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44章 準備見父母

翊笙把自己腳上的拖鞋脫了下來,“你穿上,尤其是你現在來小日子,不要著涼了。”


“那你呢?”溫平笙邊問,邊把腳穿進他的拖鞋裏。


“我是男人。”他道。


意思是不穿一會兒也沒事。


溫平笙試了一下,她36碼腳,穿他41碼的拖鞋,有種小孩兒穿大人鞋子的感覺,她笑著說,“這鞋子好大啊,我不要穿你的,我回房穿我的。”


下一秒,她又反悔了,“算了算了,我將就著穿吧,你去把我的拖鞋給穿出來。”


說完,就朝用餐廳走去了。


趁著翊笙幫她去房間拿拖鞋的空檔,她走進廚房將剩下的飯菜端出來,晚餐菜肴還挺豐富的。


紅棗黨參枸杞鴿子湯、爆炒牛肉、蒜炒空心菜、茄子煲,都是她喜歡吃的。


她盛飯時,翊笙已經幫她把拖鞋穿出來了。


看著他41碼的腳,擠進她36碼的拖鞋裏,莫名地很可愛。


要不是她手機在房間裏,她就把這一幕給拍下來了。


“你先去刷牙洗臉。”翊笙對她說道。


“……”溫平笙忘了這茬了,要早知道她就自己回房間穿拖鞋了,現在又要回去刷牙洗臉,簡直多此一舉。


她‘哦’了一聲,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拖鞋給換了回來,耷拉著腦袋去刷牙洗臉了。


等重新回到客廳。


翊笙已經坐在餐桌前等她了。


他貼心給她盛了一碗湯,放到她麵前,“先喝些湯。”


“嗯。”溫平笙點了下頭。


嚐了一口湯,鮮甜香濃的湯夾著一些藥香味兒,但味道並不衝突,還挺特別,並且挺好喝的。


“湯裏你放了什麽?”她隨口問道。


“你小日子來,我就在湯裏放了點兒益氣補血的藥材。”他解釋道。


“哦。”


聽他如此坦然地說,溫平笙也不會覺得別扭或者不自在的,反而心裏暖暖的。


“有一陣子沒見我爸媽,還有安安他們了,我明天要先回家一趟,看我我爸媽,然後再去唐家,你要去嗎?平笙。”翊笙詢問她的意見。


“……”溫平笙喝湯的動作一頓,有些猶豫不決,“去唐家還是去你家?”


上回在周歲宴上,她跟他父母相處過一會兒,能感覺得出來,他母親還是很好相處,什麽話題都聊得來,思想挺開明、潮流的;而他父親則話少,基本聽他母親的。


“當然是先去我家了。”翊笙說。


溫平笙沉思了會兒,才說,“……那個,我還沒做好見你爸媽的心理準備。”


“之前唐家兩兄弟的在周歲宴,你跟我爸媽接觸過,你覺得我爸媽怎樣?”翊笙問她。


“伯母挺和善慈祥的,伯父話不太多,不過能感覺得出來,應該也挺好相處的。”溫平笙如實說出自己的想法。


她父母比翊笙的父母年紀要小,因此稱之為伯父伯母。


翊笙雷厲風行地說,“不怕我爸媽就行,你今晚做好心理準備,明天就跟我回去見爸媽。”


“要不……下次吧?”溫平笙有點兒慫了。


“我有一段時間沒見我爸媽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回去的話,我爸媽肯定會很開心的。”


“我還得問我爸媽的意見,萬一他們不同意呢?還要告訴我幾個哥哥。”


至於她奶奶,不用問都知道她奶奶絕對是舉雙手同意的。


“那我一會兒就打電話跟溫叔叔和溫阿姨說這事,改天再找時間,去京都拜訪他們。”在短短時間內,翊笙已經計劃好一切了。


溫平笙,“我有種要談婚論嫁的錯覺。”


通常,見完父母就開始計劃婚禮的事了。


“你不想嫁給我?”翊笙微蹙了下眉。


“也不是,就是覺得太快了,我覺得結婚應該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的,而不是趕著結婚。”她溫聲從容解釋。


“就先見見雙方父母,雖然我之前說年底結婚,但最終還是會尊重你的想法的,如果你不想結婚那麽快,再過一兩年結婚也行的。”


溫平笙又思考了一會兒,也覺得見雙方父母是遲早的事,自己也不排斥去見他父母,於是就答應了。


跟之前在唐家的周歲宴上見到他父母不同。


這一次是正式拜訪的,溫平笙在這方麵沒有經驗,不知該帶些什麽當見麵禮。


吃過晚飯後,溫平笙躲回房間裏,把門反鎖了,就給她母親打了個電話,表示打算明天去見翊笙的父母,先問她母親同不同意。


溫母雖然沒正麵接觸過翊笙,不過對方是女兒的男朋友,她還是有關注的,甚至還讓大兒子連翊笙的祖上三代都查清楚了。


讓溫母唯一不太滿意的一點,就是覺得翊笙年齡比女兒大太多了。


雖說圈子內,老夫少妻的不少,但她以前一直覺得女兒該找個,比女兒大三到八歲的男人當伴侶。


不過溫母也沒有明確反對女兒去見男方父母,就叮囑說,不許盲目私定終身,得等她跟丈夫見過翊笙這個人了,再談婚事。


溫平笙見母親答應了,然後又問應該買什麽禮物去拜訪翊笙父母比較好。


溫母就說了,“問你男朋友去,他才是最了解他父母的人,應該買什麽見麵禮,你讓他想,明天你跟他去逛商場時,你付錢就行了;他要是有點兒情商,就知道該怎麽做了,不用你操心這些,畢竟時間這麽緊迫,都沒給你準備的機會。”


溫平笙覺得她母親的建議不錯,她不了解翊笙父母,萬一買了不喜歡或者用不到就尷尬了。


“哎、他情商太低了。”溫平笙皮了這麽一句。


“你自己選的男人,情商低能怪誰?要麽分手,要麽忍著。”溫母哼了一聲,如此說道。


“忍著吧,還能分咋滴。”溫平笙佯裝無奈和寬容道。


溫母在聽著笑了會兒,心想那個能讓女兒陷下去的男人,她倒有些期待與對方見麵了。


溫平笙跟她母親又聊了挺久,直到手機提示電量低了,才結束通話。


掛電話前,溫母讓她過些時間,把翊笙帶回京都來,讓他們看看行不行。


溫平笙嗯嗯地答應了。


完了後,就跑去跟翊笙說她和母親通電話的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