,那個男人見了對方,先是神色一驚,緊接著跟對方笑著解釋說,自家的貓兒太調皮,一開門就跑了出來,害他追著到了這裏。


打算去扔垃圾的鄰居是個四十多歲的婦女,還笑著誇說這貓兒長得真好看,真特別,又問那個男人,這貓兒是什麽品種,她女兒最近打算養一隻貓兒之類的。


男人顯然不了解貓的品種,大概是看煤煤不像本地貓,就搪塞說是串串貓(串串即兩個不同品種的貓,繁育出來的),然後說家裏還有些事,就強行抱著煤煤扭頭離開了。


那個男人也不搭乘電梯上樓,而是抱著不停喵喵叫的煤煤走樓梯。


正巧樓道今年新裝了監控攝像頭,那個變態男人走到樓梯拐彎處,那裏有個采光的高窗,然後那個男人哈哈大笑著把煤煤從高窗扔了出去。


溫平笙看完了監控錄像,捂嘴哭得泣不成聲。


她家煤煤被從這麽高的地方扔下去,隻是摔骨折了前腿,沒有摔死,真的是萬幸了。


一旁的溫奶奶看了監控錄像,也是嚇得不輕,直罵這人真是太變態了。


翊笙說道,“溫奶奶,昨晚帶煤煤去寵物醫院搶救,那些收費的收據都在嗎?我遲些把證據和收據之類的都交給律師,起訴那個男人。”


當然,起訴隻是讓那個男人付出代價的一部分;在r國,普通小動物是不受法律保護的,頂多要求對方賠償醫療等費用。


從監控錄像來看,這個變態男人在傷害煤煤時,臉色有一點兒的緊張和害怕,顯然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了。


像這樣的變態,前期通過虐待小動物來發泄,使心理得到快//感;等到了以後,隻是虐待小動物已經不能滿足了,就很可能將目光轉到人的身上,對人施虐、犯罪……


這種人渣就是一個隱藏在人群中的危險炸彈,什麽時候爆炸都不知道。


他不會讓虐待煤煤的變態隻是金錢賠償而已的。


“有的,我這就去拿給你。”溫奶奶起身朝房間走去。


很快,溫奶奶拿著她平時拎的包包出來,把昨晚和今天,做手術以及拿藥和營養品之類,寵物醫院給開的費用收據,都翻了出來,遞給翊笙。


那間寵物醫院的收費,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挺貴的,不過溫奶奶不缺那點錢。


而昨天溫奶奶以為是自己疏忽,造成煤煤摔傷的,到了寵物醫院之後,就讓寵物醫院的院長給做手術,還表示用最好的藥物,最好的服務之類的,錢不是問題。


這些林林總總的醫療費用加在一起,也有三四萬塊。


翊笙對這個費用的數額不是很滿意,打算遲些再去寵物醫院一趟,給煤煤多買些康複用品,把賠償金額提上去,讓那個變態男人大出血。


……


溫平笙在她奶奶家待了兩個多小時,陪她奶奶說說話,聊到旅遊時的趣事。


溫奶奶聽得挺開心的,知道孫女這是不想自己再自責沒看好煤煤而受傷的事,故意岔開話題的。


離開溫奶奶家之後,溫平笙很憋屈地說,“那個變態想殺了煤煤,即使讓他賠償再多錢,我還是覺得很氣憤。”


那點錢,還不夠她買一個包包呢。


“把他綁了,帶到你麵前,讓你打一頓?”翊笙語氣似是隨意地提議了句。


並沒有把自己另外的一個打算告訴她。


溫平笙低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輕搖了搖頭。


“算了,既然要起訴那個變態賠償醫藥費,再打他的話,肯定會引起懷疑的,到時候就成我們打人犯罪了。”


其實很多人都挺仇富的,如果那個變態被打之後,跑到媒體麵前哭慘說被某某富家千金打了,加上無良媒體的添油加醋、斷章取義。


到時候可能會讓溫家被全民謾罵,說什麽仗勢欺人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