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2章 我們以前認識嗎?

紐倫堡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翊笙覺得會在這裏遇到繁歌,要說巧合,也是必然。


這間酒店是紐倫堡數一數二的,經常能看到很多大人物出入,繁歌的雇主是富商,會住進這間酒店的概率很大。


翊笙看她臉色有些慘白,秀眉微蹙,一副在強撐著的架勢,心裏有些不讚同的。


他望著繁歌的方向,跟溫平笙說了句,“平笙,你在這裏等我會兒。”


溫平笙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也看到了繁歌。


她先是感覺有些眼熟,然後細想了一下,就認出是昨天救了她的那名女子,她昨天還聽翊笙說,那女子似乎為了救她而受傷了。


受傷了,這個時候不應該住在醫院嗎?


想起翊笙說那女子長得像他的一個故人,溫平笙大概猜得到他想幹嘛,就點了下頭,“嗯,你問一下她需不需要什麽幫助,或者看看能不能實質地感謝一下她。”


說起來,昨天那女子救了自己,她都還沒有機會好好感謝對方一番呢。


看那女子都受傷了,卻沒有休假,溫平笙猜想對方可能是缺錢,然後又遇上一個不講人情的老板,怕丟了工作,隻能帶傷工作了。


她提出想給實質的感謝,純粹是想看能不能幫幫對方。


翊笙輕頷首,然後快步走到繁歌和那個男人麵前,擋住兩人的去路。


他說話向來都是直入主題,幹脆利落,尤其是麵對陌生人,更懶得虛與委蛇。


於是就用德語直接問,“你好!請問你是繁歌的老板是嗎?”


男人微微一愣,有些語氣不善地說,“對,有事嗎?”


“如果我記得沒錯,繁歌在昨天的恐怖槍擊事件中受傷了,這個時候,她應該躺在家或者在醫院休養。”翊笙冷聲說道。


“關你什麽事?我花錢請她保護我,她又不是為了保護我而受傷的,她想休假?可以啊,我大不了換一個保鏢,再說了,這又不是我強迫她的,是她自願帶傷工作的。”男人怒聲說道。


知道了對方的態度,翊笙沒再理會這個男人,而是轉問繁歌,“他給你開的月薪或者年薪是多少?”


繁歌沒有回答翊笙的問題,對他的態度倒不像之前那麽尖銳了,但語氣依然冷漠,“先生,我們以前認識嗎?還是在哪裏見過?”


翊笙沉默了幾秒,他讓人去幫查繁歌的資料,還比較詳細的資料還沒查到,因此暫時無法確定眼前這個女子,是不是他所認識的繁歌。


他說,“隻是覺得你眼熟。還有,昨天你是為救我未婚妻而受傷的,我認為你現在應該休養,而不是硬撐著帶傷工作;如果你是經濟有困難而不能失去這份工作的話,我可以適當幫你,就當是對你救我未婚妻的感謝!”


“我月薪是十萬歐元,這位先生你認為我應該休養多久為宜?”繁歌似乎是接受他的謝禮了。


“一年。”翊笙未曾思索,就說了個答案。


聞言,繁歌隨即說了一個銀行卡賬號,這是讓翊笙把錢打到她的賬戶上。


翊笙恍惚了一下,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女子的行事風格,跟他印象中的繁歌很像,都是很實際很幹脆的人。


翊笙的記憶力很不錯,繁歌隻說了一遍銀行賬號,他就記住了。


那個男人也就是繁歌的老板,眼看著事情發展偏離了軌跡,趕忙說道,“繁歌,你別忘了我們可是簽了合約的,你不是要休假嗎?我給你放半個月的假。”


繁歌沉默,一言不發。


翊笙看了她一眼,然後通過電子銀行,轉了一百二十萬歐元到繁歌的銀行賬戶,也就是繁歌一年的薪水。


“錢已經轉到你的銀行賬戶,金額有些大,估計要等些時間才到賬。”翊笙把手機屏幕的轉賬信息遞到繁歌麵前給她看。


繁歌做了個‘ok’的手勢,然後冷漠地對她的老板,不……是前老板說,“本小姐要休年假去了。”


說完,就頭也不回地快步往酒店外麵走。


那個男人惡狠狠地瞪了翊笙一眼,罵罵咧咧地跟在繁歌後麵,似乎不能接受繁歌炒了自己魷魚的行為,非要繁歌給他一個合理的說法。


翊笙微眯眼睛看著繁歌的背影,感覺衣服被扯動了下,他回過神,看到溫平笙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邊了。


“繁歌挺好說話的,我表明想感謝她救了你的念頭後,說她應該休養一段時間,她就說她月薪十萬歐元,還問我覺得她該休養多久,我認為你的命挺值錢的,就給她轉了一年薪水的錢,當是她救你的謝禮,她欣然接受了。”翊笙簡單地把事情的始末說了一遍給她聽。


“那回去我再把錢還給你。”溫平笙說道。


他們還沒結婚呢,就一下子花他這麽多錢,挺不好意思的。


她覺得能用錢來還救命之恩,挺值得的,畢竟人情可比錢還要難還多了。


“平笙,我們現在是未婚夫妻了,不要事事都跟我分得那麽清楚;錢在我的銀行賬戶裏,不過就是一串數字罷了,如果我是一個人的話,肯定這輩子都花不完那些錢,我現在想賺錢給你花,是想讓你開心的,你跟我算得這麽清楚,那我賺的錢就沒意義了。”翊笙一副散財童子的架勢,語氣嚴肅認真地說。


“我不是怕別人要是知道了這事,覺得我占你便宜嗎?好好好,我不提這事了,走了安男神,我們回慕尼黑了。”


溫平笙邊哄著他,邊挽著他的手臂離開酒店。


坐在車上。


想到翊笙對待繁歌的態度,溫平笙心生一絲莫名的危機感。


她閑聊地問,“翊笙,那個叫繁歌的女子,我不是指剛才那個,而是你以前認識的那個繁歌,你喜歡過她麽?”


聽他說了挺多他以前的事,她大概知道翊笙以前的生存環境有多艱難險惡,在那種情況下,如果喜歡上一個人的話,應該挺刻骨銘心的。


溫平笙有些害怕她跟翊笙之間的戀情,因為繁歌的出現,然後會演變得狗血。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