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87章 我跟他什麽都沒發生

因為計劃去旅遊,溫平笙便每天宅在家裏,打算養傷的同時還畫畫,打算存兩次更新的條漫稿子。


因為溫逸舟跟黛西的‘戀情曝光’,溫逸舟帶著黛西回京都之後,黛西就沒有再跑回北斯城打擾她跟翊笙了。


溫平笙聽她小哥說,現在他們母親儼然把黛西當成兒媳婦來看待,逢人就將黛西介紹給對方認識,說這是小兒子的女朋友,還是英國某富豪的千金呢。


她小哥還說,每次他們母親對外介紹黛西是他女朋友時,黛西都是臉上笑嘻嘻,心裏mmp。


溫平笙也猜不透他們母親這樣做,有何目的。


手臂的傷口又養了大概一個星期,便結痂,好的七八分了。


無論國內外,溫平笙以前去過的地方挺多的,不過她去的都是熱門旅遊城市,因為去的人多,那樣會比較安全。


然後翊笙就列了幾個國家,他們打算去的旅遊地點出來,問溫平笙想去哪個國家。


溫平笙問他有沒有去過這幾個地方,答案是肯定的;然後她讓他說說都有什麽好看的,好玩的,或者好吃的。


翊笙以前對吃的要求不高,倒不太能說得出來都有什麽好吃的,能說得出來的,隻有那些地方的景色。


計劃旅遊半個月到二十天左右,溫平笙就選了兩個地方,一個是法國,一個是北歐的某國家。


其中法國的旅遊地點,是當初唐墨擎夜跟蕭雅白舉行婚禮的地方,很漂亮有純樸的一個小鎮,翊笙還挺喜歡的,想再去一次。


另一個就是北歐國之一。


在旅遊地點確定下來之後,溫平笙就給她母親打了個電話,想告訴她母親,她要跟翊笙出去玩一陣子。


電話一接通,溫母就問,“小笙,怎麽了?你的手傷好些了嗎?”


“媽,我手傷快痊愈了,嗯……我是想跟你說,打算過幾天,跟翊笙出去旅遊,去法國,還有一個北歐的國家,您看可以嗎?”溫平笙小心翼翼地詢問。


畢竟除了她父親,或者她幾個哥哥,她還沒有跟過其他男人出去旅遊呢。


“好啊。”溫母二話不說就立刻答應了,“不過小笙,你倆記得要做安全措施,知道嗎?”


溫平笙,“???”她怎麽感覺她母親跟她不在同一個頻道上的。


“媽,你在說什麽?什麽安全措施?我跟翊笙是出去旅遊、旅遊、旅遊!”重要的事強調三遍。


“我知道你是去旅遊,不用強調那麽多次。”溫母有些嫌棄她,跟著解釋說,“你跟翊笙出去旅遊,開兩個房間啊?”


“對啊,肯定開兩個房間,我倆又還沒結婚。”溫平笙理不直氣卻壯地說。


“嘖嘖你也知道你還沒結婚哦?”溫母再次嘖嘖地嫌棄她,“你別以為我不在北斯城就不知道,你跟翊笙早就已經睡同一個房間了。”


她倒不是之前住在女兒那裏時察覺的,因為那時小兩口的表現都挺正常的。


而是後來小兒子說漏嘴了。


她沒有那麽封建,再說女兒二十幾歲了,是大人了,要走什麽樣的路,全由女兒自己選擇。


翊笙給她的感覺就是一個冷淡而實在的人,並且翊笙已經向女兒求婚了,以後結婚是肯定的。


“……媽,我跟他什麽都沒發生。”溫平笙狡辯說道。


除了那次她喝醉,她主動……不過最終事情也沒有做成。


然後上次,她趁著小日子,撩了翊笙一把。


結果沒幾天,就遇上她手被刺傷的事了,然後就一直到現在。


溫母顯然不相信她的話,哼了一聲,“別裝了,孤男寡女共床這麽久,你跟我說什麽都沒發生?你想拿那種‘蓋棉被純聊天’的謊話來忽悠我麽?還是說翊笙不行。”


“……”溫平笙不知該說些什麽了。


她隻是想跟她母親打個招呼,要跟翊笙出去旅遊的事而已,怎麽就扯到這個話題上了。


“還有,平時是翊笙戴tao?還是你吃藥?我跟你說,雖然現在的新型避孕藥,說明書上說不會對女性造成傷害,還能調節身體內分泌,對身體有好處的;但有句古話說得好,是藥三分毒,你可不能吃藥,記住了嗎?”溫母非常嚴肅地叮囑。


以前舊版的緊急避孕藥,對身體傷害很大,一年吃幾次的話,會打亂身體內分泌,很可能造成不孕。


最先進新型避孕藥是要每天都服用的,連續服用二十幾天,停藥幾天再服用下一盒藥;短期服用對人體有益,但是長期服用,還是有一些副作用的,如果個別體質問題,副作用可能更加嚴重。


她女兒現在的身體健康,根本不需要服用其他藥物做輔助調節。


所以,安全措施還是由男方來做,畢竟男方做安全措施,對身體又沒有任何損害。


溫平笙想說她跟翊笙真的沒發生什麽,但想到她母親不會相信的,便又把話咽了回去。


“……媽,我沒有吃藥,都是他做安全措施的。”她有些無奈說道。


“沒有就好,反正你不能吃藥。”溫母不放心地再次強調。


“媽,我沒吃,你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種戀愛就無腦的人,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我不會為了男人,做出傷害自己身體的事的。”溫平笙認真地保證。


“你知道就好。”溫母想了想,又問,“打算什麽時候去玩?”


“過幾天,下周星期一。”她回答道。


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她母親終於不再跟她討論那個問題了,不然她真要招架不住了。


接著又聽到她母親說,“記得帶些安全套,國外買到的尺寸,不適合大部分亞洲人的,知道沒。”


“媽……”溫平笙把尾音拉得長長的,求饒道,“你不要再跟我討論這個問題了好不好。”


她母親是過來人,可能不覺得有什麽。


借用小安年常說的一個詞,她隻是一個‘年僅’二十四歲的美少女,為什麽要跟她說這些。


她平時都不跟其他人討論這種事的,就連好友麗絲塔,她都沒有說過。


現在母親突然跟她說這些,讓她感覺很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