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01章 誰慫誰是孫子

陸隱聽了溫平笙這番話,發現自己竟然被說得都有些心動了。


簡直可怕!


心道:這兩人怕不是幹傳/銷的吧?洗腦手段這麽厲害。


不過最後,陸隱還是冷酷地拒絕了,他謙虛說,“不了,我們家窮,請不起。”


見狀,翊笙倒不想就這樣放過陸隱了,他附和著溫平笙的話。


“要不我給你個親情價,年薪9.9億?寓意我們的親情友情長長久久。”他說道。


赫莉邊吃著飯,聽著他們的對話,在一旁笑得不行。


“行!就這麽定了!誰慫誰是孫子。”陸隱霸氣地滿口答應了。


10億r國幣,匯率成歐元,也就1.2億多歐元?


他奢侈一年又怎樣!


“???”雙笙。


“……”赫莉。


不是說他們家窮,請不起翊笙的嗎?


見眾人沉默,陸隱便有些得意,問道,“翊笙,你打算什麽時候上班?是等跟平笙旅遊完了?還是從明天開始上班?對了,你的工作量得對得起我給你開的薪水,每個月隻有一天的假期,如果請假兩天或者兩天以上的話,是要扣薪水的,請假一天扣三天。”


雙笙,“……”這個奸商!


請假一天扣三天薪水。


“我不喜歡這麽摳門的老板。”翊笙一臉冷漠地說。


陸隱一聽就不樂意了,“我一年給你開10億r國幣的年薪,還是不用交稅的,我還摳門?你出去問問,有幾個人開得起10億年薪的?”


翊笙淡漠說道,“我指的是假期。”


“那一個星期一天假,但是假期不能攢著連休,10億年薪,月薪就是0.83億了,還是沒有稅的。”陸隱故作大度地讓步說道。


不能連休,就意味著他無法回國,請假回國幾天,那可能大半個月或者一個月的薪水就沒有了。


這如意算盤,簡直打得太精了。


“那麽能一次簽三五年嗎?”翊笙問他。


“這個肯定是不行的。”陸隱否定地說,然後給他解釋,“這就好比公司招聘一個新員工,都是有試用期,如果在試用期的表現不好,試用期過了之後,肯定不會聘用下去的,而表現好了才會轉為正式員工;入職滿一年之後,也會依照員工的工作表現,決定升職或加薪,又或者保持原樣。你如果今年表現好的話,明年可以續約。”


這是他們公司的規定,賞罰分明。


當然,表現好不好由他說了算。


“那還是算了吧,如果你隻聘用我一年的話,一年之後你不再跟我合作,那我的計劃就都被打亂了,得不償失。”翊笙拒絕道。


看戲的溫平笙和赫莉相視一眼,然後都無聲地笑了,她們邊吃著飯,邊安靜地看著這兩個大男人在這裏裝13。


這兩男人明明都慫了,卻還死撐著,打臉充胖子,都不肯認輸。


兩人的年齡加起來都快七十了,還這麽幼稚。


也太好玩了。


最後,陸隱聘用翊笙當廚子的這個提議,以打不成統一意見,最終不了了之而落幕。


……


晚上,準備睡覺時。


溫平笙躺在床上睡不著,就跟翊笙聊到,“我聽我大哥說,陸先生以前是克利斯家族的廢柴少爺,沒想到他原來深藏不露,拿著分家的錢,從柏林來到慕尼黑創業,我大哥還說挺欣賞陸先生的;聽說陸先生以前是學渣,沒想到他r國語說得這麽標準,他的r國語老師應該是北斯城人吧。”


每個城市的r國語,大都會帶著點兒自己城市的特色,溫平笙聽到陸隱開口,就有這種感覺,不是地方口音問題,而是那種說話的強調,優雅中帶著一股貴氣。


關於陸隱是唐斯修的秘密,翊笙倒沒有想過告訴溫平笙真相。


這是個秘密,就連唐家的人,也隻有唐安夫婦,以及雙皮奶夫婦知道,唐氏夫妻和老爺子是不知道的。


再來就是他、以及赫莉。


知道陸隱秘密的人,屈指可數。


翊笙語氣平淡地說,“聽說陸隱以前有個好友是北斯城的,他r國語應該是跟那個好友學的吧,陸隱也是跟那個好友一起創業的,不過他好友在兩三年前,生病去世了。”


他跟她說的確實是實話,陸隱是不可能再以唐斯修的身份麵對世人的,現在的身份是卡西特·馮·克利斯,而卡西特的好友是唐斯修;他們可以說是一起創業的,最親密的夥伴。


並且,陸隱的好友卡西特,也的確是在兩三年前,在那具身體內消失的。


溫平笙有些吃驚,“陸隱是跟朋友一起創業的?”


這個她並沒有聽她大哥說到,因為她要來德國之前,她大哥就給她科普過陸隱這個人,還提到說陸隱是一個人創業的,赫莉在t·家雖占有著挺重要的位置,但算不上是陸隱的共同創業夥伴。


“嗯,那個人的身份比較特殊,外界並沒有報道那個人的消息,我救過赫莉,才知道其中的隱情的。”翊笙說道。


溫平笙覺得他這話有些奇怪,他救過赫莉,跟陸隱的好友有什麽關係嗎?還有隱情又是什麽意思?


“他朋友生了什麽病啊?你有幫忙救治過嗎?”她問。


她知道翊笙在兩三年前就認識陸隱了。


這個男人給她的印象,是無所不能的英雄。


翊笙意味深長說,“他的病情,我以前從沒有遇到過,想救也救不了,那種情況,我想應該在這世界上,僅此一例吧。”


“哦……”溫平笙了然點了一下頭,沒有再討論下去。


她換了個輕鬆的話題,跟翊笙說,明天不太想去r國的著名旅遊景點,她都去過了;今天下午赫莉告訴她有幾個好玩的地方,他們可以明天或者後天去玩。


翊笙沒有什麽意見,就答應了。


他看時間不早了,就讓溫平笙別說話,該睡覺了。


溫平笙白天睡了那麽久,加上時差的原因,躺在床上根本睡不著。


“怎麽了?”翊笙看她翻來覆去的,就問了。


“估計是倒時差,不太困睡不著。”溫平笙歎了口氣,有些無奈。


他沉默了幾秒,突然喊了她一句,“平笙……”


“嗯?怎麽了?”接著月光,溫平笙目光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