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21章 偷看了他的手機

翊笙無法不糾結,雖說他當年在組織時,用的是代號,在離開了組織之後,才擁有名字的。


但是他這張臉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他現在在r國,有些名氣。


那個組織若是注意到了他,很可能會查清當年的事……


不過翊笙不想讓溫平笙猜疑或者擔心,迅速將自己的情緒藏好,淡淡扯唇一笑。


“嗯,不想了。”


“那去洗澡,明天還要早起,去玩呢。”溫平笙雙手捏了捏他緊致的臉頰,然後從他腿上站起來,趕他去洗澡。


翊笙嗯了聲,隨手把手機放到一旁,就朝浴室走去了。


溫平笙瞥到放在櫃麵上的手機,就莫名想到剛才翊笙看著手機失神的畫麵,並且她還不小心瞄到,翊笙是在看郵件的。


想到他剛才跟自己說的事,溫平笙直覺翊笙還有事瞞著她,以及翊笙的手機裏,有她想知道的。


溫平笙深吸一口氣,扭頭朝浴室的方向看了眼,戰戰兢兢地伸出手想拿翊笙的手機,心髒因為心虛而跳動得有些快。


碰到翊笙手機的一刹那,她飛快地縮回了手。


內心有兩個小惡魔在激烈交戰,小惡魔a說她偷看翊笙手機的行為是不對的,不尊重翊笙的隱私;小惡魔b說她和翊笙是戀人,看戀人手機是很正常的,並且翊笙的手機沒設置屏幕鎖,就是方便她看他手機的,以往她也不時拿過翊笙的手機來用,翊笙都沒有說什麽……


溫平笙內心無比糾結,如果她問翊笙要手機看的話,翊笙說不定會拒絕,不讓她知道郵箱裏麵的郵件內容;如果她不問就拿的話,那就是不尊重他隱私的表現。


糾結了一會兒。


溫平笙閉上眼睛,像是下了什麽重大決定般咬了下唇瓣,緊接著拿起翊笙的手機,點開了郵箱。


郵箱還是登陸狀態,溫平笙很快就找到那封郵件了。


郵件內容是英文,好在英文對溫平笙而言,就像r國語一樣。


溫平笙一邊迅速瀏覽郵件的內容,不時朝浴室的方向看一樣,很是做賊心虛。


那封郵件越往下看,她的臉色就變得越凝重。


看得正認真時,手機鈴聲乍然響起,把溫平笙嚇了一大跳,手機直接摔到了地上,她慌忙朝浴室門口看了一眼,還聽到了流水聲,才暗鬆了半口氣。


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是陸隱。


溫平笙朝著浴室的方向提高聲音喊道,“翊笙,陸隱打電話給你。”


話落,浴室裏的流水聲聽了。


“說什麽了?”翊笙在浴室裏問她。


“我還沒接,要我幫你接嗎?”她拿著手機朝浴室快步走去。


走到一半,溫平笙猛地刹住腳步,想起她剛才偷看翊笙的郵件,一會兒翊笙跟陸隱通話結束,跳回到郵箱界麵,那她就……涼涼了。


翊笙應道,“嗯,幫我接一下。”


得到他的肯定回答,溫平笙就立刻滑下接聽鍵了。


她客氣地問,“喂、陸先生晚上好,有什麽事嗎?”


那邊,聽是溫平笙的聲音,陸隱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撥的號,確認是翊笙的號碼,沒錯的。


“平笙晚上好啊,我找翊笙有點兒事。”陸隱說道。


溫平笙聽出他不想讓自己知道,他要跟翊笙說的事,就提議,“翊笙正在洗澡,要不你過個十幾分鍾再打來?”


“嗯好。”


陸隱應完,就掛電話了。


溫平笙剛掛電話,就聽到浴室的開門聲,她手忙腳亂地退出了翊笙的郵箱。


看到翊笙從浴室出來,她跟他說,“陸隱說找你有點兒事,我看他沒有要讓我幫轉達的意思,就說你在洗澡,讓他遲點兒再打來。”


“知道了。”翊笙應了聲。


用幹毛巾從容地擦著滴水的頭發。


溫平笙瞄了他一眼,看他沒有說什麽可以反應,就把手機放回原來的位置,然後在梳妝台前坐下,開始做護膚。


翊笙把頭發擦得差不多了,才回複陸隱電話。


是關於之前他們在紐倫堡時,發生的恐怖槍擊事件的結果。


陸隱在德國人脈還挺廣的,當時得知紐倫堡發生的事,因為翊笙和溫平笙都在事發現場時,他就跟官方打了招呼。


陸隱告訴翊笙說,製造那起恐怖槍擊事件的,是一個反社會的恐怖分子組織,警方隻抓到了幾個無關緊要的組織外圍成員。


陸隱跟翊笙說的大概就是這些。


末了,他又問翊笙打算在法國玩多久,什麽時候回北斯城,他打算過陣子,跟赫莉還有寶寶回北斯城。


翊笙表示在法國玩四五天,就回去了。


跟陸隱聊完了,掛電話後。


翊笙也沒有瞞著溫平笙,輕描淡寫地將陸隱跟她說的事,給溫平笙說了一遍。


事情過去將近半個月,溫平笙現在想起來,已經不怎麽害怕了,就沒有發表什麽意見。


對於剛才偷看了翊笙手機的事,她還是挺心虛的,乖乖爬到床上,表示今天玩了一天,累了。


而翊笙一眼就看出她的異樣了。


他用吹風機把六七分幹的頭發吹幹了後,上了床,把溫平笙拉入懷裏,霸道地禁錮著。


翊笙低聲問,“平笙,你是不是背著我幹什麽壞事了?”


她的姿態,就一做錯了事的小孩兒般。


“沒有,你不要亂說。”溫平笙心髒猛地跳了一下,避開他的目光,矢口否認。


“我覺得有,告訴我,你剛才都幹嘛了?”他不太喜歡平笙有事瞞著自己。


而平時她問,他都會告訴她,隻是有時會如實告訴她,有時隻說一點點。


溫平笙有些無力招架,便惱羞成怒了,“我都說沒有了,你再這樣說,我要生氣了。”


還轉過身背對著他。


“好,我不問了,你轉過身來。”翊笙把她的身子掰過來,麵對著自己。


她還氣呼呼的,臉頰微紅,也不說話。


翊笙就哄著她說,“平笙,不問了,消氣了啊。”


溫平笙看他先向自己低頭了,想到自己偷看了他的手機,看了他的隱私,現在還敢生他的氣,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兒壞。


鬱悶得眼眶一下子就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