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59章 平笙,該睡覺了

溫平笙離開廚房後,就跑回房間,擠了一大坨牙膏刷了個牙,試圖衝淡口腔內的酒香味兒。


刷完了牙,她看著鏡子裏自己的臉頰有些紅,然後又用冷水洗了個臉。


從房間出來,沒有在客廳看到翊笙的人影,她心想難道翊笙還沒有把廚房地板收拾幹淨?


帶著疑惑的心情朝廚房走去。


看到翊笙站在櫥櫃前,似乎在煮什麽東西。


想到剛才被他突然出聲嚇到,溫平笙決定報複回去。


她小心翼翼地把居家拖鞋脫了,躡手躡腳地朝他靠近,走到他身後就停住了,深吸一口氣,雙手一下子抱住他的腰,並且大聲喊道,“喂!你在幹嘛?”


“給你煮碗解酒湯。”翊笙從容淡定地解釋,側過臉看了她一眼。


“你怎麽沒有被嚇到?”她有些不滿嘟囔。


翊笙想了一下,“反射弧有些長,這會兒都沒反應過來。”


實際上她還沒走進廚房,他就察覺到了。


還透過光滑如鏡的廚具,看著她惦著腳朝自己走來,那模樣有些滑稽又可愛。


他的反應並不像她設想的那樣,溫平笙就覺得沒意思了。


“你解酒湯湯幹嘛?我晚餐時才喝的那兩口酒,根本不會醉。”她說。


“你確定隻是晚餐的時候,喝的那兩口而已?”翊笙轉過頭,目光一瞬不瞬地凝望著她。


“沒有!我都說了,我隻是想挪一下那瓶酒的位置,是你突然出聲,把我嚇到了,才害得那瓶酒摔碎了的!我半口都沒有喝!”溫平笙虛張聲勢道。


他風輕雲淡問,“喝了幾口?”


“不知道!”溫平笙想也沒想就回答了,等反應過來,她再次說道,“我都說了我沒有偷喝你的酒!”


實際她也不太記得了。


喝了一口後,她就擰上瓶蓋了,然後咂舌回味了下,又擰開蓋子喝了一點兒,再蓋上,然後……


“此地無銀三百兩。”翊笙輕笑一聲,“我又沒有說你偷喝了我的酒,你自己對號入座了。”


溫平笙,“……”氣成河豚!!!


麵子掛不住,她撒開了抱住他腰的雙手,惱羞成怒地說,“就喝你幾口酒,看你心疼什麽樣,大不了我明天賠你一瓶,哼!”


翊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同時把火調小。


他神情認真,“偷喝我幾口紅酒是小事,我擔心你一會兒仗著酒勁上頭,侵占了我的清白。”


“我才不稀罕侵占你的清白,送到我床上,我都不稀罕。”溫平笙又想起上回周歲宴的事了,羞窘不已。


“你刷完牙了?”翊笙有些驚訝。


“嗯,喝了些酒感覺有點困了,準備睡覺了。”溫平笙一本正經地點頭。


絕對不會告訴他,她本來是想著偷吃了知道抹嘴的,結果還是被他知道了。


翊笙,“等等,一會兒把解酒湯給喝了,不然一會兒酒後勁上來了,我怕我控製不住你。”


“哦。”溫平笙乖乖地站在。


別說他,其實她也挺害怕自己撒酒瘋的。


“過來。”他輕拉了一下她的手,然後溫平笙就溫順地走到他身邊了。


“我吻一下你。”


話落,他把她拉入懷裏,低頭吻上她的唇。


“唔……”溫平笙把臉扭開,他的唇錯落在她的臉上,“你煮著東西……”她提醒道。


電視上都是那樣演的,兩人恩愛了一會兒,結果鍋裏的東西就煮糊了、焦了。


“還得再煮會兒。”


他說完,把她的臉轉過來,重新吻上她的唇。


兩人纏綿相吻了一會兒。


溫平笙感覺到他的身體變化,嚇得一下子就清醒了。


“你……”


“正常反應,你以後習慣就好。”翊笙深呼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狀態,然後淡定轉過身,把灶上的火關了。


“我到外麵等你。”溫平笙紅著臉低下頭,轉身離開了廚房。


翊笙把解酒湯分成兩份,幹脆利落地把自己的那碗喝了,然後把剩下的那一碗端出去給溫平笙。


溫平笙坐在沙發上,仿佛什麽都沒發生般,像老佛爺一樣等著翊笙把解酒湯送到她手上。


嚐了一下味道,不知他用的是什麽東西煮的,連個解酒湯都煮得這麽好喝。


“味道不錯,有賞,小安子想要什麽賞賜?”


“想要什麽賞賜都可以?”他問。


溫平笙說,“隻要不過分的,就可以。”


翊笙淡笑了笑,沒說什麽。


等著她把解酒湯喝了,翊笙把碗拿到廚房洗幹淨,放進消毒櫃。


重新回到客廳。


溫平笙邊刷著平板電腦邊對他說,“翊笙,我想買個洗碗機,可以嗎?”


“你想買就買啊。”他無所謂道。


“我買了洗碗機的話,以後就不用洗碗了。”她說。


“那買。”


“買什麽樣式的?你來看看。”


她朝他招了招手,讓翊笙坐在她旁邊來。


翊笙看了一眼屏幕,指著最貴的一款洗碗機說,“這個好。”


“……你這個敗家爺們。”溫平笙笑罵了他一句,“鑲嵌水晶的,要好幾十萬呢。”


“好看,應該也挺好用的。”他想了一下,問道,“有機器人嗎?可以收拾廚房那種,那樣飯後你就不用做家務了。”


溫平笙笑了,“還機器人,想得倒是挺美的,你發明一個出來就有了。”


“機械發明這領域,不是我擅長的。”


兩人就著洗碗機這個話題討論了一會兒。


最終買下了翊笙看中的,最貴最奢華的那台洗碗機。


提交訂單之後,溫平笙在微信上問了一下她小哥,黛西人在京都怎樣了。


溫逸舟就特別開心地告訴她,黛西醒來後,發現人在京都溫家,就鬧著要回去,但是她又打不過翊笙安排的那兩名保鏢,憋屈死她了。


然後又誇翊笙的保鏢太厲害了。


溫平笙把這事跟翊笙提了一下,翊笙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並未發表想法。


他倒是說,“平笙,該睡覺了。”


“我……我覺得我還不困。”溫平笙硬著頭皮拒絕。


這才九點半。


得睡多久才天亮啊。


“那也得睡了,早睡身體好,熬夜容易老。”翊笙說完,直接將她抱起來,朝房間走去了。


溫平笙掙紮著嚷嚷道,“翊笙你這個臭流氓,快把我放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