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章 原來她小時候也挺癡情的

安小兔一臉黑線,她母親的思維有些奇特。


但她還是耐著性子說道,“媽,你覺得我為什麽會為了別的男人拋棄聿城麽?他長得好看,又有錢又有權,對我又那麽好,天底下肯定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我又不是腦子壞了,放著好好的生活不要,去跟別的男人私奔。我就是想弄清楚一些事,覺得對我很重要。”


“諒你也沒這個膽。”安母情緒緩和了下來,繼續道,“那是以前我們還在a城時的一個男孩子,目測比你大應該有十歲吧,高高的,不太愛說話,不知道你怎麽認識那個男孩子的,每天追在那男孩子後麵跑,還嚷著要那個男孩子將來娶你,不過對方並沒答應,為此你還哭了好幾天,哭夠了,還繼續追著那男孩子跑,那個那孩子應該是讓你最上心的一個吧。”


比她大差不多十歲?聿城比她大八歲,這個基本符合。


不愛說話,這個也基本符合。


但是那男生是拒絕了她,而聿城告訴她的卻是答應了娶她的。


安小兔微蹙了一下眉頭,“那媽你記得那個男生叫什麽名字嗎?”


“姓氏倒是不知道。叫睿城,睿智的睿。你小時候一天到晚就睿城哥哥,睿城哥哥地掛在嘴邊,聒噪到我都快得狂躁症了,作業本上還寫滿了那男孩子的名字,為此還被老師家訪過。”安小兔想起女兒小時候活潑俏皮又有些彪悍的樣子,就有些懷念。


當年離開安家後,她還沒懷上女兒,和丈夫去了a城,直到女兒要上小學了,他們才回到北斯城。


北斯城對女兒來說是陌生的環境,她和丈夫當時又為了安定下來,有些忽略了女兒,以致她活潑的性子慢慢變得安靜了不少,甚至有輕微自閉,直到女兒遇上雅白,才漸漸又開朗了起來。


哦,原來她小時候也挺癡情的,安小兔點點頭心忖。


隻是‘睿城’,‘聿城’這兩個名字讀音很相近……“媽,我幼兒園的作業本還在嗎?”


她在想會不會是自己吐字不清,把‘聿城’念成‘睿城’,讓她母親聽錯了。


不過a城和北斯城差十萬八千裏,唐聿城是土生土長的北斯城人……


“你這孩子真奇怪。”


安母嬌嗔瞪了她一眼,不過還是起身走向書房給她找去了。


莫約十幾分鍾後。


安母拿了一本陳舊是課本回到客廳。


“隻剩這本課本了,那些作業本太舊,不時打掃,慢慢破爛了就扔了。”


“媽,謝謝你!我先回房了。”


安小兔接過母親遞來的書本,在她臉頰親了一下,跑回了房間。


“這孩子……”


安母摸了摸臉頰,唇邊漾開一抹笑容,眼眸裏盛著溺愛和無奈。


安小兔回到房間,把房門反鎖起來,趴在床上翻著幼兒園的課本,翻開第一頁,自己名字旁邊就是一筆一劃,字體非常稚氣卻很工整的四個大字‘睿城哥哥’。


她失落一歎,若是吐字不清,勉強可以解釋為把‘聿城’念成‘睿城’,但是字體上來看,她那時還是幼兒園,哪裏懂筆畫那麽複雜的字,更不可能把‘聿’字寫成‘睿’字了。


看來真的不是唐聿城……


啊!她很想知道自己和他之間是怎麽認識的,可偏偏那個悶騷男人冷冷的一句‘自己忘了的事你自己去想起來’,讓她無從問起。


如果不是幼兒園,那就是她回北斯城的事,都十幾年了,她怎麽可能還記得,更別說想起來了。


……


第二天,安小兔便回r大上班了,也漸漸地把之前請假的課給補回來。


因為之前在醫院跟安娉婷為股份轉讓協議的事起了爭執,安娉婷對她的態度冷了幾分,也不像平時那般熟絡。


她知道安娉婷對股份的事還耿耿於懷,雖然安老還沒正式公開宣布將股份給到自己名下。


下午放學,她把安娉婷之前給的那份她臨時放在抽屜的協議放進包包裏,打算找個律師幫看一下,如果沒問題的話,她簽了後再給安娉婷。


剛出地鐵,準備回家時,意外地接到安娉婷的電話。


安小兔猶豫了一下,不確定地喊了聲,“娉婷老師?請問找我有事嗎?”


“安老師,之前在醫院的事我反省了幾天,覺得態度上有些尖銳刻薄,而你提出的考慮也是正確的,我向你道歉。”安娉婷溫婉優雅的語氣帶和一絲謙卑的笑意。


“協議的事我也有不對,答應保密的卻沒做到,謝謝娉婷老師不計較了。”安小兔抱歉地說道。


壓了下手上的包包,決定晚上把協議拍照下來發給唐聿城讓他找律師看看,如果沒問題的話,就把協議簽了,明天拿給安娉婷。


“我想今晚請安老師吃個飯,就當是賠禮道歉;再說,自從知道彼此是堂姐妹之後,還沒一起吃過頓飯呢……”不給安小兔拒絕的機會,安娉婷又說道,“安老師我現在有點兒事要處理,我把飯店地址短信發到你手機上,你快過來啊,我已經訂了位子,等會見。”


說完,便掛了電話。


很快,一條短信發了進來,安小兔點開看了下地址和飯店名字,認出是北斯城一間很高檔的飯店。


想了想,她打電話告訴父母今晚不回家吃晚飯了,和朋友在外麵吃。


然後招了輛出租車,朝飯店趕去。


車子在飯店外的廣場停下,下了車,遠遠就看到安娉婷高挑曼妙的身影站在那裏朝自己招手。


安娉婷主動地幾步走到她前麵,親昵地挽著安小兔的手臂,帶著歉意微笑說道,“抱歉,剛剛有點兒事,電話裏沒來得及跟你細說,也沒問你同不同意,我還擔心你還在為醫院的事生我氣,不會來了呢。”


“不不,我並沒有生娉婷老師的氣,隻是有些意外。”安小兔連忙擺著手,有些受寵若驚說道。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兩人鬧得有些僵,她還以為會一直僵下去,變成形同陌路,但沒想到還是安娉婷主動向她示好了。


“那就好。”安娉婷精致芳眸斜睨她一眼,眼底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