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1章 他為五鬥米折腰的模樣

“你還會催眠?”溫平笙有些驚訝地問。


“會。”他一本正經反問,“你想試試麽?”


溫平笙連忙搖頭拒絕,“不不不,一點兒不想。”


萬一他催眠了自己,問自己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不敢想。


心說:這個男人開掛了吧?除了生孩子之外,他怎麽什麽都會的。就算有不會,他學一遍會了,還比別人辛苦學習很久的都要厲害。


“平笙,你的反應似乎在害怕些什麽?”翊笙用幹毛巾邊擦著頭發,邊說道。


溫平笙傲慢地哼了一下,說道,“我怕你催眠了我之後,趁機對我做一些圖謀不軌的事。”


他輕笑一聲,有些邪氣橫生地說,“平笙,我要對你做壞事,還需要把你催眠了後才做得了?連你四哥都打不過我,你手無縛雞之力的,就算你清醒著,也反抗不了。”


“……”溫平笙。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她佯怒瞪了他一眼,轉過身背對著他了。


翊笙,“???”他說的是實話是。


還有,這樣的人是怎樣的人?


翊笙迅速把頭發弄幹,一點兒時間也不浪費,就爬上床了,把溫平笙掰過來,麵對著自己。


低頭吻了下她光潔漂亮的額頭,輕聲問,“困了沒?”


“還不怎麽困,你是不是又想幹壞事了?”溫平笙直白地問他。


“不是。”翊笙有些無奈地否認。


今天她被嚇著了,他就是再饑餓,也不會為了滿足自己的獸欲,而不顧她的情緒和心情。


他就是單純問她困不困,她為什麽會認為自己想欺負她呢?翊笙覺得自己必須好好反省反省。


“哦。”


溫平笙雙手捧著他的臉,胡亂地又摸又掐又扯了幾下。


忍不住感慨:他怎麽長得這麽好看啊。


“翊笙,你是不是背著我偷吃了什麽仙丹?怎麽年紀都這麽大了,還沒有長皺紋!”怕他生氣,溫平笙又笑著補了一句,“這張臉也太年輕、太好看了吧。”


這番又捧又踩的話無疑是成功的,翊笙聽了,想氣又氣不起來。


他說,“沒吃仙丹,保持良好的心情,運動健身,飲食營養均衡,少笑,大概這樣就行了。”


他沒告訴溫平笙的一點是:跟溫平笙談戀愛後,被她嫌棄過自己是老男人,然後才開始護膚的。


當然,護膚品是他根據自己的膚質,自己動手研製的。


每次他回自己房間洗澡,完了就順便做一下護膚。


隻是這回出門,忘記帶了。


不過護膚品隻有輔助保養的作用,要想肌膚得到最好的保養,呈現最佳的狀態,還是要由內而外地調理,這跟日常飲食、作息息息相關。


溫平笙還是那句話,“我讀書挺多的,你不要騙我。如果像你說的那樣做,就能夠容顏永駐的話,那護膚品公司都倒閉了。”


“最近開始學護膚了。”翊笙隻能坦言說道。


他倒不是想瞞著她,這種事沒什麽好瞞的,也瞞不住,但也沒有什麽好提的。


“果然偷偷背著我護膚,心機。”溫平笙挑了下眉,輕笑調侃他。


她還以為他這張神仙顏,是靠喝露水保持青春永駐的呢。


“睡覺了。”翊笙結束話題說道。


溫平笙故意纏他,“我不想睡,你還沒陪我聊天到天亮過呢。”


“熬夜容易老、熬夜容易長皺紋的。”翊笙淡聲提醒道。


“嗬,男人!你之前纏著我到後半夜,怎麽不說熬夜容易老、容易長皺紋。”溫平笙冷嗬了一下,倒不是真的生氣,“你以後在纏著我到大半夜,我跟你沒完!”


翊笙沉默了幾秒。


沒想到這也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帶著些討好的意味,“我錯了,平笙我們來聊天吧,聊通宵,你想聊啥?想知道我過往的事也行。”


溫平笙看他為五鬥米折腰的模樣,可愛得讓她有些想笑,但還是努力忍住了。


她板著臉,“不想跟你聊天了,熬夜會變老、變醜的。”


說完,就轉過身背對著他了。


見她這樣,翊笙也不是很緊張,將她抱入懷裏,撥開她後頸的頭發,薄唇輕落在她白皙優美的頸項上。


溫平笙被他這樣一吻,渾身都僵硬住了。


感覺到她的反應,翊笙唇角微勾起,軟舌輕輕地舔了一下她的肌膚。


“你……”溫平笙趕忙轉過身和他麵對麵,臉頰微紅地警告他,“你說了今晚不會亂來的。”


“我沒要亂來,就是想吻你而已。”


翊笙說完,吻上她的軟唇。


他骨節分明、修長好看的手指穿入她的發絲,輕撫著她的腦袋;溫平笙用的沐浴露是從北斯城帶來的,氣味淡雅香甜,很是好聞。


翊笙拉著她纏吻了許久,期間有兩三次險些要失控,因舍不得就這樣放過甜美誘人的她,就極力壓製住了。


直到溫平笙的唇瓣有些紅腫、發麻,推了他幾次,翊笙才停下來。


“我要睡覺了。”


溫平笙稍微拉回了些理智後,感覺到他的身體反應,本就緋紅的臉頰一下子紅透了,忙轉過身背對著他。


然而翊笙從她背後將她抱住,以致她感受得更加清楚了。


溫平笙想跟他說,要不他去洗個冷水澡?


但想了想還是算了,他都這麽大個人了,真想去洗冷水澡,不用她說,他自己都會去了。


萬一他說不想洗冷水澡,拉著她這啥那啥,沒有個節製的……


那明天要回慕尼黑,她估計走不出這酒店了。


在被他鬧了之後,溫平笙暫時將白天發生的事拋之腦後,很快就睡著了;隻是她身後的某個男人,就不是很好受了,被欲火折磨到大半夜,歇了心思後,才睡著過去。


一夜無夢。


溫平笙第二天起來時,神清氣爽,對於昨天發生的事,也沒有多少恐懼了。


她洗漱打扮好了,跟翊笙在酒店餐廳吃早餐,然後回房間收拾好行李,就跟翊笙去退房了。


在前台退房時,翊笙正好看到昨天那個叫繁歌的女子,還有她的雇主。


想到她昨天撲倒平笙時,是受了傷的,翊笙忍不住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