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47章 內心臥了個大槽

安小兔昨晚接到翊笙的電話,才知道他從英國回來了。


緊接著聽翊笙說要帶溫平笙回去見父母,問要買些什麽東西比較好,安小兔心想以往翊笙是不在意這些的,他們爸媽丟了二十幾年的兒子,前幾年才找回來,每次無論翊笙買什麽回家,他們爸媽都很會開心,尤其是他們的母親。


如今翊笙問她這些,想必是為了讓溫平笙給他們爸媽一個好印象,這也證明了他挺在意溫平笙的。


安小兔幫著想了一會兒,然後告訴翊笙該買些什麽東西當見麵禮比較好了。


而今天在唐家吃了早餐,她就果斷讓去部隊的唐聿城順便送她和寶貝女兒回娘家了。


“翊笙這孩子,要帶平笙回來,也不提前幾天跟我們說,害得我們一點兒準備都沒有。”安母嘴上叨念著將水果和點心擺上茶幾,實際心裏樂開花兒了。


安母此刻心裏的想法就是自家養的豬,終於把拱到的小白菜給帶回家了。


安小兔逗著女兒,笑說,“媽,你該慶幸翊笙沒有說風就是雨,直接把人帶回來;他能提前告訴你們一聲,這已經很不錯的。”


以翊笙那我行我素的性子,就算他一聲不吭把平笙帶回來見他們爸媽,她也不會覺得奇怪。


“他要是敢突然把人帶回來,我就……”安母前一秒還氣勢洶洶,下一秒就像被放了氣的氣球,氣勢一下子就癟了下來,但安母還是哼了一聲,“我是不能把他怎樣,但是如果給平笙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後倒黴的是他。”


安小兔笑而不語。


安母又說,“小兔,你說平笙喜歡吃什麽菜啊。”


昨晚翊笙打電話告訴她,今天帶平笙回來,她一時激動和緊張,就忘了問了。


“平笙喜歡吃肉,媽你多做兩道肉類的拿手菜就好了。”安小兔說道。


之前還聽平笙跟她哀嚎,說翊笙這個萬惡的,肯定在菜裏加了豬飼料,不然她為什麽會膨(發)脹(胖)這麽快;然後嚷嚷著要減肥,有一陣子沒見著平笙了,也不知道減肥成功了沒有哈哈哈。


“現在為了保持身材,而不敢吃肉的女孩子不多了,平笙喜歡吃肉,真可愛。”安母笑著誇了一句。


覺得她家翊笙找的對象果然特別。


安母說完,轉身就使喚丈夫再出去多買點兒肉回來,擔心不夠吃。


之前翊笙說今天下午要去唐家看小歌兒,她就沒有準備晚餐的菜,現在小兔帶著小歌兒回來了,也不知道翊笙還去不去唐家。


……


溫平笙跟翊笙早上出門時,因為遇到黛西,耽誤了一些時間,然後去了一趟高檔商場,買了一些東西當見麵禮。


等到翊笙家小區時,已經十一點了。


溫平笙還沒下車,就開始麵露緊張之色了,她奶奶也住在這個小區的,但不同單元樓。


“下車了,平笙。”翊笙下了車,繞到副駕駛幫她打開車門。


“翊笙,我、我有點兒緊張。”溫平笙說道。


“我看不是有點兒,而是非常緊張。”他淡笑糾正她的用詞,“要不我們回去?不去我家了?就跟我爸媽說有些事,沒辦法來了。”


他說完,就把副駕駛的車門關上,一副要調頭回去的架勢。


“站住!我說了有點兒緊張,又沒說不去了。”溫平笙手忙腳亂的把車門推開,下了車,“你說風就是雨的,平時是不是老放伯父伯母鴿子?”


他昨晚吃飯時說今天要回來看他父母,結果說著說著,就把自己哄得同意跟他回來見他父母,行事可謂很雷厲風行了。


“沒有。”翊笙否認,“剛才媽跟我說,安安也回來了,還帶著小歌兒回來,小歌兒現在長得越來越好看了,你一會兒看到,肯定會很喜歡的。”


隔三差五就見唐聿城那個女兒奴在朋友圈曬女兒。


“真的嗎?”溫平笙聽他這麽一說,頓時沒那麽緊張了。


“嗯。”


翊笙拎好東西,然後彎著手臂,讓她挽上自己。


溫平笙心想,她昨晚也打電話告訴她奶奶,今天要去見翊笙父母的事了,以她對她奶奶的了解,她奶奶估計也在翊笙家。


如此想著,就幾乎不緊張了。


到了翊笙家,按了門鈴後,來開門的是安母。


“平笙來了,快進來。”安母看到溫平笙,直接把兒子翊笙給忽略了,熱情地拉著溫平笙進屋,噓寒問暖的。


客廳裏


溫平笙看到一屋子的人,整個人瞬間就驚呆住了。


內心臥了個大槽。


為什麽除了她奶奶,她爸媽以及四個哥哥都從京都跑來了???


溫平笙從驚嚇中回過神的第一念頭就是調頭拔腿就跑。


步伐停頓了一下,最終將逃跑的念頭給壓下了。


翊笙隻是驚訝了半秒,隨即向溫奶奶還有溫氏夫妻問好。


“奶奶。”溫平笙也先是問候了一句最年長的長輩,跟著問她父母,“爸媽,你們怎麽來了?”


也不提前跟她打聲招呼,就直接從京都跑來北斯城了,還直接跑到安家。


“我不能來嗎?我跟你母親再不來,你就要被人拐騙跑了,還幫著他人數錢呢。”溫父氣憤地說這話時,朝著翊笙瞪了一眼。


想到他一個不注意,他從小嗬護寵愛的女兒,就被別家的老男人拐跑了,溫父就心裏有氣。


“……”溫平笙。


翊笙剛想說些什麽,溫奶奶就護犢子地開口說溫父了,“溫立國,你說話客氣點兒,不要把我孫女婿給嚇到了。”


“媽,他拐了我的寶貝女兒,我說他幾句怎麽了?”溫父不滿地嘟囔。


“溫奶奶,有什麽話憋在心裏對身體不好,您就讓溫叔叔說吧。”翊笙淡定從容地說。


然後溫奶奶就對溫父說了,“你想說什麽趕緊說?趁著今天趕緊把話都說了,以後就不許再雞蛋裏挑骨頭找翊笙麻煩,刁難他了。”


“不說了!一會兒我說他,回頭你又要罵我了。”溫父把身子轉向一旁,生起悶氣來了。


這個男人不僅拐了他的掌上明珠,現在就連他母親都向著這男人。


氣死他了!


溫平笙看著她父親委屈巴巴的樣子,就覺得有些老可愛又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