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28章 陷入抄襲風波(4)

翊笙,“……”驚得他手裏的電話,差點兒從掌心裏滑落掉地上了。


空氣寂靜了半晌後。


他終於憋出了一句話,“平笙,你是不是喝酒了?”


“嘻嘻~你猜呀。”溫平笙俏皮地說完這句,沒給翊笙再開口說話的機會,就立即把電話給掛了。


她安靜地趴在床上,想了一會兒遠在英國的某個男人。


想著想著就差點兒睡著了,安靜的房間裏,手機鈴聲乍然響起,把溫平笙嚇了一跳。


她拿起手機一看,是君瀾副主編打來的。


“君瀾副主編,請問一下,開會討論出解決辦法了麽?”


傅君闌將開會討論出來的最終結果告訴她,“嗯,笙歌,剛才漫畫社開會討論出的最有利處理方案,就是你和圖圖誘之都是我們創神漫畫社的漫畫家,稍晚些我們會在創神漫畫社的官方微博表示,兩張封麵圖並沒有誰抄襲誰的;這次單行本的封麵,是我們漫畫社新推出的一個係列風格,後麵還會有個別漫畫家出版的單行本,也是這個風格。”


溫平笙聽完,沉默了。


這樣的處理方案,或許對創神漫畫社來說是最有利、損失最小的。


但是——


想了又想,她用溫和的語氣提出自己的困惑,“君瀾副主編,我想問一下,為什麽我和圖圖誘之的封麵圖那麽像,漫畫社那邊能通過審核的?那張封麵圖,可以說是我當初跟你共同努力出來的成果。我不知道你入職的時候,圖圖誘之要出版的單行本事,是否已經確定下來了。”


在這之前,君瀾並沒有跟她說什麽封麵係列風格的事。


但她並沒有抄襲圖圖誘之。


這件事,稍微一想,就能猜到個大概了。


她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君瀾你身為創神漫畫社的副主編,即使前麵圖圖誘之單行本的事你沒能參與,但是後麵圖圖誘之單行本印刷出來後,你應該多少有接觸到她的作品……為什麽我和圖圖誘之的封麵那麽像?可是你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這事,如果我早知道的話,我就不會用這張封麵圖了;君瀾副主編你別誤會,我不是在質疑你的工作能力,我隻是有些困惑。”


剛才,君瀾隻告訴她開會商討出的解決方案。


但自始至終沒有提到過,為什麽她的單行本封麵,和圖圖誘之的那麽像?原因是什麽?


兩張封麵圖有多像?就相當於把整副骨架原封不動複製出來,連擺的pose都一模一樣,然後再換上新的皮囊。


“笙歌,我跟你說句心裏話,我不喜歡圖圖誘之這個漫畫作者,她的單行本是這幾天統一印刷出來的,我並沒有拿到實體書;還有漫畫社內部的事,我不能跟你說太多,望你諒解。”傅君闌有些為難,“但是我保證,你不會被扣上抄襲的罵名的。”


“可事實是,現在我在網上已經被罵成狗了。”溫平笙道。


傅君闌連忙說,“我這就讓創神漫畫社官博的管理員發微博澄清,表示這次的是創神漫畫社的係列風格封麵,並不存在抄襲。”


“我現在隻想要一個真相!但君瀾副主編礙於公司機密不便告訴我,我也不會怪你,我自己去查,我不想再吃了虧還悶不吭聲;以前不還擊,導致一些人覺得我好欺負,從而愈發得寸進尺……先這樣吧。”溫平笙說完,就掛電話了。


既然君瀾沒有說會議判斷是她抄襲了圖圖誘之,那麽就極可能是圖圖誘之抄襲了她。


但是圖圖誘之的單行本實體書都印刷出來了,漫畫社肯定不可能站出來告訴大家說:是圖圖誘之抄襲了笙歌。


那樣,圖圖誘之的這批單行本就廢了,名聲也毀了,甚至還可能一本書都賣不出去。


這對漫畫社而言,是不小了損失。


創神漫畫社為了將損失減少到最小,做出這樣的決策,站在商業角度是對的。


但是她不想吃這個悶虧。


溫平當即打了個電話給她大哥,將君瀾的開會結果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大哥。


溫戚君聽完之後,語氣溫和地說,“小笙,你給我說說你創作封麵圖的過程,我看看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嗯,之前我在唐家做客時接到君瀾副主編的電話,說出版單行本的事確定下來了,就差封麵和一些插圖,於是我就趕回來畫封麵和插圖了,大概花了兩天的時間,先把封麵雛形畫了出來,發到君瀾副主編的郵箱,然後接著畫插圖;後麵我跟君瀾副主編在討論中完善這張封麵圖,以及其他幾張插圖,也是如此的;從君瀾副主編通知我,到封麵圖徹底確定下來,一共花了17天,我每次把圖給君瀾主編,都是走郵箱的。”溫平笙詳細地說道。


末了,她又補充一句,“大哥,我不認為是君瀾副主編把我的封麵拿去給圖圖用的。”


溫戚君沉默思考了一會兒,對此不置可否。


他說,“那麽小笙,有兩個可能。第一、可能是那段時間,君瀾的郵箱被盜過,以致你的封麵雛形圖泄漏出去,被圖圖誘之看到了,她的責編不是漫畫社主編劍燈嗎?她用你的封麵雛形圖,改成她自己的,然後先你一步,瞞天過海地讓劍燈把封麵和稿件送去出版社印刷出版了。”


“第二、圖圖誘之向來跟你相克,她可能為了把你踩在腳下,不擇手段地跟君瀾達成某種協議,讓君瀾把你的封麵圖給她用,而君瀾沒有把這事告訴你,然後你又繼續用著原本的封麵,如此一來,到今天,就曝出你抄襲了圖圖誘之的事了。”


偷了別人孩子,還反過來汙蔑生母是人販子的,這種人簡直可恥、可恨至極。


“我比較傾向於大哥說的第一種可能。”溫平笙說道。


反正她就是覺得君瀾不會像劍燈那樣。


“小笙,你沒有抄襲圖圖誘之,不用害怕,大哥一定會幫你洗刷冤屈,證明清白的,再把陷害你的人給就出來。”溫戚君安撫道。


他們的妹妹,他們都舍不得欺負,豈容外人這麽囂張。