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0章 把她給嚇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


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德國男人,帶著秘書來到溫平笙麵前,再確認了溫平笙的身份後,用英語跟溫平笙說他是溫氏的合作客戶,是溫戚君讓他過來查看她是否安好的。


溫平笙告訴那個男人,自己沒有受任何傷,讓他放心,還有她的未婚夫是醫生,正在手術室裏幫忙搶救傷患。


最後那個溫氏的客戶說陪她一起等她的未婚夫,等她未婚夫從手術室出來,他們再離開。


溫平笙對此表示很感激。


隨後那個男人給溫戚君打了個電話,將溫平笙的情況跟溫戚君說了一遍。


r國那邊,確認自家寶貝妹妹真的安然無恙,才放心了不少。


因為被槍擊波及受傷的傷患在這間醫院進行救治,遲些,有警察趕到醫院,對溫平笙做了筆錄。


好在溫氏合作的那位男客戶也在,溫平笙不至於慌亂不知所措。


警方的人似乎認識那位男客戶,客客氣氣按流程辦事,對溫平笙做完筆錄後,就暫時離開了。


直到黃昏時分,翊笙才從手術室出來。


他隨手把沾了不少鮮血的無菌手術服脫了下來,交給一名護士,然後走到溫平笙麵前。


“平笙,這位是?”他看了眼那名溫氏的客戶,便收回目光詢問溫平笙。


“溫氏的客戶,我下午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我大哥知道了紐倫堡這邊發生的事後,不放心我,就讓在紐倫堡的跟溫氏合作的客戶過來看我,確認我是否安好。”溫平笙解釋給他聽。


她說著,向那名中年男人介紹翊笙,說這是她的未婚夫。


翊笙跟對方握了一下手,用德語打了聲招呼,說了幾句道謝的話。


然後那男人就問雙笙是否需要什麽幫助,盡管開口,如果他幫得上忙的話,會盡量幫,不過翊笙婉拒了對方的好意。


他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快七點了。


計劃先帶溫平笙去吃晚飯,然後再訂間酒店,再在紐倫堡住一晚,明天再會慕尼黑;溫平笙今天受了驚嚇,不適合趕夜路回慕尼黑。


翊笙出言邀請那個溫氏的客戶一起吃晚飯,對方大概是擔心翊笙對德國不太熟悉,再加上中午發生的事,便同意了。


還說由他做東,請雙笙吃飯。


翊笙看他是溫氏的合作客戶,就沒有計較誰請客的細節了。


跟醫院的人交接了一下,便離開了。


在飯店吃過晚飯,那個溫氏客戶還帶著秘書,把雙笙送到酒店,給開好總統套房,才離開。


“對不起!今天把你給嚇著了。”


翊笙把她緊緊抱在懷裏,深吸了一口氣,薄唇印在她的額頭上,沒有移開。


“你跟我說什麽對不起,又不是你嚇著我的。”溫平笙淡笑了笑,雙手環抱住他的腰。


經過了大半天的冷靜,她現在已經沒有那麽害怕了。


頂多想起來時,會有些心有餘悸。


翊笙一言不發地抱著她,用手指輕輕地梳理著她的發絲。


“對了。”溫平笙轉移話題,仰起頭看著她,“那些傷患的情況怎樣?”


“有一個傷勢太重,搶救不過來,死在手術台上,有一個是在送去醫院的途中,不治身亡的,目前我所知道的,就兩個已經死亡的,其他的傷勢有重有輕,但都沒有生命危險了。”翊笙如實告訴道。


溫平笙看他表情淡淡的,似乎並沒有因為沒能搶救回那兩個人而感到自責,她就放心了些。


以前她看到挺多做醫生的說,看到自己負責的病人或者傷患,搶救不回來的話,心裏會很不好受。


她覺得翊笙已經把他能做的、該做的,都盡力去做了。


至於結果如何,得看天,看個人的命,他不應該再去承受那份內心的痛苦了。


溫平笙問他,“對了,要跟赫莉他們說,這邊發生的事嗎?”


翊笙沉思了下,說道,“中午的恐怖槍擊事件,應該已經上了德國新聞頭條了,打個電話給他們說一聲吧,還有我們明天回慕尼黑的事。”


“嗯,好。”


溫平笙立刻給赫莉撥了一個視頻電話。


鏡頭前,陸隱代赫莉問他們,“平笙,赫莉問你們現在在哪裏?今天紐倫堡某餐廳發生槍擊事件,你們知道嗎?還有,你們什麽時候回來。”


“呃、我們當時就在紐倫堡某餐廳吃午飯,發生槍擊事件時,正好在場,後來翊笙還跟去醫院參與了搶救,我跟翊笙現在在酒店,明天回慕尼黑。”溫平笙一一回答陸隱的問題。


“你跟翊笙沒事吧?”陸隱立刻皺起了眉問。


“沒事,我跟翊笙都沒有受傷,就是跟你們說一聲。”溫平笙否認道。


“沒事就行。”


陸隱又幫赫莉轉告了幾句話,說有什麽事需要幫忙的話,給他打電話就行,他在德國還是有不少人脈的。


叮囑了一些事,便結束視頻通話了。


“平笙,我給你放好了洗澡水,你先泡個澡。”翊笙走到她身邊,對她說道。


“嗯,好的。”


溫平笙把手機放床上,剛要走進浴室,就被翊笙一把拉入了懷裏。


“不要再回想白天發生的事了,都過去了,現在都沒事了,我們很安全,嗯?洗個澡,在一會兒好好睡一覺。”他溫聲安撫她。


然後低頭吻了她好一會兒。


最後,溫平笙紅著臉走進浴室去洗澡。


泡了個熱水澡,溫平笙感覺身心放鬆了不少。


不過躺在床上卻怎麽也睡不著,會時不時想起白天發生的事,那些血腥殘忍的畫麵,還是會有點兒害怕。


翊笙洗完了澡,看到溫平笙微蹙著眉躺在床上。


“平笙,不是讓你別亂想了麽?”他用食指輕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又不是我要想的,那些畫麵總是控製不住在腦海中浮現。”溫平笙有些委屈地說。


“要不我給你做個催眠?你這些記憶給模糊掉。”翊笙隨口提了句。


實際這裏沒有輔助的工具和藥物,是做不了催眠的。


“你還會催眠?”溫平笙有些驚訝地問。


“會,想試試嗎?”他一本正經地問。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