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2章 鴻門宴

踏入飯店包廂,看到餐桌前坐著四五個男人,安小兔心底‘咯噔’一下,莫名感到有些緊張不安。


安娉婷像是發現她的異樣,及時彎起一抹溫婉的笑容,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有些抱歉說道,“不好意思安老師,電話裏沒有跟你說清楚還有其他人。”


停頓一下,她指著其中一位男人說道,“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男朋友,其他幾位是我大學同學,因為難得有空,就聚在一起吃個飯了,你若是覺得不自在,我讓他們再開個包廂。”


“不,不用了,那就一起吃吧。”安小兔壓下心底的不安感,搖了搖頭說道。


不想讓人覺得自己太矯情或者太高傲,擺架子。而讓安娉婷把她的幾個同學挪位另開包廂。


反正隻是吃個飯而已,她心忖道。


“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堂妹,叫安小兔。”安娉婷淡笑著對那幾個男人說道。


“安小姐你好!”


“小兔小姐不愧是娉婷的妹妹,姐妹倆都長得各有特色,都很漂亮。”


“……”


聽著那幾個男人的奉承與恭維,甚至有些放肆目光讓她覺得有些不舒服,不過安小兔麵上回以微笑,沒說什麽。


所幸,飯店的侍應生就很快上菜了,安小兔有些食不知味吃著東西,安靜地聽安娉婷和他們聊天。


還好那些人也不會刻意把她拉進來聊天刷存在感,安娉婷會時不時關心地問她一句,讓她不會感到那麽不自在。


一個小時後,所有人都放下筷子了。


安小兔看了看時間,對安娉婷微笑說道,“娉婷老師,非常謝謝你今晚的盛情招待,如果沒什麽事,那我先回去了。”


“安老師吃飽了?”安娉婷看著她,笑容愈發燦爛問道。


安小兔微怔一下,安娉婷的燦爛微笑讓她背脊滑過一絲寒意,指尖發涼。


“是、是的。”她莫名地有些結巴回答道。


安娉婷拍了下手掌,其中一個男人迅速從公文包裏拿出一個文件袋交到她手上。


從文件袋裏拿出三份推到安小兔麵前,溫笑說道,“既然安老師吃飽了,那就麻煩把這份協議簽了。”


“娉婷老師你……”安小兔臉色刷白,這是安娉婷專門為她而射的鴻門宴?


想起唐聿城的提醒,安娉婷越是不擇手段讓她簽這份協議,就越是有貓膩,於是她搖了搖頭拒絕道,“我現在不會簽的。”


“這可由不得你。”安娉婷臉色一冷,將一支鋼筆拍在桌子上,“安小兔,我勸你最好立刻把這份協議簽了,否則可別怪我不客氣。”


竟然以為她為了向她道歉而請吃飯?真是蠢得可以。


“不,我不會簽的。”安小兔拒絕道,“告辭。”


說完,她迅速站起身子,轉身,快步朝門口走去。


沒走幾步,手腕就被一個男人抓住,她嚇得驚恐大喊道,“你要幹嘛?你放開我……”


那個男人一言不發把她拽了回來,強行按坐回椅子上。


“安小兔,我最後問你一句,你到底簽不簽這份協議?如果你不想被這幾個男人‘伺候’的話,就最好把這份協議簽了,我沒那麽多時間跟你耗。”安娉婷微眯的芳眸閃爍著陰冷的光芒,語氣發狠威脅道。


“安大小姐,我看這女人挺嫩的,有股讓人欲|罷不能的氣質,她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銷魂滋味,不如你讓我們哥幾個嚐了鮮後,就不信她還不肯簽。”其中一個男人一臉猥|瑣的笑容,嘴裏說著淫|穢的話語。


“對對,安大小姐,錢我們不要了,你把這個女人賞我們玩了之後,等明天這份協議一定簽好名,親自送到你手上。”另一名男人也附和道。


光是想象他們兄弟幾個和一個女人的刺激畫麵,他就覺得快要控製不住了。


“不不,我簽我簽。”安小兔趕忙抓起鋼筆,雙手顫抖地翻找協議簽名處,恐懼地說道,“娉婷老師,我立刻簽了給你。”


她怎麽也沒想到平時看著和善溫柔的安娉婷居然這樣算計自己……


連協議的內容都來不及看,以最快的速度在簽名處簽下自己的名字,企圖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我簽好了。”安小兔匆匆把筆一放,拎起包包就快步往門口走去。


“等等。”


安娉婷冷冷的聲音自背後響起,她步伐一滯,卻沒有停下來,反而走得更快了。


隻有十幾步的距離就到門口了,可是安小兔卻覺得格外遙遠,遙不可及。


手掌剛握住門把,就被抓住拖了回來。


“不要……娉婷老師我已經按照你的意思把協議簽了,你不能這麽對我。”安小兔被兩個男人按住,全身顫栗著,驚恐而帶著哭腔說道。


“我有說簽了協議就讓你離開嗎?沒有吧?”安娉婷走到她麵前站住,冷笑一聲嘲諷問道。


燦爛而得意的笑容落入安小兔的眼底,她隻覺得非常扭曲可怖,像是魔鬼的笑容,一股恐懼和寒意打腳底升起,蔓延至四肢百骸。


“娉婷老師,你……你不能這樣做,這麽做對你沒有任何好處的。”安小兔眼眶蓄著淚水提醒道。


雖然她的父母沒有強硬背景,可是安娉婷明明知道她身後的是唐聿城……


“你想說你的後盾是唐家嗎?”安娉婷冷冷一笑,揚了揚手中的相機,繼續道,“安小兔你知道嗎?我有多妒恨你,你父親已經被爺爺斷絕父子關係了,可爺爺卻突然把你找了回來,還要給你百分之十五的安氏股份。”


“還有,你隻不過是一個灰姑娘,哪裏配得上高貴的唐二爺?雖然我喜歡的是唐墨總裁,不過想到以後要喊你一聲‘嫂嫂’,我就覺得心裏膈應;看著唐二爺對你那麽好,就讓我有股勢要毀了你的念頭,你知道嗎?”


安小兔聽著她惡毒的話語,喉嚨隻感覺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掐住,艱難地擠出一個字,“你……”


這才是安娉婷的真麵目嗎?溫柔和善是她偽裝的麵具,讓所有人放下戒心。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不是在很久之前安娉婷就知道她的存在了?


細思極恐。


越往深處想就越覺得可怕……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