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95章 因為你,我才有了七情六欲

溫平笙轉過頭看他,“你確定不是那封情書不是給你的?”


她以為他隻是冷漠寡言一些罷了,沒想到他學生時期是個書呆子。


“後來才知道那情書是遞給我的。”翊笙如此說道,“那女同學當時遞情書給我時,看著另外一個男同學,支支吾吾的,也沒有明說是給我的,我就以為是給那男同學的,接了情書之後,就轉交給那個男同學了。”


溫平笙完全能夠想象得到,那女同學在不遠處看著他這番行為,整個人有多崩潰的畫麵,說不定還會覺得被這個男人侮辱了呢。


她心想:這男人怎麽這麽呆,完全撩不動啊,也難怪之前三十幾了還是單身狗。


“那個男同學長得好看嗎?還有後來呢?”溫平笙笑著問。


“不好看,沒有我好看。”翊笙的語氣立刻冷淡了下來,然後說,“後來收到情書的那個男同學跟那個遞情書的女同學在一起了。”


“行行,知道你最好看了。”溫平笙沒好氣笑他,“所以,你幹這種類似的事,撮合了多少對情侶?”


他說,“就一對。”


溫平笙沉思了會兒,又問他,“那有沒有追了你很久的女生?”


翊笙頷首道,“有的,最久的一個追了半個月,後來她自知她自己的學習太差了,就不好意思追我了。”


溫平笙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自古以來,學神/學霸和學渣是官配,比如學神/學霸給學渣補習,然後學渣變成學霸,兩人一起走上人生巔峰,這樣的戀情又萌又勵誌。


不過才追了半個月,時間也太短了吧,還以為有苦追一兩個學期,或者一兩年呢。


“所以,你做了什麽?”溫平笙覺得肯定不可能這麽簡單。


“我什麽都沒做,我不喜歡校花。”翊笙二連否認道。


校花?赤果果的炫耀啊!


溫平笙立刻好奇地問,“哦?校花喲,你有她照片嗎?給我看看。”


“沒有。”翊笙搖了搖頭,“有拍畢業照,不過我沒有要照片,我畢業之後,就沒有和班上的同學聯係過。”


他本來就是因為一些原因,而去讀大學的,實際他根本不缺那點兒知識,原因就不提了;而畢業之後,他就在人前銷聲匿跡了,回歸黑暗。


大學期間,一個朋友都沒有交。


因為他知道,他和那些人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


溫平笙又將話題轉了回來,“你確定校花倒追你半個月,而你什麽都沒做,校花就打退堂鼓了?”


她怎麽聽著有點兒不信呢。


翊笙想了下,然後問她,“每天刷題,算麽?”


她繼續問,“隻是每天刷題而已?”


“嗯,做題打發時間。那個女同學還老是拿著壓軸題來問我,我就說這麽簡單的題還用問?問她怎麽考大學的,後來她就沒再找過我了。”翊·學神·笙語氣平淡地說。


作為經常考試壓軸題隻能拿一半分數的溫平笙,此刻聽了隻想打爆他的狗頭。


壓軸題是所有題目中最難的好嗎?


尼瑪!學神就可以這麽囂張嗎?不把學渣和普通學子放在眼裏。


她語氣沉了下來,“我讀書的時候也不會做壓軸題。”


意識到危險的翊笙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思索了約半分鍾。


他才說,“如果我們那時候同一個學校同專業的,我可以輔導你,或者考試你要抄答案嗎?”


“你確定會輔導我?或者讓我抄答案?”溫平笙挑眉,有些懷疑。


她才不信他會是給試卷答案別人抄的那種人。


“如果你是我女朋友的話。”他說。


“如果我不是你女朋友呢?”溫平笙道。


翊笙看了她一眼,問,“你想聽真話還是謊話?”


“真話。”


“不會,還會說你打擾到我學習了。”


可以說這個答案,非常注孤生了。


聞言,溫平笙又好氣又好笑。


然後她跟翊笙聊了許久關於他大學時期的事,是翊笙的真正大學生活的事;並非像以往那樣,翊笙為了哄她睡覺,而講的都是課題。


她問翊笙大學的時候打籃球嗎?


通常長得帥的人,打籃球是很受歡迎的。


然後翊笙的回答非常狂妄,說不太打,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一打五打多了沒意思,不如刷題。


除了教室,平時最常待的地方就是自己租的房子,借了書就拿回去看。


因為成績優異,經常不去上課,老師和教授也不會說什麽。那時候還不是很有錢,不放過任何一項獎學金。


還沒畢業,專業的教授和老師就爭著要介紹他進醫療行業,拿了畢業證後,他就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了。


溫平笙問他,“不會覺得孤獨嗎?”


他淡淡地勾了下唇,“那時不覺得,有醫書看就行,如果讓我帶著有你的記憶,時光倒流回那時候,肯定會覺得很寂寞的。平笙,跟你談戀愛,我才有了七情六欲。”


“……”溫平笙心裏五味陳雜。


一時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他這個人的性子向來寡淡冷清,內斂穩重,生氣也不會太凶,開心也不像別人那樣,會哈哈大笑個半天,她倒沒有想到自己對他的影響有那麽大。


“你說說你讀書時期的事。”翊笙打破沉默。


然後溫平笙的記憶沒有翊笙的好,從小到大隻要是她記得的,無論是在家還是在學校發生的事,都說給翊笙聽。


有歡笑,也有淚水。


記得更多的是大學時期的事,她故意有些得意地跟翊笙說,她大學時,還是京都大學的校花呢,還有挺多男同學和學長學弟追的,緊接著,意料之中看到翊笙黑著臉,就像誰搶他老婆似的。


溫平笙看著他的臉色,笑了好一會兒。


靠在翊笙身上說著說著,她就沒聲音了。


翊笙側過頭,隻見她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她的唇角還帶著一抹笑意。


顯然他們共度了一個很愉悅的下午。


安靜地看著她的睡顏,然後他也忍不住跟著緩緩勾起唇角,笑了。


翊笙把她手裏的遙控拿掉,關了電視,又靜坐了好一會兒,覺得溫平笙已經睡熟了,才動作輕柔地將她抱回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