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02章 但如果你願意的話

他沉默了幾秒,突然喊了她一句,“平笙……”


“嗯?怎麽了?”借著月光,溫平笙目光看向他。


翊笙在她耳畔低聲說道,“睡前可以適當做點兒運動,不僅能治療失眠,還能提高睡眠質量。”


莫名地,溫平笙竟然秒懂了他這話的意思。


“不、不用了,我就困了。”她臉頰發燙拒絕道。


“你確定困了?我覺得不做點什麽事,你今晚可能會徹夜失眠。”翊笙把她拉入懷裏,吻了吻她的額頭,“可以嗎?”


“ 不、不行,翊笙,這是別人家,那樣不太好。”溫平笙搖了搖頭,“我讀書的時候,禮儀老師說過,在別人的家做那種事,是挺不禮貌的行為。”


如果是在酒店的話,她倒不會拒絕他的求歡。


翊笙的成長環境與平常人的截然不同,他向來都是隨心所欲,不受世俗規矩所約束的。


不過他卻願意為了溫平笙,而約束自己的行為。


聽了溫平笙這麽說,翊笙便打消了某種念頭,雖然身體已經起了反應。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自己體內的火苗。


“行吧,明天我們出去玩,然後晚上在酒店住。”這算是提前給溫平笙打一個預防針,好讓她有個心理準備,明晚可能會發生什麽事。


溫平笙睡不著,就拉著他聊天,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想到什麽就聊什麽。


她也會問翊笙以前的事,翊笙的記憶力很好,很多事他都記得很清楚,也願意說給她聽。


溫平笙就當是睡前故事來聽,聽著聽著,不知什麽時候就睡著了。


……


溫平笙昨晚很晚才睡著,早上不意外的起晚了。


她跟翊笙下樓時,並沒有看到陸隱夫婦,聽管家說,公司今天有個重要會議,他們家先生夫人,也就是陸隱夫婦倆帶著寶寶去公司上班了。


不過赫莉出門前,留了一份她昨晚親手撰寫的旅遊攻略,幾個好玩的地方,分別在德國的不同城市,她讓管家把旅遊攻略交給雙笙他們,還有家裏的車,他們可以隨意使用。


出行遊玩所需要的物品,赫莉也一大清早就讓傭人準備好了。


就連翊笙在德國的駕駛證,陸隱都幫準備好了。


可以說安排得非常周到了。


溫平笙吃了早餐後,給赫莉打了個電話,說她跟翊笙要出去玩了,並且謝謝赫莉幫他們準備出行的事,準備得這麽齊全。


通完電話後,又謹慎地跟翊笙檢查了一下物資,確認不缺什麽東西了,便出門了。


翊笙是計劃晚上不回來陸隱夫婦這裏了,因此,在赫莉寫的旅遊攻略上,他就沒有選擇慕尼黑本市的景點,帶著溫平笙去了紐倫堡。


為了讓溫平笙欣賞到沿途的風景,翊笙把車速放得慢了些。


正常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他開了兩個多小時。


到了紐倫堡後。


翊笙找了個地方把車停好,然後帶溫平笙去吃午餐。


“翊笙,我們要去哪裏吃午餐?這裏好像跟赫莉在旅遊攻略上說的,路線不太對。”溫平笙一邊看著穀歌地圖,邊對翊笙說道。


“我們要去的不是赫莉在旅遊攻略上說的餐廳,忘了告訴你,我對德國也挺熟悉的,以前在德國待過兩三年,德國每個城市,我都基本走過。”翊笙的大掌緊緊握住她的手,“把手機收起來,跟我走就是了。雖說你之前來過德國玩,德國最著名的小香腸,你肯定也吃過,但是你肯定沒吃過最正宗的,我今天帶你去嚐嚐。”


溫平笙知道他以前經常全世界地跑的,她聽小兔說過原因,說翊笙小時候身上帶著一塊玉佩,在和家人失散之後,翊笙後來有能力了,曾試著主動尋找過家人的,時間久了卻得不到任何收獲,就放棄了,但他依然喜歡滿世界地去旅遊。


小兔當年被他救了後,也曾跟著他去了很多地方。


“翊笙,你有哪些國家沒有去過的?”溫平笙用閑聊的語氣問他。


“中東地區的國家,還有非洲的國家,我是不愛去的,但都有去過。不太平是一個因素,但我並不怕,主要就是太多傷患或者病人了,我若看到了,是做不到真見死不救的;太平的國家,我基本都有去過,我帶著安安的那幾年,去的地方比較少,才幾個國家。”翊笙稍作思索,才詳細跟她說。


那時候司空少堂是個大毒梟,他作為司空少堂的專屬醫生,同樣跟著去了挺多地方的。


但這段黑暗曆史,他不太想讓溫平笙知道。


溫平笙淺笑看著他,問道,“如果你沒有跟我談戀愛,你會不會依然沒有牽掛地環遊全世界?”


他說,“不會一年365天都在外麵,要在家陪我爸媽,可能有三分之一時間會出去;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肯帶你都環遊世界,玩到老都行。”


溫平笙,“……”說不出話來。


討厭,這個男人又一言不合飆騷話了。


兩人走了快半個小時。


才到翊笙說的那間餐廳。


餐廳空間挺小的,隻有四張桌子,而且看起來很有年代感,不是刻意營造出來的複古風,而是真的經曆了很多年那種。


餐廳老板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中老年婦女,見到翊笙的第一眼,神情吃驚、難以置信。


溫平笙聽不懂德語,但看老板娘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的神情,大概猜得到,老板年應該跟翊笙是舊識。


“貝蒂娜,這位是我未婚妻。”翊笙認真地向餐廳老板娘介紹溫平笙,然後再跟溫平笙說,“餐廳老板娘貝蒂娜是我以前在德國時認識的,我那時在這裏吃過幾次飯,有天她急症發作,我正好在場,救治過她。”


溫平笙了然地點了下頭,然後被老板娘熱情地擁抱了一下。


對方拉著她的手,說了一串德語,溫平笙聽不懂,求助地看向翊笙。


翊笙跟老板娘說了幾句話,然後拉著溫平笙走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他把菜單遞到溫平笙麵前,說,“餐廳的菜品不多,但都是我在德國吃過最正宗的味道,你可以每樣都嚐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