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84章 你竟然打女人!

對於他突然結束話題。


“你……生氣了?”溫平笙有些摸不準地問。


“生什麽氣?我什麽時候跟你生過氣,你若想好了,遲早得告訴我的,不然你結婚沒新郎,怎麽結。”翊笙淡定地說。


“哦,那睡覺吧。”溫平笙鬆了口一氣。


想起網上有人說過這麽一句話:夜裏,聊著天,女方突然結束話題,說要睡覺了,那女方絕對是生氣了;而男人說睡覺的話,可能是真想睡覺了。


……


第二天。


雙笙正在吃早餐時,聽到門鈴聲響。


“我去開門。”溫平笙說道。


心想:該不會是她的家人知道翊笙向她求婚後,就又從京都跑來北斯城吧?


前兩天她家人知道她手上的事,就連夜從京都飛來北斯城了。


透過貓眼看了一下外麵,見是黛西,狀態不是很好,她皺了一下眉頭,有些困惑,遂打開了門。


“進來吧。”溫平笙看她似乎很難受,就沒有刁難她了。


“翊笙向你求婚了?”黛西站在門口沒有進屋,紅著眼眶問她。


“呃,對的。”溫平笙承認道。


黛西不是她的微信好友,翊笙同樣也沒有加黛西為好友,黛西應該是從京都他們溫家口中知道,翊笙向她求婚的事的。


不過話說,翊笙的保鏢不是很厲害嗎?


黛西怎麽還能從京都跑來北斯城的。


“我不會放棄的。”黛西語氣堅定地撂下這句話,就轉身走了。


溫平笙剛要關門,就看到黛西又轉身回來。


她問,“還有什麽事麽?”


黛西沒說什麽,冷哼了一聲,直接側身進了屋裏。


溫平笙,“……”


所以她是不是聖母精喔?


竟然能容忍情敵進她的屋。


不過想起她跟麗絲塔吐槽,麗絲塔說過這麽一句話,說她根本沒把黛西放在眼裏,才能容忍黛西住在她那兒的。


麗絲塔說,從她的女王氣場的氣勢來講,她已經贏了,無所畏懼。


“你怎麽來了?”翊笙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警告說,“我告訴你,平笙還受著傷,你不能住在這裏氣她,那些保鏢打不過你,我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的,一個下手沒輕沒重的,可能你這輩子都沒法在我麵前蹦躂了。”


黛西聽著他冷酷無情的話,眼淚一下子就啪嗒啪嗒地滾落下來了。


“安翊笙,你還是不是男人?你竟然打女人。”黛西傷心地罵道。


“你不是抖m嗎?”翊笙抬眸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我以為你會喜歡被我打。”


溫平笙極力忍住想笑的衝動,默默地坐回椅子上,埋頭吃早餐。


她以前都沒發現,這個男人竟然還有這麽幽默的一麵。


這時,門鈴聲再次響起。


溫平笙剛要站起身,翊笙就搶先開口了,“我去開門。”


說完,就從椅子站起來,走去開門了。


這次來人是溫逸舟,估計是從京都追著黛西來的。


溫逸舟有些心虛地跟翊笙打了聲招呼,然後走進屋,走到黛西麵前。


“眼淚擦一下。”他從口袋裏裏掏出一塊手帕,遞到黛西麵前,特地強調了一句,“這手帕是阿瑪尼的,我最喜歡的一條手帕,不許用來擤鼻涕。”


黛西哭著瞪了他一眼,接著一把奪過他的手帕,胡亂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最後還用力擤了一把鼻涕,然後塞回溫逸舟的手裏。


“你這女人……”溫逸舟氣得咬牙切齒,想把被她擤過鼻涕的手帕扔了,但又忍住了,他深吸一口氣,教育說,“不是我說你,安翊笙這個男人有什麽好的?除了好看,一無是處。你可以去問問廣大網友,他這個男人,值不值得你這麽拚命倒追?你說你這麽優秀的一個女孩子,幹嘛非想不開要做第三者?還哭?有什麽好哭的。”


歇了口氣,他繼續說,“你不是抖m嗎?我們京都圈子,多的是比他更優秀,更好看的,更高冷的抖s男人;走了,改天我給你介紹幾個比他還要好看一百倍的。”


溫逸舟拉著她的手腕,打算帶她離開。


雖說他心裏對翊笙再怎麽有意見,可是他家小笙昨天接受翊笙的求婚了,不能讓黛西突然跑出來,惹他家小笙生氣,或者傷心了。


溫平笙聽他提起‘抖m’這個詞,就想起前一刻黛西跟翊笙的對話,又想笑了。


“我不要別人。”黛西甩開他的手,倔強地不肯跟他走。


“你不要別人,那你是想要翊笙啊?他這朵珠穆朗瑪峰天山雪蓮,是你能摘的嗎?那得是有緣人才能遇得到,摘得下來的。”溫逸舟非常經典哲學地教育她,“你不是他的有緣人,你靠近他,隻有被凍傷的下場,說不定還一不小心把你給凍死了呢。”


哲學教育完了,他繼續道德教育道,“你說你爹地和你媽媽把你生下來,把你捧在手心裏長大,就是讓你被別的男人傷的嗎?你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漂洋過海來追他,結果他連個好臉色都沒給你,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家人?”


“你爹地生病身體好了沒?你沒留在他身邊照顧他,還一個人孤零零跑來人生地不熟的r國,不是存心讓他為你擔心嗎?你爹地要是因為你,身體又犯病了,你就算追到了翊笙,你開心嗎?你覺得用你爹地來換翊笙,你開心的話,那我覺得你媽媽當初還不如生一塊牛排呢。”


溫平笙聽得目瞪口呆,甚至想給她小哥鼓個掌掌。


她小哥的嘴巴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厲害了。


“吃你的早餐。”翊笙提醒溫平笙道,然後一副事不關己的語氣,“他們小兩口的矛盾,你看什麽看?”


溫平笙,“……”


“???”溫逸舟。


他跟黛西怎麽就成小兩口了?


他可駕馭不了這個女人,請不要亂點鴛鴦譜!!!


他這是在給黛西上思想教育課!


“小哥,黛西想待在這裏的話,就讓她待在這裏吧。”溫平笙淡然地開口說道,“如果黛西不介意每天都看到我跟翊笙秀恩愛的話。”


大概是傷得還不夠深,不夠疼,才不肯放手。


真要疼得受不了了,就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